第一百四十七章 暮色苍雪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怎么?本宫说的话,文皇妃没有听到吗”?慕容倾冉直视着文皇妃,见她依旧好端端的坐着,没有动弹,不免怒火更大。
  四妃与贵妃此时已经低下头,不知道是在窃笑,还是惧怕,总之还是有细微的声音传进文皇妃的耳朵里,她恶狠狠的瞪了瞪其他妃子,不甘的站起身来。
  “本宫口谕,庄妃妹妹,赐座”。
  一句话,令文皇妃脸都气绿了,而庄妃迫不得已皇后的旨意,颤抖的坐上了那红椅。
  “其实本宫今日前来,也是偶然听到流言蜚语,说是文妹妹将这文澜宫装扮的好似皇后之所,更是以皇后的特权,在宫中作威作福,让各位妹妹们每日准时来这文澜宫请安,这不,今日本宫前来文澜宫,看到这般奢华辉煌的宫殿,当真是凤鸾宫都无法比拟啊”,慕容倾冉缓了缓语气,不再是方才那般冰冷。
  “咦”,突然,慕容倾冉抬起手臂指向文皇妃,大家都因为她的声音和手指方向看向文皇妃,“怎么文妹妹连这艳红衣袍,都穿的跟本宫有一比啊”?
  文皇妃微微一怔,这皇后看来是有备而来,有些尴尬的笑了笑:“瞧姐姐说的,那些流言蜚语怎可信呢,况且,这文澜宫,在妹妹来时就已是这般奢华了,而如今这艳红衣袍,确实不妥,这不,前些日子,庄妃妹妹送来匹云锦,妹妹看着好看,也是不懂规矩,直接让人量了尺寸,做了衣袍,妹妹这就脱了去”,说罢,瞪了眼庄妃,转身就要离去。
  而庄妃却心虚的跪倒在地上:“求皇后娘娘恕罪,求皇后娘娘恕罪啊”。
  “文妹妹且慢”,慕容倾冉抬了抬手臂,喝住文皇妃,转头看向跪在地上的庄妃:“庄妃啊,你明明知道,但凡大红,鲜红,艳红,只有皇后才可享用,还胆敢如此教唆文妹妹,你该当何罪啊”?
  庄妃吓得连连磕头,若是真被定了罪,那连家族都要受到牵连啊,索性,将事实全盘托出:“求皇后娘娘恕罪,臣妾家乡乃是江南一带,丝织品很是盛行,而且,这云锦更是丝织品里的上等货,这匹云锦的确是臣妾送给文皇妃的,可却是文皇妃自己要求的,臣妾曾经劝说过文皇妃,可她不听臣妾劝说,硬要臣妾将原本定的水蓝色换成艳红,望皇后娘娘明察啊”。
  慕容倾冉正想着另外挑文皇妃的毛病,结果,没想到这庄妃一席话,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她凝视着文皇妃那怒色中带着惶恐的神态,冷声道:“文皇妃,你可还有话说”?
  “妹妹没有,求姐姐不要听信这贱人的话,而冤枉了妹妹啊”,文皇妃立刻狡辩起来,指着庄妃大喊冤枉,索性,将一干罪名全推到庄妃一人身上,皇后虽贵为后宫之首,可她父亲却是朝廷的国本,有父亲罩着,料想皇后也不敢把她怎样。
  “即便事情是庄妃巧言善变,而你既然贵为皇妃,岂可将宫规抛之脑后,本宫平日里很少打理后宫,一切还要文妹妹来协助本宫,可你竟然如此糊涂,本宫想维护你都不行了,哎,来人啊,将庄妃与文皇妃各打二十大板,外加手板二十,以至惩戒”。
  当慕容倾冉话一出口,文皇妃愣在那里,等反应过来时,早已被太监架出了殿门,不停的叫嚣着:你凭什么打我,我父亲可是朝廷的国本,你竟然干如此对我,你给我等着,庄妃更是哭天喊地的求饶,但慕容倾冉却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反正她今天这气就是倒是出了,原本只想打文皇妃,可却将庄妃牵连进来,随后对着身旁的宫女使了个眼色:“去,让他们对庄妃下手轻点,但也别让人看出来”。
  “是”,宫女领命后,小跑着奔出殿门。
  吩咐完了,她仰头靠在座椅的扶手上,宫斗,她果然不适合,要换做宫外,早被她一刀结果了,还容得吴文寐在此叫嚣。
  当天晚上,慕容倾冉带着一名宫女,低调的来到庄妃的寝宫,芷韵殿,将她刚刚调配的上好的金疮药递给庄妃,“连累妹妹也受罚,本宫于心不忍,顾着皇上的面子,唯有将妹妹连带着一起罚,才说的过去呢,妹妹不怪姐姐吧”?
  庄妃愣了愣,皇后亲自给她来送药,而且,还对她关怀备至,若能巴结好皇后,那家族的地位更是稳不可摧了,急忙感动涕零道:“不不,妹妹不怪姐姐,那文皇妃的嚣张,各宫早已怀恨在心,姐姐今日之举,无疑让各宫大快人心,能得到姐姐如此关怀,妹妹的伤已经好了一大半了呢”。
  对于庄妃的拍马屁,慕容倾冉只是淡淡一笑:“那就好,妹妹早些休息吧,姐姐要回去了”,说完,起身离去。
  回到宣正宫,恰巧北冥寒轩又没来,正合她意,可就在她准备就寝时,窗子突然发出声响,她顿时警惕起来,从怀中掏出小飞刀,在黑暗中注视着那抹黑影。
  只见黑影飞快一闪,已经来到床边,慕容倾冉就在他想要下一步动作时,将飞刀甩向那黑影,“叮”,不料,飞刀竟然被那黑影躲开,并且打掉了。
  “你是何人?胆敢夜闯本宫的寝宫”?慕容倾冉不动声色的又从怀中掏出一把小飞刀,冷声问道。
  “哼,早知道你做皇后做的这么享受,我就不该听从姐姐的话,冒这么大的险,来接应你”,那黑影说完,转头就要走。
  “苍.....苍雪”,慕容倾冉听到那声音,不禁微锁眉头,小心唤道。
  “哼”,黑影摸着黑,却行动自如的坐在前面的圆凳上,冷哼一声,不搭理慕容倾冉。
  “太好了,是姑姑让你来的吗”?慕容倾冉确认是苍雪后,也唯有苍雪对她是这幅冷冰冰的态度,顿时欣喜,就连小桃与暗影都无法靠近这里,自己想要做什么都比登天还难,如今可算来了个帮手,她能不高兴吗?
  黑影转过身,背对着慕容倾冉,还是没有说话,慕容倾冉赶忙下床,疾步走到苍雪身旁,“好啦,别气了,你也知道,外面层层守卫,你以为我不想逃出去吗?可我有把柄在北冥寒轩的手上,而我的人又没办法联系我,所以我根本就无计可施”,她半哄着苍雪说道,以她的脾气性格,若不是用人之际,她早就踹飞了苍雪,还用得着这么低声下气吗?
  果然,黑影动了动,却没好气的说道:“哼,你不是挺有本事的吗”?
  慕容倾冉额前顿时一阵黑线,难道他听不懂人话吗?她刚刚明明已经说了,这里层层守卫,我的人根本没办法联系我,他还这样说,脑子有毛病吗?
  想是这样想,表面却微微笑道:“再有本事,也没有你武功好啊,对吧”,慕容倾冉真想掐死他,头一次这么狼狈,却还要这般阿谀奉承,讨厌死了。
  “哼,你承认就好,说吧,有什么困难”?苍雪得意的晃了晃脑袋,言语也缓和许多。
  慕容倾冉朝着他做了个鬼脸,才缓缓道来:“我的一个朋友在他手中,不得不救,明明就在皇宫之中,可我又不知道他到底被关押在何处”。
  苍雪转过身来,猛的往慕容倾冉的头上敲了敲,疼的她龇牙咧嘴,这辈子,还没人敢这样对她,等事成之后,有他好受的,“笨蛋,人家不想让你知道,就算你上天入地也找不到,而且,既然不想让你知道,唯有一点,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连这点常识都没有,真不明白你这天门是如何建立起来的”。
  呀.....叔可忍,婶不可忍.....可最后,慕容倾冉还是乖乖的点点头:“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了,而且,这宣正宫里各个角落里,我都找遍了,任何机关都没有,想来,皇上应该不会把人藏在其他妃子的宫殿里吧”?
  苍雪又趁着慕容倾冉不注意,一颗爆栗敲在她的额头,“说你是笨蛋,你还真敢认,宣正宫就是他想藏人,也要你不在的时候啊,可这里是你睡觉的地方,即便他将人藏在密室中,也不可能没有一点声音,他才没那么笨呢,想想你经常去的地方,或者,不在意的地方”。
  慕容倾冉彻底无语了,手摸向怀中,紧紧的握着那把小飞刀,恨不能马上将眼前这个男人扎成蜂窝煤,胆敢对她如此无力,还给她爆栗,等.....等事成之后,有你好受的。
  她左思右想,在这皇宫里,她去过的地方很少,而且,除了御花园还有那个暮烟阁,而今天才刚刚去过文澜宫,突然,她恍然道:“御花园和暮烟阁,暮烟阁是我那个朋友躲在皇宫时,暂住的地方,那里很少有人去,至于御花园嘛......”。
  未等她话说完,苍雪还想抬手给她个爆栗,却被她躲开了,黑暗中,苍雪无奈的笑了笑,只不过是无声的笑,慕容倾冉看不到,“御花园除了假山就是湖水,你还真当他北冥寒轩是个天才,可以在湖底建个密室?亦或是在假山上掏个洞,建个密室”?
  慕容倾冉轻蔑的扫了眼苍雪,真是头发长见识短,想想现代,还能在海底打通隧道呢,不过也是,北冥寒轩估计还没这个本事呢,现代科技发达,而这里,即便能工巧匠,恐怕也无法在水里或者假山建密室。
  ------------------------
  PS:为么没留言.....呜呜....兔兔不干啦.....呜呜,留言,留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