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九章 请别离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琅啸月,若你心中真的还有我,就请你醒来,琅啸月,若你真的爱我,请别离开,好吗?
  慕容倾冉在心底不住的呼唤,此刻,她满脑子都是琅啸月,别无其他,这个对她海誓山盟,这个对她放弃身份的男人,终究是停留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
  曾经,她拒绝情爱,只因没有遇到想象中,愿意为她抛开一切,不理世事,天涯海角的男人,而琅啸月的出现,与他的表白,无疑波动了她的心,而她在得知琅啸月被抓后,竟然心急如焚,这,是不是传说中的爱情降临?
  将酒精擦拭了他的全身,指尖轻轻的摩挲着他的肌肤,那雄性之物,竟然也没有任何反应,体温更是没有丝毫下降,突然,慕容倾冉再也控制不住,抓着琅啸月的双肩,拼命摇晃起来,“琅啸月,你给我起来,难道你忘了你对我的承诺吗?难道你真的想做个背信弃义之人吗?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不知是否是上天的眷顾,琅啸月竟然奇迹般的醒了过来,只是那暗淡的眼神,毫无色彩,他无力的抬起手臂,轻轻的抹去慕容倾冉脸颊的泪痕,“冉儿....不哭”。
  “不想让我哭,就赶紧给我起来,赶紧实现你的承诺”。
  “我....我....怕是不行了....冉儿....对....对不起.....我的承诺....无法.....无法兑现了....”,琅啸月轻启着干裂的双唇,无力的说着。
  慕容倾冉强忍着哭泣,可眼睑处还是不停的泪滴连连,“你少给我废话,我慕容倾冉岂是那么好糊弄的,你若敢死,我便踏平阎王的老宅,还要将你丢到油锅里,炸得酥脆,丢到火海,让你生不如死”。
  琅啸月露出一抹笑意,却是淡淡的,“冉儿....乖....”,随着声音的消失,摩挲着慕容倾冉发丝的手臂,猛的垂了下去。
  慕容倾冉愣在那,以为琅啸月真的离她而去,幸好试探了他的鼻息,尚有一丝微弱的气息弥留,不禁对着门外大吼道:“小桃,再给我传书,若是未时赶不到,杀无赦”。
  门外的小桃怔了怔,回神后赶紧回道:“小姐,已经催了三遍了”。
  慕容倾冉再次拿起丝绸,用酒精不停的擦拭着琅啸月的身体,白皙的额头已是香汗淋漓,手臂酸痛却不敢停下,因为她深知,即便琅啸月的伤口不致命,但那滚烫的发烧也会要了琅啸月的命,酒精是发烧最好的降温药,当然,也只能是在琅啸月这般状况下才能使用,若是平常人发烧,还容易死人呢。
  一夜的辛劳,总算使得琅啸月在清晨时分气息渐缓,慕容倾冉将被褥盖在他的身上,这时,小桃叫门,“小姐,我可以进去吗”?
  “进来吧”,此时的慕容倾冉连抬手臂的力气都没有,趴在桌前说道。
  小桃刚打开房门,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面而来,她微锁眉头,端着碗燕窝粥走进来,放到慕容倾冉面前:“小姐,你累了一夜了,喝点粥吧”。
  慕容倾冉点点头,转身看了眼琅啸月,这才喝起了粥,突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福伯带着夜雨跨门而入,而小桃看到夜雨的模样,竟然惊呆了,这.....这还是那个俊朗挺拔的夜雨吗?
  只见夜雨一身黑衣满是泥泞,双脚因发软而跪倒在地上,那小麦的肤色犹如打了铁般,蜡黄之极,双唇干裂,还有一丝鲜红流淌着,他颤抖着从怀中掏出两个精致的小瓶子,递给小桃,小桃快速接过去,又转交给了慕容倾冉。
  慕容倾冉一口气将燕窝粥喝完,微微转头,却见夜雨满身狼狈不堪,异常诧异:“怎么是你来了?为何这般狼狈,为何不让其他人前来”?
  她也是极为心疼夜雨,本以为是个无名小辈,若是送不到,也就不用留在天门,更不用活着了,却不想竟然是夜雨亲自送过来......
  “回.....回主子,夜雨怕有负主子命令,故而....故而.....”,话还未说完,夜雨因虚脱昏倒在地上。
  慕容倾冉飞快闪过去,接住夜雨,把了把脉,猛然说道:“福伯,快,将他扶到房中,务必用最好的补药与灵丹,把他的命给我续过来,听到没”?
  小桃与福伯立刻将夜雨搀扶起来,出了房门,慕容倾冉将夜雨带来的内伤丹药与百灵散,齐齐给琅啸月服下,这才长舒了口气,趴在桌子上,竟然睡着了。
  若是小桃与福伯知道,慕容倾冉刚才那话的真正含义,非得吐了血,敢情夜雨是因为纵马过度,导致身体极为虚弱,若不赶紧调理,恐怕就要虚脱致死了。
  而苍雪来到黑色郁金香的大堂,如今已是醉成泥团了,双颊因喝酒,愈发红润,映衬着那张不染尘秽的俊美面容,令周围的一些留夜正要回家,面向猥琐,口水直流的纨绔子弟搓着手心缓缓上前。
  “呦,这位小哥真是海量啊,正好哥几个也没喝够,陪美人在喝点如何”?一位身穿暗红色的贵公子,一脸龌龊的想要摸上苍雪的脸颊,可却被突如其来的匕首死死的插在桌子上,疼的他嗷嗷直叫。
  苍雪双眼迷离,缓缓转过头去,却仿佛见到亲人般,扑进那一身艳红女子的怀中,“姐姐.....她负我....姐姐.....她负我.....”。
  来人正是玉女教教主,慕容倾冉的亲姑姑,玉蝉子(刹尔),刹尔轻轻抚摸着苍雪的发丝,那双魅惑的眼眸却恶狠狠地注视着想要调戏苍雪的龌龊男,“这次先饶了你,若有下次,就拿你的命来抵”,话音刚落,她快速的拔出匕首,那龌龊男疼痛顿时躺倒在地上,不住的哀嚎。
  而身旁跟随他走过来的贵公子们,见状赶忙将他搀扶起来,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嘴里还不甘心的大喊:“骚娘们,你给爷等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