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一石三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去去去,滚一边子去,官爷我不吃这套,赶紧让你家主人下马车例行检查,否则,别怪官爷给你定个妨碍公务的罪名”,官兵拿长矛朝着夜雨挥了挥,却看不见帽檐下,夜雨的眼眸早就闪过浓重的杀气。
  “哈欠”,一声喷嚏声,在官兵掀开马车帘子的瞬间,打了出来,而那个人,正是苍雪。
  突然,关卡处跑来一列队伍,为首的那人,却令慕容倾冉目瞪口呆,异常慌乱,怎么.....怎么会是北冥寒轩?
  “朕的皇后,你可真让朕好等啊,这深夜寒冬的天气,这么简陋的马车,岂不冻坏了朕的皇后吗”,北冥寒轩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马车走来。
  周围的官兵见皇上到来,纷纷跪在地上,齐声道:参见皇上”。
  北冥寒轩挥了挥手,命官兵们起来,站在马车前,透过掀起来的门帘,扫了眼马车内的人,刹尔与琅啸月纷纷攥紧拳头,准备蓄势待发,而苍雪却一脸的平静,玩味的望着北冥寒轩,不时,又看看慕容倾冉。
  慕容倾冉从马车里弯着腰跳下来,将门帘放下,隔绝了所有人的目光,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今夜会离开?难不成,你还在我身边安插了人?还有,你到底想干什么”?
  北冥寒轩那张美轮美奂的脸上顿时洋溢着一抹调侃,他同样也压低声音回道:“皇后,你一下子问朕这么多,朕要怎么回答你呢”?
  “哼,你想怎样就痛快点,别磨磨唧唧的跟个娘们似的”,慕容倾冉恶狠狠的瞪着北冥寒轩说道。
  北冥寒轩突然仰头大笑起来,微微晃着头,瞥了眼马车,朝着慕容倾冉又向前两步,凑到她的耳边道:“朕听说,皇后你在宫外水性杨花啊,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啊,竟然是琳琅的王爷,呵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慕容倾冉的颈部,惹得她连连倒退,却被北冥寒轩一把揽住细腰。
  “试想,堂堂琳琅贵妃,一夜之间变成北冥皇后,从而又与琳琅王爷纠缠不清,不知这位王爷若是知道他心爱的女子,曾经要与我联手攻打琳琅,会作何感想呢”?北冥寒轩说完,又大笑起来。
  “你......”,慕容倾冉一把推开北冥寒轩,指着他气的不知道说些什么。
  的确,这也是她为什么会对琅啸月那么好的原因,当初,她与北冥寒轩做的那笔交易,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更是瞒着琅啸月,她觉得,她对琅啸月有愧疚,所以尽量的去弥补,不想竟然被北冥寒轩抓住把柄。
  “你到底想要怎样”?慕容倾冉凤眸一冷,紧锁眉头,周身瞬间布满杀气。
  北冥寒轩摇摇头,猛的将她又揽进怀中,又凑到她的耳边道:“朕有没有跟皇后说过,皇后,是朕的女人,任何人都休想织染,否则,朕会让他身败名裂,更何况,偏偏你身边的男人,是琅啸月”。
  “是他,跟你有什么关系”?当慕容倾冉说完这句话,马车里的人纷纷跳下马车,琅啸月更是满眼的怒色,对着北冥寒轩大喝道:“放开她”。
  慕容倾冉这才意识到,赶忙挣扎着从北冥寒轩的怀里离开。
  “哈哈.......”,北冥寒轩见这情形,突然狂笑起来,“睿亲王,别来无恙啊”。
  “你......你到底想要怎样”?琅啸月猛然间想起心中对慕容倾冉的那丝愧疚,有些没底气的喝道。
  “睿亲王拐走朕的女人,还问朕想要怎样?还真是可笑得很呢”,北冥寒轩邪魅的桃花眼渐渐深邃了起来,盯着琅啸月冷道。
  “哼,别大言不惭了,她现在选择了我,就根本没有你立足的份,你还真是抬举你自己啊”,琅啸月越来越感觉,心底的那丝不安在蠢蠢欲动,仿佛马上就要破茧而出了。
  北冥寒轩非但不气不恼,反而露出一抹灿烂的笑意,令周围的官兵开始神色呆滞,陷入痴迷中,也难怪北冥寒轩长着一张比女人还要美得脸,“选择了你?对,你说的没错,她现在的确选择了你,可是.....若是她当初知道,你想方设法的留在皇宫,利用她对你的关怀,只为盗回琳琅丢失的机密,不知道,她还会不会选择你哦”?
  北冥寒轩说完,还对着琅啸月眨了眨眼,慕容倾冉只觉得身体一僵,缓缓转过头去,看向琅啸月,“他说的,可是真的”?
  琅啸月刹那间语塞,妖孽的脸盘上挂满了哀伤的神色,双眸更是露出乞求之色。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了,你看,他都默认了呢”,北冥寒轩朝着慕容倾冉说完,又转向琅啸月道:“当初,冉儿留在朕的身边时,无非也是想利用她夫君的势力,给琳琅重创,而朕也正有此意,有了琳琅的兵部人脉图与边疆形势图,攻打琳琅,犹如探囊取物,不然,以冉儿这么优秀的女子,又怎么肯轻易让朕册封为皇后呢”。
  北冥寒轩的一席话,令在场的除了官兵,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惊,琅啸月的内心更加的痛苦,在国家与冉儿之间,他选择了国家,而非她,而她,却想着千方百计的去借他方势力攻打琳琅。
  慕容倾冉更加的震惊,心里对隐瞒琅啸月的疙瘩,瞬间化开了,毕竟,如今还没有攻打琳琅,而她与北冥寒轩之间的交易,也在她离开皇宫的那一刻,结束了。
  “够了,冉儿,别听他胡说八道,咱们走”,这时,刹尔上前一步,一把搂住慕容倾冉的双肩,转身朝着马车走去。
  “娘子......为夫等你这么晚,你就这么狠心,抛下为夫离去吗”?北冥寒轩见慕容倾冉要走,赶忙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唤道。
  果然,慕容倾冉停住脚步,却看向琅啸月,咬了咬樱唇,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问道:“他说的可是真的”?
  琅啸月难以启齿,久久没有回答,直到慕容倾冉即将要上马车,北冥寒轩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娘子,难道不想知道,究竟是谁向为夫告密的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