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何其残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褪去衣衫,羊脂肤色的玉足慢慢浸入温热的水桶中,水滴的声音拨乱了夜雨的心,他只是怔怔的看着屏风后的人影,并未动弹。
  “夜雨”?慕容倾冉见没人过来,轻声唤道。
  夜雨恍然,脚下的步子在这个时候仿佛千斤重,当他一步一步的挪动到屏风后,看着那光洁如玉,冰肌玉肤时,心里竟然产生一种犯罪感。
  “主子.....我.....属下命人来服侍主子沐浴”,夜雨放下句话,仓皇想要逃离。
  “谁说我要别人服侍了”?
  “可......主子千金贵体,属下怕.....怕......”。
  慕容倾冉顿了顿,猛地转过头来,凤眸嗔怒道:“难不成害怕我吃了你不成”?
  夜雨心里很是纠结,别说千金贵体,就是男女授受不亲,主子也不应该让他一个大男人来服侍她沐浴啊。
  眼看着慕容倾冉拿了块赶紧的绸缎锦递给他,夜雨叹了口气,上前接了过去。
  而慕容倾冉早已将夜雨的神态尽收眼底,夜雨这个傻子,给他个机会都不敢接着,还真是欠tiao教。
  长满剥茧的大手将绸缎锦浸了浸水,轻轻的擦拭在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慕容倾冉舒服的哼起了歌,却是她最喜欢的歌曲:夜雨的调子。
  悠悠夜雨飞过垂柳,静听夜晚的清幽,水弯弯水似梦,为何似是离愁,悠悠夜雨飞过垂柳,悠悠是我的清舟,水弯弯水似梦,其实已经心拥有........
  夜雨原本就紧张,当听到慕容倾冉嘴里飘出的歌后,久久立在原地,那一句:已经心拥有,回荡在耳边,什么意思?她在暗示我什么吗?为什么没有听过这种曲子?
  夜雨的心乱了,如小鹿乱撞。
  “哗啦啦”,突然,慕容倾冉从浴桶里站起来,转过身,完美无瑕的娇躯,坦然在夜雨的眼前,水雾缭绕,若隐若现,因为水珠的关系,显得通体清透。
  夜雨吓了一跳,踉跄后退,险些撞到了身后的屏风,“主子.....你.....我.....”。
  慕容倾冉却笑颜如花,缓缓抬起一条手臂,凤眸迷离,一个巧劲将夜雨拽进浴桶里。
  在夜雨僵硬发愣之下,慢慢的摘下他脸上的面具,指尖绕着脸颊的轮廓轻轻勾勒。
  夜雨的呼吸着渐急促,感受着那温热柔软的身体慢慢贴近,他无力反抗,心,再次被彻底诱惑。
  “这般美色,你为何不为所动?这般美色,你为何还能自持”?慕容倾冉将整个身体贴向夜雨,樱唇凑到他的耳边低语。
  “主子....属下.....”,夜雨还未说完,薄唇上已然多了个柔软的香唇。
  淡雅的清香环绕鼻尖,令人陶醉其中,而夜雨的身体更加僵硬,不敢动弹,任由那柔嫩的香唇轻轻的啃食着他的薄唇。
  “你倒是乖巧”,慕容倾冉离开夜雨的唇边,不经意瞥见夜雨紧紧抓住浴桶边缘的手,心底闪过一丝失落。
  她朝着夜雨妩媚的舔了舔嘴唇,扒开夜雨的衣襟,顺着那性感的锁骨开始舔舐。
  酥骨的感觉瞬间蔓延了夜雨的全身,若不是他用内力控制着自己的心智与理智,恐怕早已经瘫倒在浴桶里了。
  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进一步的动作,慕容倾冉掩好夜雨的衣襟,又将自己浸泡在水里,淡淡的扫了眼门口:“去换身干净的衣服吧”。
  夜雨没有答话,仓皇的逃离了那暧昧之地,一身湿漉漉的回到房中,突然,他低吼一声,并没有换衣服,而是朝着念君阁后院的井口奔去,丝毫不在乎天气有多寒冷,决然的泡进冰冷刺骨的井水里。
  许久,才缓和了身体的燥热与膨胀,直到那白浊的液体释放,才返回房中。
  其实,就在夜雨走后不久,慕容倾冉也换好衣衫跟了出去,她穿的衣衫是由天蚕暖丝制成,即便薄薄一层,保暖效果也相当的好。
  她站在后院的角落里,玩味的看着全身浸泡在井里的夜雨,这个傻小子,当真要这么折磨自己吗?井里的水冰冷刺骨,他这样用内力暖身,内外兼治,有多受罪啊。
  夜雨,这个从始至终站在她身边的男人,这个有着她喜欢的,充满男人味的一张脸,却在她多次引诱后,依然把持得住,恪尽职守,规规矩矩,不敢逾越,她该当珍惜了。
  可她独独不喜欢他太过拘谨的性子,男人嘛,就应该霸道一些,就应该主动一些。
  许久,当夜雨已经释放后,她才转身离开,她都这么主动了,夜雨还是一根筋的性子,眼下难受了,该怪谁呢,她边走边轻笑着,在等等吧,日子还长着,狗急了还跳墙呢,她就不信邪了,他夜雨一个正常的大男人会一忍再忍三忍还能忍?
  回到总舵的寝室,慕容倾冉收到了姑姑飞鸽来的书信,慕容悠求见姑姑,想要找她,齐玉病重。
  慕容倾冉揉捏着太阳穴,该死的,她竟然把这个茬忘了。
  “来人,唤青风前来”,慕容倾冉抬起头,对着门外喊道。
  不一会,青风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恭敬的跪下地上:“青风参见主子”。
  “恩,起来吧”,慕容倾冉看了眼青风,这小子怎么越发的风流倜傥了,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呢?
  青风见主子许久没有说话,微微抬起头,慕容倾冉微锁眉头,正盯着他看,心里一颤,却不敢多话。
  “去玉女教,把慕容悠接来念君阁”。
  青风怔了怔,随即应下,就在掩门时,猛然听到慕容倾冉喃喃自语:“青风可真是越来越俊俏了,哎......我身边有着这么多的帅哥,我还从外面扒拉什么啊”。
  青风猛的咽了咽嗓子,脚下一溜烟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主子虽然优秀,可不是他心里的人儿啊,而他心里惦念不忘的,是远在北冥黑色郁金香的桃子姑娘。
  哎,说起来,他都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小桃了,每日只能书信,真让他牵挂之极。
  没过半日,青风就将慕容悠等人接来念君阁,慕容倾冉换了身红色笼水裙,淡扫蛾眉,疾步的走向百合房,刚进门就看到了脸色发绿,瘦成猴子样的齐玉。
  “玉儿......玉儿......”,她站在床边轻声唤着齐玉,可齐玉却双目紧闭。
  慕容倾冉探了探他的气息,又为他把了把脉,顿时大惊出声:“龙三草”。
  慕容悠一身黑色劲装,一脸的倦色,听到慕容倾冉的惊呼,也开口道:“没错,正是龙三草之毒”。
  “他.....他怎么会中了龙三草”?慕容倾冉神情凝重的看向慕容悠。
  要知道,龙三草乃是极为阳刚之毒,与胭脂之毒相生相克,却没有化解胭脂之毒的效果,反而会加重毒性恶化,胭脂之毒是在全身血液凝固,肌肤溃烂而亡,加上龙三草就会在水深火热中死去,简直生不如死。
  “是谁如此恶毒?竟然连十几岁的孩子也不放过”?慕容倾冉越想越气愤,凤眸也迸发出浓重的杀气。
  慕容悠轻叹口气,缓缓坐在圆凳上,开口道:“这件事就要从两个月前说起”。
  “自那日围攻玉女教,我等返回鸣风山庄时,竟然在半路遭到了埋伏,全是冲着玉儿而来,虽然伤亡并不惨重,但也激起了武林同盟的气愤,当然,很多人并不知道那是齐鸣风之子,只当是个孩童,但对于正义之士而言,对个孩童下手,绝非绿林好汉之为,于是,回到了鸣风山庄,我便着手开始调查”。
  慕容悠说着,自顾倒了杯茶,饮了几口继续说道:“原本当初我就在查鸣风山庄一夜灭门之事,却不想顺着那些埋伏的人,查到了更惊人的秘密,连云山庄一向与朝廷有瓜葛,而刘氏山庄是做绸缎生意,自然也少不了与朝廷之人打交道,然而.....他们竟然都与外邦有染”。
  当慕容倾冉听到最后那句话,也不禁惊呆,外邦,普天之下除了哈撒其族外,还有哪个外邦?她曾经查了卷宗,当年草原部落很分散,哈撒其族便是其中之一,各个部落也经常抢夺地盘,之后种种,被哈撒其族的先祖统一,这才有了今日的草原一雄,哈撒其族。
  “他们与外邦有染,外邦给了他们不少好处,当然,最大的好处莫过于江山之分”。
  慕容悠说到最后有些堪忧的神色,江湖中人,与朝廷不为伍,这是几百年传承下来的规矩,而如今演变成如此,也是他这个武林盟主的失职,竟然没有一早发现。
  慕容倾冉担忧的看了眼躺在床上的齐玉,问道:“可玉儿这毒与你说的有什么关系”?
  慕容悠勾出一抹春意盎然的笑,“齐玉服用了你给的丹药,自然早就醒了,生龙活虎,那日的埋伏却与齐玉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所以我一直暗中派人保护他,可即便这样,也被人追杀过很多回,直到那次”。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