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堪回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夜深了,珍贵妃宫里的太监已经来催了两次了,北冥寒轩对着门外的太监不耐烦道:“今夜朕哪里都不去了,让爱妃早些歇息吧,不必等朕了”。
  门外的小太监不甘心的领旨回了漪澜宫,心里却不住的打颤,回去少不了珍贵妃会责骂,还有可能因为她生气而殃及到其他奴才身上。
  北冥寒轩见小太监走了,轻叹口气,这个夙蕊的能耐,他还不清楚吗?表面上看起来柔柔弱弱,实际上骨子里十分的歹毒,想想她刚被册封的那几日里,想着法子的让他宠幸她,什么下yao,或者穿着十分暴露的衣衫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他毕竟是个男人,如何也经不住一个如此妖媚的女人这般诱惑,虽然他极力的克制住自己,也只是宠幸了她两次。
  在他的内心深处,始终忘不了那晚,那个性格刚强,却绝色美丽的女子,想着她完美无瑕的身躯,与那娇喘连连的吟声,就令他心底荡漾,没办法在摘出心思去宠幸其他妃嫔。
  “你现在究竟在哪里呢?朕的皇后......”,北冥寒轩嘴角勾出一抹邪魅的笑意,低声呢喃着,“呵....不管你现在人在何处,你的身体,终究已经属于朕了”,北冥寒轩那妖孽的桃花眼,迸发着令人酥骨的妩媚。
  冷艳居
  “玉儿,同姐姐说说话可好”?慕容倾冉同齐玉坐在床边,摇晃着他的手臂,露出一抹罕见的撒娇之色。
  齐玉愤恨的瞪了瞪慕容倾冉身边的夜雨,再次别过头去,不理会慕容倾冉。
  慕容倾冉朝着夜雨使了个眼色,却见夜雨心不甘情不愿的走到齐玉面前,低声说道:“好了,别气了,我以后不凶你就是了”。
  “当真”?齐玉一听,顿时转过头去,认真的看着夜雨问道。
  “当真”,幸亏夜雨带着面具,否则,还真是难以见人,堂堂天门护法,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去哄一个小屁孩,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齐玉这才露出一个那就好办了的表情,转头一下子扑到慕容倾冉怀中,紧紧抱住她,哽咽抽泣起来。
  慕容倾冉被抱的措手不及,而夜雨也愣在那了,许久,等他回神后,齐玉早就占完便宜,正拉着慕容倾冉的玉手,抽泣的诉说着悲惨的经历。
  气的夜雨不轻,但慕容倾冉在这,他也不好发作。
  “你可还记得,我当初和你说过,刘氏山庄.......”,齐玉问向慕容倾冉。
  慕容倾冉点点头,回道:“当年鸣风山庄灭门,刘氏山庄有着最大的嫌疑,而大当家之死,真正的凶手依旧在逍遥法外.....”,她说完,还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齐玉。
  齐玉眼中的怒火渐渐燃起,他攥紧拳头,咬牙道:“哼,谁承想,鸣风山庄真正的仇人,并不是刘万能,而是刘万里,当年,杀错了人,不过,刘万能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死了也就死了,可惜的是,刘万能死后,刘万里竟然顺理成章的坐上了刘氏山庄的第一把椅,从而开始飞黄腾达”。
  “可我很是纳闷,刘氏山庄一直是做绸缎生意,虽说与江湖也挂钩,但顶多算得上是半个江湖人,而鸣风山庄的武鸣风,也就是你爹,是武林盟主,难不成,刘万里想要那盟主之位?可也不至于将全家灭门啊”?慕容倾冉分析着,却怎么也想不通,一个武林世家,是如何得罪了身为半个江湖人的刘氏山庄。
  齐玉冷笑一声:“因为什么?因为一个无稽之谈,刘氏山庄一直与朝廷有瓜葛,因为做绸缎生意,避免不了要和官场上的人打交道,可刘万里却在暗中勾结外邦之人,我很清楚的记得那晚”。
  齐玉开始回想起那晚的情景,“那晚,刘万里来到鸣风山庄,说有要事与爹爹商议,爹爹见他有些神秘,便邀请到书房商议,因为我很调皮,睡前与房内的仆人捉迷藏,却不小心听到了刘万里与爹爹所商议的要事”。
  说到这,齐玉深深地吸了口气,又道:“刘万里想要说服爹爹,率领武林同盟相助外邦之国一统天下,爹爹为人正直,刚正不阿,岂会同意他那痴人说梦的事情,于是,拒绝了刘万里,还感到很气愤,指责刘万里,卖国求荣,为武林正义所不齿”。
  “刘万里当下很气愤,却碍于在鸣风山庄不好发作,他又开始劝说爹爹,只要外邦一统天下,必定会对武林人士加官进爵,爹爹越听越恼怒,最后扇了刘万里一个嘴巴子,还说要将此事张扬出去,让武林同盟看看,刘氏山庄出了个卖国求荣之徒”。
  “我不知道刘万里是如何回禀的那外邦之人,第二日深夜,便有好多身手不凡的黑衣人来到鸣风山庄,见人就杀,就连后院的旺福他们都不放过(旺福是条狗),娘亲赶来我的房间,刚将我藏好,就被他们发现了,我.....我不敢出声,眼睁睁的看着娘亲被他们侮辱后,凶狠的杀害”,齐玉说着说着,眼里的泪水再也无法控制的溢了出来。
  慕容倾冉轻轻的拍了齐玉的后背,安慰他道:“玉儿,发生这种事情,你还能如此坚强的活下来,是我所敬佩的,今后有我,再不许你受到任何伤害”。
  “我清楚的记得,侮辱娘亲的人,并非中原人,因为他们.....他们摘下蒙面布,那长相绝非中原人的长相,所以,我断定,刘万里勾结的外邦之人”,齐玉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微锁眉头,努力的回想着。
  慕容倾冉微微点点头,猛地想起慕容悠那天的话,开口道:“玉儿说的,与那日慕容悠说的,一摸一样,他也曾暗中调查过,可却在查到刘氏山庄与外邦有勾结之处,就断了,可你这次.....是被何人.....”?
  慕容倾冉没有说清楚,确切的说,她真的很难启齿,毕竟,在她眼里,齐玉只是个孩子。
  “我并不知道那人是谁,但却知道,是外邦之人,那日我被抓去了刘氏山庄,被他们下了yao,献给那外邦之人玩乐,许是他们玩腻了,便将我跑到荒野之中,自生自灭”,齐玉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很是平静,就连眼角的泪水也收了回去,好似他说的是别人的事情,与他无关。
  慕容倾冉听后,心中一紧,为何他说得这么平静?为何他不再哭了?为何不继续发泄了?她的目光猛的落在了齐玉两腿之间,却见齐玉的双手放在那里,紧紧地攥住,一抹鲜红从手心流到裤子上,但他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可惜,我并没有如他所愿,我还活着,带着这副残缺身体,活了下来,就连身上的毒,也解了,不知道刘万里得知后,是否会为了他当日的善举,而懊悔之极呢?呵呵.....”。
  慕容倾冉望着齐玉那张俊俏的脸上,那浓重的杀意,还掺杂了些许的冷笑,一把将齐玉抱在怀中,凤眸里渐渐漫起水雾,齐玉的经历,无外乎,真的很悲惨,悲惨到让她心痛,针扎似的心痛。
  夜雨没有再露出怒意,听了齐玉的讲述,他似乎也明白了,对于齐玉,他有些地方,或许还真的不如他,就如当初慕容悠说的,齐玉连做男人的权利都没有了,却还抱着仇恨活到现在,光是齐玉的那份勇气,就让夜雨产生了几分敬意。
  只是,慕容倾冉清楚的很,齐玉体内的毒,并没有解,解的只是龙三草的毒,而胭脂之毒,世上无解。
  她抱着齐玉,而齐玉也在她的怀中静静的待着,可慕容倾冉却感觉得到,那轻微的颤抖,是的,他还只是个孩子,遭遇了这些事,能淡定到现在已然是莫大的勇气了,哭吧,她紧紧的搂住齐玉,哭出来吧,不要憋着了。
  许久,齐玉在她的怀里睡着了,而眼睑处得晶莹,却在告诉她,这是他流过的泪,将齐玉放好,替他掖好被角,与夜雨蹑手蹑脚的退出房间。
  回到冷艳居,慕容倾冉的全身散发着冰冷的寒意,凤眸更是怒火熊燃,渗着浓重的杀气,她一拳砸在圆桌上,丝毫没觉得疼痛,冷言道:“该死的刘万里,还有那该死的哈撒其族......”。
  夜雨望着慕容倾冉跌宕起伏,不停喘息的胸口,就知道她现在真的很生气,他轻叹口气,走到她的身旁,执起她刚刚砸桌子的玉手,轻轻的揉了气力,还嗔怪道:“瞧,都肿了”。
  “我怎能不气?齐玉他还只是个孩子啊,他还有这大好的青春,如今,他什么都没了,就连命都不久矣,究竟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让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孩子,受这么大的折磨”,慕容倾冉大声的吼道,似乎也在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夜雨半张面具下的薄唇却抿了抿笑道:“你不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女子吗?怎么齐玉也只是比你小一岁而已呢”。
  慕容倾冉微微一怔,心底开始咆哮,你懂个屁啊,老娘来自现代的灵魂都已经二十三岁了,加上现在的年龄,你自己好好算算。
  ----------------------------------
  PS:最近兔兔有点卡壳了,脑子有点乱了.......甚至有的时候还会在风中凌乱......亲们莫怪啊,飘走....错了错了,遁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