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插翅难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没再看着夜雨,只是微微点了点额头,看向外面的行人。
  午时刚过,很快,博城内就涌来大批的将士,身穿盔甲,手拿长枪,吓得原本闲逛在街边的百姓,纷纷跑回了自家,躲了起来,因为他们知道,马上就要开战了。
  慕容倾冉原本在午睡,却被街道上整齐的步伐声扰醒,夜雨见她醒来,刚毅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浅笑,甚是迷人,“莫不是被吵醒了?不再睡会吗”?
  慕容倾冉摇摇头,披了件衣服下床走到窗边,半推开个缝隙,望着街边,一排排,一队队的士兵井然有序的穿过街道,朝着城门方向走去。
  “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开战吗”?慕容倾冉并未回头,只是淡淡的问道。
  夜雨正在叠被子,猛的听到慕容倾冉一问,手指微微一颤,她当真要去救琅啸月吗?
  当真仅此一次吗?
  夜雨的心有些慌乱,面对情感的问题,他的确不想再让慕容倾冉跟琅啸月有丝毫关系,甚至不想听到她说有关琅啸月的事情。
  过去已经两个月了,他整日在她身边,两个人也亲近了不少,他不希望这个时候,被人打扰,被人破坏,绝对不行。
  或者说,他不想她去救琅啸月,甚至希望琅啸月能在与北冥的战事中,彻底消失。
  他停下手中的动作,走到慕容倾冉身边,柔声说道:“北冥寒轩自然是希望越早攻下城池越好,看他们的举动,不是在今晚,就是明日”。
  慕容倾冉没有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街上,不管他们今夜还是明日,她都要尽早将事情解决,对于救琅啸月,她并没有很好的办法,她阻止不了这场战争,而且,她也没办法离开博城,眼下各城戒严,就是她想走,也没人敢让她进城。
  她不是个细心的女人,当然,在对待感情上,她不细心,她丝毫没有察觉到夜雨的变化。
  用完晚饭,慕容倾冉借故有些不舒服,提前回房休息,其实,夜雨知道,她想要独自行动,心,莫名的有些失落,这么久了,他还是没有办法走进她的心里吗?
  夜雨躲在暗处,观察着房内的动静,果然,没一会,房内有些轻微的响动,只是很轻很轻,若不是夜雨一直警惕的观察,还真不易察觉。
  呵,这么防着他吗?知道他会在门外守着,所以,从窗户出去?
  夜雨自嘲的笑了笑,带上黑色的半面面具,一个纵身,消失在屋顶,去追那抹娇小的身影。
  慕容倾冉敏捷的穿过胡同,来到城门口,此时,城门的把守十分的严谨,守城的士兵各个都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慕容倾冉只是一个虚晃,闪进了城墙的角落,她从怀中快速掏出锁绳,却没有当下抛出去,她只是在等待一个时机。
  许久,渐渐起风,带着丝丝凉意,一只野猫沿着城墙根缓缓地走着,慕容倾冉诡异的一笑,趁着那只野猫没注意,一把钳住它的脖子,拎起它背上的皮,往城门口用力一抛。
  野猫受到惊吓,狂吼一声,借着慕容倾冉抛出去的力道,飞奔向城门口。
  守城的士兵见状,顿时警惕,还没来得及看清,野猫迅速闪进一旁的树丛中,消失不见了,士兵感觉到异常,一下子有些惊慌了,连忙命人去查看。
  而城楼上的士兵也在这时起了混乱,不明所以,以为是有刺客或者敌军偷袭。
  一时间,原本寂静的城门口变得热闹起来,慕容倾冉趁着混乱之际,将手中的锁绳往城楼用力一抛,确定锁绳固定后,借着臂力,开始往上攀爬。
  不多时,就爬上了城楼,此时,城楼上的观望口已经没有把守的士兵,慕容倾冉隐秘身形,又将锁绳固定在对面,顺着绳索,再次攀爬了下去。
  她知道,主要的兵力根本就不在城内,而是驻守在距离琳琅边疆城池淹城三十公里外,她曾经在天门情报室里看过兵书,没有哪个想攻打别人的国家,会把兵力驻守在城内,这不是找打呢吗?
  她疾步的奔向北冥兵营处,而夜雨也一直在身后跟着她,他心底的失落越发的加深,他有轻功,若是告诉他,她也会省不少力气。
  如今看着她翻越城墙,又不辞辛苦的出城奔驰,她究竟想要做什么?
  当慕容倾冉到达北冥兵营处,此时兵营里火光冲天,而且,巡营的士兵十分的多,可见防范的很严。
  因为慕容倾冉一身黑色夜行衣,也为她提供了方便,躲在黑暗中,不多时,便混进了兵营中。
  她一个兵营一个兵营的翻查,突然,出现一个与其他兵营不同的兵营,看样子似乎是将军的主营,里面烛光微亮,她隐藏身影,躲在背光的地方,屏住呼吸。
  许久,里面才有人说话,只是,那个声音.....令慕容倾冉感到很熟悉。
  北冥寒轩一身黑色金丝勾边的绸缎衫,映衬着那张邪魅的脸颊,越发妖娆,越发勾魂摄魄,在烛光的照耀下,隐隐散发着几分诡异,但他说话的语气,却显得很惆怅。
  “皇上......”。
  慕容倾冉闻声后,吓了一跳,敢情主营里还有别的人?
  “皇上.....淹城似乎察觉了我们的动向,城楼处多加防守,睿亲王亲自带兵巡视兵营,看样子,比睿亲王没来时,要防范的多啊,警惕性也高了”,那敏站在北冥寒轩身后,老成的说道。
  “朕现在没有那么多心思去想这些,淹城势在必得,有神器在手,还怕他不成?睿亲王在足智多谋,也只是个肉体凡身,岂能挡得住神器之威”。
  “皇上说的是,如今有了神器助阵,放眼天下,非我北冥莫属啊”,那敏捋了捋那两撇胡须,也不再担忧,笑眯眯的说道。
  北冥寒轩缓缓转过身,走到门口,掀开帘子,望向星空,却轻叹口气。
  “皇上,恕老臣多嘴,自您来此,就一直惆怅满头,莫非,皇上心中有心事”?那敏也跟着北冥寒轩走出来,试探地问道。
  北冥寒轩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却是有些苦笑说道:“即便朕坐拥这天下,身边,总是少了位与朕同享之人啊”。
  “皇上说的可是皇后”?
  北冥寒轩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承认。
  那敏却不认同的说道:“皇上乃是人中之龙,真命天子,后宫佳丽三千,任皇上挑选,总会有一位能得皇上龙心的”。
  “可,弱水三千,朕只愿取那一瓢”。
  那敏轻咳一声,干干的笑道:“皇上,恕老陈多嘴,贵为皇后,要有母仪天下之姿,贤良淑德,温而雅仪,可.....这女子却心狠手辣,虽然是为皇上,将六部侍郎灭门,但....终究不能堪当皇后大位啊”。
  北冥寒轩望着黑色夜幕上,几颗璀璨之星,没再言语,至于,对慕容倾冉为何总是惦念不忘,他也想不明白,或许只是因为那晚吧。
  慕容倾冉躲在背光处,虽然没有被人发现,但她今天前来,不是听北冥寒轩感慨的,她没有忘记她来的目的。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呵,她心底一声冷笑,得您北冥寒轩如此看重,还真是我的荣幸呢。
  北冥寒轩站在营帐外许久,还是在那敏的一再恳求,在转身回了主营休息,慕容倾冉也得以活动了活动腿脚。
  原本荒郊气温就低,再加上她在原地蹲了半天没敢动弹,眼下腿脚都有些僵硬发麻了。
  她蹑手蹑脚的从主营跑开,突然瞄到一个营帐,外面的守卫十分森严,而里面却没有任何亮光,就连外面的火把也很少,当下她便断定,这所营帐里,必定是她想要找的东西。
  所幸,只有半边营帐有守卫,她悄悄绕到没有守卫的另一半边,从怀中掏出锋利的匕首,开始慢慢的划下去。
  她的动作轻而缓慢,所以,营帐前得守卫也没有发现异常,当慕容倾冉钻进营帐内,一股呛鼻的*味迎面扑来,但她却露出欣喜之色。
  事不宜迟,她摸着黑观察着里面的情形,发现营帐里的*数量不多,只有五个而已,不过,正合她心意。
  她从腰后解下两个水袋,顺着五个黑色球体的*开始灌下去,她的动作从容冷静,若不是她有着超强的心理素质,眼下怕是早被外面的守卫发现了。
  将事情办妥后,她又钻出营帐,顺着来的路返回,恰巧在这时,营帐中竟然传出一声高亢的呼叫:“有刺客,有刺客,保护皇上”。
  慕容倾冉当下心中一惊,悄然的躲在背光的营帐后,难道她的行动被人发现了?不应该啊,每个步骤,每个动作,她都是十分的谨慎,不可能出错。
  火把的亮光微微晃动,营帐前,一个个身影奔走,“给我把整个营地包围住,定让那刺客插翅难飞”,一名将领指挥着士兵喝道。
  糟糕.....慕容倾冉瞬间紧锁眉头,若是将营地包围,那么,她当真是插翅难飞了。
  慕容倾冉躲在营帐前,而营帐前得士兵越来越多,毕竟,这里离着他们放神器的营帐很近,该死的,慕容倾冉攥紧拳头,要是让她知道是谁破坏了她的计划,非掐死他不可。
  ---------------------------------------
  PS:亲们,给点动力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