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风餐露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话说,慕容倾冉一行人逃出军营后,见身后没有追兵,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此时,天际泛起了鱼肚白,朦朦胧胧,在这空旷的野外,别有一番风景,琅啸月一直盯着慕容倾冉,渴望从她的脸上看到些什么。
  慕容倾冉也被琅啸月看得有些不自然,撇过头去,看向日出的地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夜雨一语打破尴尬的局面,他走到慕容倾冉身边,抬起手臂搭在她的肩膀处,又扫了眼琅啸月,刚毅的脸上带着淡淡的得意之色。
  “我们回去吧”,夜雨轻柔的说道。
  琅啸月看到这一幕,身体猛地一颤,他惊讶的并不是夜雨的举动,而是慕容倾冉的反应,她似乎丝毫不在意夜雨的动作,反而很受用。
  难道,她与他之间.......想着想着,琅啸月心里泛起一股酸意,妖孽般的俊美的脸上充满敌意的望着夜雨。
  许久,慕容倾冉轻叹口气,缓缓转过身来,平定着内心的情绪,看着琅啸月淡淡道:“天就要亮了,你回淹城吧”。
  夜雨拍了拍慕容倾冉的肩膀,已经不再看琅啸月,递给她一个宽慰的眼神,猛的打横抱起她,柔声说道:“折腾了大半夜,你也累了,在我怀里睡会吧,一会还要赶路呢”。
  琅啸月看着慕容倾冉也不反对,反而安心的窝在夜雨的怀中,心中顿时失落之极,他当真失去她了吗?
  眼看着夜雨抱着慕容倾冉一个纵身消失在他眼前,他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踉跄跌倒,幸好他及时站住脚。
  想要说出口的话,也咽了回去,刚才的情景,他再说出来,又有什么意义?
  冉儿,你已经选择了吗?是不是自那次以后,你就已经决定了?
  决定忘记我?
  决定抹杀掉你我从前的所有?
  决定开始新的生活?
  可你昨晚夜访北冥寒轩的军营,为了什么呢?
  你没有丢下我独自逃走,而是选择带上我一起,又为了什么呢?
  你真的已经忘记了吗?心里不再留恋了吗?
  可我的心好痛,守护在你身边的人,已经不再是我,你的眼里,也不再出现我的影子,任我如何搜寻,你的眼眸也不会再为我停留。
  冉儿,我是真的爱你,我多么想告诉你,多么想说出口,请求你的原谅,请求你再从新接纳我。
  琅啸月久久立在原地,直到东方的天极端,已经升出一抹白光,却瞬间刺痛他的眼眸。
  冉儿,可否在等等,等我将事情处理完,便会立马飞到你的身边,再也不会离开你。
  我的心里住不进别人,今生今世,我不在贪恋其他,我只要你。
  夜雨抱着慕容倾冉穿行在树林里,很快便来到了博城城门处,此时,城门紧闭,城楼上的将士肃然戒备着。
  “放我下来吧”,慕容倾冉在夜雨的怀里微微动了动。
  夜雨的手臂加了几分力道,小麦肤色的脸颊染上一抹桃色,怀里的人,绝美冰洁,在他眼里,是任何女子都无法比拟的,那娇小的身躯,异常柔软,一股淡雅的香气环绕鼻尖,使得他心中不停的荡漾。
  慕容倾冉见夜雨没有放她下来的意思,心里又怎会不明白,夜雨挡着琅啸月的面,抱起她的动机呢。
  不过,她没有反对,也是因为想让琅啸月死心,她承认,她心底最深处,还是有琅啸月的影子,只是,她明白,两个人之见的信任出现了问题,就是在相爱,也已经产生了隔阂。
  没有希望的感情,她也不想再继续,那样,只会徒增两个人的烦恼,长痛还不如短痛。
  她不是没有看到琅啸月脸上闪过的失落,可她也没有办法,如今,琅啸月又重新得到了琅啸辰的信任,只要他想,还是可以实施他原定的计划,登上他梦寐以求的宝座。
  到那时,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天下之大,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
  想到这,慕容倾冉长叹口气:“不回博城了,沿路直接回轩辕”。
  “可,眼下正是战乱时期,各个城池此时必定城门紧闭,没有马车,岂不是要走着回轩辕”?夜雨怔了怔,看了眼不远处紧闭的城门,担忧的说道。
  “那也要回去啊,北冥与琳琅的战事不是三五天能够解决的,这样耽误下去,怕是三五个月都无法回总舵了,你若是嫌累,自己回博城去,不用管我了”。
  夜雨脸色一变,解释道:“那怎么行,我不是嫌累,只是担心你的身体而已,你大病初愈,不适劳累,若是徒步回去,只怕要风餐露宿”。
  慕容倾冉露出淡淡的笑容,不再说话,微微歪头,靠在夜雨的胸口,听着他强悍有力的心跳,不知为何,竟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安心。
  夜雨显然被她这一举动所震,双颊越发的滚烫,心中泛起甜意,抱着慕容倾冉的手臂又加重力道。
  两人都不再说话,却也是各怀心事,走过博城,转眼间便来到一片田间。
  一股新鲜泥土的气息中,夹杂着一丝牛粪味,天刚刚亮,城外一些零散的农户已经开始农作。
  夜雨抱着慕容倾冉,虽然手臂已经发麻,却仍然坚持着,他们来到一家农院,讨了杯水,农院住着一对中年夫妻,慕容倾冉买了他们的衣服,与夜雨扮作夫妻。
  慕容倾冉这等绝色,即便穿上简洁朴素的衣服,也埋没不了她的姿色,看得中年夫妇连连称赞,说慕容倾冉是仙女下凡,又因为她买他们衣服时,出手阔绰,更是对她颇有好感,直说遇到了贵人。
  用了些简单的饭菜,虽然中年夫妇总说招待不周,但是慕容倾冉明白,他们已经把家里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他们吃,不过,在这郊外,能吃到热乎的饭菜,的确是老天厚爱了。
  现如今,兵荒马乱,粮草是必备之物,大部分的粮食上交后,都被送往军营,真正留在农户手里的粮食,少得可怜,再加上各地官员贪污,瞒着朝廷私自征收赋税,农户们更是苦不堪言。
  告别中年夫妇后,夜雨与慕容倾冉朝南走去,两人当真是风餐露宿,只是偶尔碰到赶着牛车的人,他们使些银子,还能搭个顺风车。
  就这样,走了大概五六日的路程,总算到达轩辕的边境,这里没有收到北冥与琳琅战事的影响,所以,很快便进了城。
  找了家看上去不错的客栈入住,一顿饱餐后,回了房间。
  夜雨打来热水,说是给慕容倾冉泡泡脚,若是平常,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可现在,她竟然百般托词,说她自己洗,不用他洗。
  夜雨怎能不疑心,强行脱下慕容倾冉的鞋袜,却看到那一脚的血泡,有的已经破了,可以看到皮下的白肉。
  他的心,猛的一颤,深邃的眼眸染上水雾,颤抖的捧起她的玉足,带着一丝哽咽:“为什么不告诉我”?
  慕容倾冉只是淡淡一笑,忍着脚底那钻心的疼,安慰夜雨道:“不碍事,只是几个血泡而已,上些药就好了”。
  其实,在他们风餐露宿的这五六日里,他曾多次要求抱着慕容倾冉,或者背着她,可都被她拒绝了。
  他明白,慕容倾冉是为了不让他辛苦,所以才拒绝的,晚上他抱着她睡,早晨起来后,半个身子都麻痹了,若不是他有着深厚的内力,恐怕这五六日下来,这副身子早已不堪瘫倒呢。
  而这些,全被她看在眼里。
  看着那一脚底,密密麻麻的血泡,夜雨紧锁眉头,有些恼怒道:“哪里只是几个血泡,这么多,要有多疼啊”。
  慕容倾冉猛的被夜雨这一吼,竟吓了一跳,嘿,这夜雨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敢吼她了?
  “知道我疼,还凶我......”,可慕容倾冉却表现出很委屈的模样,漂亮的凤眸挤出几滴眼泪,愣是急的夜雨跟热火上的蚂蚁似的,连连道歉,就差自刎谢罪了。
  夜雨清洗着慕容倾冉的小脚,格外的小心翼翼,生怕弄疼了她,可看着她额头那点点滴滴的汗渍,他简直比自己疼还要难受,还要心痛。
  上好药,慕容倾冉安心的睡去,夜雨又打来热水,给自己洗脚,他脚上的血泡不比她少,可他毕竟是个男人,如今,却让他心爱的女人受这等罪,他特别痛恨自己,甚至想着给自己几刀得了。
  在榕城又休息了三五日,等着慕容倾冉的脚好些,这才雇了辆马车,晃晃悠悠的前往轩辕国都城。
  一回到总舵,夜雨便拦下所有的文件与信笺,特意让慕容倾冉好生休养几日。
  这天,慕容倾冉刚泡完温泉回到寝室,就见青风焦急的来通报,姑姑刹尔来了轩辕都城,在冷艳居里等着她,说是有十分紧急的事情跟她说。
  刻不容缓,慕容倾冉立马起身跟着青风来到冷艳居,再看到姑姑第一眼时,她猛的怔住了。
  姑姑一直都是明艳动人,妖娆妩媚,如今怎么一下子老了几岁,而且面容憔悴不堪,连妆容都没有化。
  一进门,刹尔便一把将慕容倾冉拉倒桌子旁坐下,微锁眉头,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心急火燎的问道:“冉儿,前几日你是不是派人去了哈撒其族的戈壁城了”?刹尔死死的盯着慕容倾冉,似乎要望眼欲穿。
  慕容倾冉想了想,轻点额头:“是的,因为冉儿要做一件大事,所以.......”。
  刹尔没容得慕容倾冉说完,有些激动的说道:“那你知不知道雪儿也跟着去了”?
  “什么”?慕容倾冉愣了愣,瞬间从圆凳上坐起来,一脸惊慌的看着刹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