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幕后黑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日昼交替,时而暖暖烤人,时而寒冷刺骨,慕容倾冉一行人在大草原上缓慢的行驶,已经第三天了,夜雨还没有机会逃出来吗?慕容倾冉静静的坐在马车里,思绪纷繁。
  嗓子已经不疼了,可那等待,却让慕容倾冉感觉在度日如年。
  前日,若不是苍雪一席话,让她茅塞顿开,否则,她还一直沉浸在不安之中。
  苍雪说的对,如今,他们身在哈撒其族的范围内,即便夜雨真的出了事情,区区十几人,终究于事无补。
  可若是回到了中原,凭借天门之力与姑姑玉女教之力,还怕找不到夜雨吗?
  她不能失去他,她好不容易在这古代找到了属于她的港湾,她不能让这港湾就这么处于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状态。
  可那晚,那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仍然让她记忆犹新,挥之不去,若是夜雨真的出了事,那么......她会让整个天下来给他陪葬。
  感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拥有的,同样,她与夜雨的情感也不是那种一见倾心,朝夕相处,人,总会被一种东西所牵绊,那就是习惯。
  习惯成自然,这种自然,却在日益滋生成另外一种东西,这种东西,叫做感情,比之男女之爱,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更胜。
  她慕容倾冉在前世,什么没有见过,什么没有听过,来到这古代,唯一的愿望就是可以过上安逸的生活,而她所追求的安逸,正是夜雨可以给她的,能够给她的。
  平平淡淡不过如此,相濡以沫不过如此,还有什么能比得上,夜雨总是将她放在心尖上疼惜的呢?
  那种疼惜,是每个女人都梦寐以求的,若对彼此没有感觉还好,可,哪怕一点点的感觉,都会让任何女子产生依赖。
  慕容倾冉再是坚强,再是完美,终究,不过是个女人。
  她有她的心思,她有她的想法,所以,她不可以失去夜雨。
  自从与夜雨在一起,她饱尝了男女之间的甜蜜幸福,无外乎,也感受着夜雨那浓浓的爱意,被人爱着的感觉。
  苍雪坐在马车外,不时的挥动着手中的鞭子,其实,他最想的就是全力挥舞鞭子,尽早离开此地,已经整整三天了,慕容倾冉没有说过一句话,好似行尸走肉,每日总是掀开窗帘,遥望着远处,不然,就是像在寻找着什么似的。
  他知道,她再找夜雨,她在寻找夜雨的身影。
  突然,门帘掀开了,只见慕容倾冉淡淡的扫了苍雪一眼,开口说了一句:“加快速度,尽早赶回中原”。
  苍雪微微一怔,随后灰白的唇勾出一抹浅笑,还没来得及说话,慕容倾冉早已放下门帘,他朝着暗卫们说道:“加快脚力,返回中原”。
  几匹骏马与一辆马车,顿时如风般,狂奔在草原上,直至消失在天际边,只留下滚滚尘土,飞扬在空中,许久才散去。
  回到轩辕,还没来得及回总舵,就见青风快步如风,急匆匆的赶来别院见慕容倾冉,想这个别院,还是当初偶然遇见,欣喜之下就买下来了,没想到,却成了个安身之所。
  “怎么了”?慕容倾冉闻了闻手里茶杯里的茶水,嗅着那淡雅的菊花茶香,令人心旷神怡。
  青风扑通跪在地上,如实禀报道:“回门主,轩辕澈似乎.....已经开始关注念君阁了”。
  慕容倾冉微微一怔,没有任何装饰的满头长发垂散在肩胛,任凭清风吹拂,她恢复淡然的神情,点了点头,示意青风说道:“继续说下去”。
  “大概是在门主前去哈撒其族后的第二天,念君阁涌来大量官兵,而且,是轩辕澈亲自带兵前来,他命人遣走客人们,然后又命人仔细的搜寻了一番,可能是无果,后来便带人离去”。
  “可不知为何,自那日后,念君阁内外便多了很多穿着便衣的官兵,老鸨不好劝走,只能任由他们在念君阁里,不过,好在他们还算安分些”。
  “现在还在呢吗”?慕容倾冉开口问道。
  青风点了点头说道:“在,而且,轩辕澈几乎每隔一日便来念君阁,而且,还花了重金包下整个念君阁”。
  慕容倾冉听青风如此一说,不禁微锁眉头,“包下整个念君阁?他还真是有钱没处花了,不过,他包下整个念君阁后,都在做什么”?
  “只是独自饮酒,直到次日酒醒后,就离去了”。
  慕容倾冉放下手中的茶杯,冷哼一声,轩辕澈.......你这算什么?你找我,无非是想我助你一统天下,不过,这次,绝对不会让你再得逞了。
  青风四处看了看,却没见到夜雨,想了想,不禁问向慕容倾冉:“门主,为何不见夜护法”?
  “对了,青风,你立刻派几名情报人员,前去哈撒其族,无论如何,都要打探到夜雨的下落,其他的,你也别问了,这几日我就在别院休养几日,哦,对了,玉儿呢?没有被轩辕澈发现什么吧“?
  “回门主话,这个您放心便是,齐小主整日都在总舵里待着,并没有踏出过半步,也听着您的话,按时服用活血的丹药.....只是.......”,青风说到一半,没再继续说下去。
  慕容倾冉顷刻站起身子,丝绸面料的红袍瞬间垂滑在地,绝美的脸颊多了几分担忧,“他怎么了”?
  “只是,齐小主的气色似乎一天比一天差,最近,更是越来越嗜睡,有时候,这一睡,就是一天,而且,在他醒过来后,连自己都不曾察觉,似乎不知道自己睡了那么长时间”。
  慕容倾冉神情有些恍惚,再次坐回石凳,望着那小人工湖,湖边的垂柳已然发出新芽,湖水渐渐碧绿,荡着波光,就连垂柳边上的琼花树,也长出嫩绿的枝芽,到处春意盎然。
  前去哈撒其族之前,齐玉已经开始嗜睡,步入胭脂毒的中期,如今,嗜睡的越发厉害,恐怕,就是再好的活血丹药,对这些,也无从改变。
  等到了胭脂毒晚期,齐玉会更加嗜睡,而且,通常一睡便会是好几天,或者说,再过些时日,会一睡不起。
  他的大仇未报,他甘心吗?不,应该说,慕容倾冉都替他不甘心。
  说起来,慕容倾冉如今当真有些不敢去见齐玉,自从她答应为他报仇,直至现在,已经月余,可她都做了些什么呢?如今又添了夜雨的事情,开始让她头疼不已。
  齐玉的仇,说简单,很简单,说难,也很难,刘氏山庄,其实不过是一颗被人利用的棋子,说穿了,鸣风山庄的真正仇人,却是哈撒其族。
  在没有把握的前提下,慕容倾冉不敢冒险,哈撒其族的人,大多生性多疑,有了一次的吃亏,那么下次,就绝对不会在上当,也就是说,如果慕容倾冉刺杀未遂,那么下次想要再刺杀,恐怕,比登天还难。
  而且,鹰雷对她的追杀,到底还有没有进行着,她都无从可知,因为哈撒其族人的长相很有特点,所以,天门的人根本无法混入窃取情报,至今为止,慕容倾冉对哈撒其族,除了最基本得事情,其他的一概不知。
  一切事情,让她一点头绪也没有了,或许是被夜雨的事情所影响,让她暂时失去了判断力,所以,她的确需要好好静养几日。
  五日后,慕容倾冉着手整顿轩辕国的商粮,并且,让朱冥配合着,偷偷的拨出少许官粮,慢慢的开始往商粮里运送,慕容倾冉相信,时间一长,官粮就会极其缺乏,这样一来,朝廷定会向商粮征收粮草,那么,到那个时候,就是她慕容倾冉真正发挥的时刻了。
  不过,北冥的商粮并不是很顺利,已经很长时间了,才腐蚀了几家商粮,距离她当初预定的计划中,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北冥与琳琅的战事,所用的粮草必定多,而且,会严密防范,这让慕容倾冉有些犯怵了。
  如果趁着北冥与琳琅的战事,收购北冥一半的商粮,那么,一方面可以牵制住北冥,一方面,慕容倾冉将会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人。
  如今,北冥与琳琅的战事搁置了,具体的事情青风也与慕容倾冉讲述了一遍,其中的原因,慕容倾冉最为清楚。
  那日她潜进北冥的军营里,只是往那五个*球里,灌了些水,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当琅啸月将神器夺了去,只需要过一天,里面的水分就会干掉,到那时,他也已经研究透彻,所以,才会产生了琳琅也有神器一说。
  虽然说哈撒其族不过区区二十万精兵,但两国相争,必有一伤,若是有黄雀在后,那么,很有可能就是这个进入中原的哈撒其族,而轩辕澈这回,也许打错了如意算盘。
  换句话说,或许,就连哈撒其族都打错了如意算盘。
  忙里偷闲,慕容倾冉避过念君阁,回到了总舵,此时,齐玉已经睡了快一天了,望着他日渐消瘦,眼眶深凹的面容,慕容倾冉心里异常难受。
  齐玉在她眼里,终究只是个孩子,可却要受到如此悲惨的遭遇,当真是老天无眼,换做曾经的慕容倾冉,或许会快意恩仇,带着杀手们血洗刘氏山庄,换他一笑,让他活得轻松些。
  可如今,她的计划越来越庞大,每一步都要环环紧扣,每一步都要小心谨慎,因为,稍有差池,不但计划落空,反而会被几国追杀,死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壮士未捷身先死啊。
  所以,她不能很快的为齐玉报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