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闻风丧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慕容倾冉引领着天门,在江湖中肆意杀戮,只要看不顺眼,或者无恶不作之人,杀之,嗜血的因子潜伏在她的身体里,似乎等待的就是这一刻的到来。
  她下手极狠,或许是因为心中的怨念,或许是因为身体内沉睡已久的邪恶爆发了,就如同在现代时的她,从不给人一丁点机会,当短剑刺入别人身体时,所发出的声音,令她有一丝满足感。
  苍雪一直在暗中跟着慕容倾冉,他不知道,原来夜雨的死,带给她的竟然是如此的震撼。
  每当看着她挥舞着手中的短剑,风中狂舞,鲜血四溅时,她就好似地狱修罗般,时而妖艳,时而暗黑,那一身丝绸锦缎的白色袍子,被鲜血浸染满身。
  也只有那时,她绝美的脸颊上,才会浮现出一抹笑意,只是很浅,很诡异。
  尤其是那双血红色的眼眸,自从慕容倾冉率领天门,开始在江湖中肆意虐杀后,所到之处,当真做到了闻风丧胆,从而,她也成为了武林的公敌。
  苍雪不想让她变成这样,这样,算是堕落?算是振作?还是算什么?
  以她现在的年龄,不是孩童的娘亲,就是夫家的美娇妻,可如今呢?却变成令人胆寒的恶魔,比之当初姐姐刹尔,还要邪恶万分。
  如今,慕容倾冉想灭谁,就灭谁,只要那张白色的纸张,写有杀字的纸张,递到哪个门派,便是哪个门派的死期。
  她的疯狂,她的骤然巨变,更令刹尔都百般惆怅,天下男子都死绝了吗?
  她四处搜寻天下美男子,辛苦调jiao,为的就是能够让慕容倾冉不在沉迷于杀戮,现在天门的名声,都已经盖过了当初的玉女教。
  无奈的是,任由那些美男子如何调jiao,到了慕容倾冉面前,看过了慕容倾冉那双血红色的眼眸,无不腿软,无不胆怯,最终,连性命都不保。
  用慕容倾冉那句话:身为一个男人,竟然如此不堪,活着都是浪费空气。
  短剑一出,带着鸣音,摧残了无数美男子,虽然有胆大的,爬上了慕容倾冉的床,可最终的命运,不过是跟宫里的太监一样,此生都做不成男人。
  就是这样一个女子,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任由花容月貌,倾城倾国,却没有一个男子敢再心生爱慕,或是出现在她的面前。
  很快,天门的崛起,天门在江湖中肆意杀戮,引起了朝廷的注意,无论是琳琅,亦或是北冥轩辕。
  天门总舵,院落里,乳白色的琼花绽放枝头,一朵朵花团锦簇,微风拂过,花瓣飘落,好似寒冬飘雪,美不胜收。
  院落中,一身鲜红色衣袍的女子,半露酥肩,倚靠在软榻上,剔透的玉质酒壶勾在她的指尖,轻轻一歪,壶嘴处倾泻下一道水光,落入她的口中,顺着嗓子流进腹部。
  红唇轻抿,阵阵酒香蔓延口腔,慕容倾冉那慵懒的表情,很难想象她就是那肆意虐杀的女魔头。
  耳边一阵沙沙的声音,慕容倾冉缓缓睁开凤眸,那血红色的眼眸妖艳之极,透着一股诡异,看向院落门口。
  青风脚下如风,疾步走到慕容倾冉面前,微微低头,半跪在地上,“启禀门主,众多武林正义人士聚集在鸣风山庄,似乎要来讨伐天门”。
  “是吗”?慕容倾冉听后,并没有惊讶之色,仿佛一切都在她的意料之中,她的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笑意,隐隐透着几分嘲讽说道:“那就让他们来吧,也省的咱们去了”。
  “是”,青风应声后,起身刚要离去,却被慕容倾冉唤住。
  “小桃最近....还好吗”?
  青风身子微微一颤,随后转身回道:“属下不知”。
  “你和她的事情,还想瞒本门主多久”?
  红唇一语,虽然没有掺杂任何语气,但还是令青风猛地一愣,随后双膝跪地,自责道:“属下该死,属下未能遵循门规,触犯门规,罪该万死,不管小桃的事情,请门主饶恕她”。
  慕容倾冉慢慢坐起身子,微锁眉头说道:“小桃是本门主身边的人,本门主自然不会责罚她,至于你.......”。
  慕容倾冉说话间顿了顿,但青风却已经抱着以死谢罪的心,也做好了准备,接受死亡的到来。
  “等本门主将天下踩在脚下时,自然为你们风光大办,让你抱得美人归”。
  青风听了这话,险些一头栽在地上,他没听错吧?门主不但不责罚,还要为他与小桃风光大办?
  他还没有完全消化掉慕容倾冉的话,只是僵直的立在原地,慕容倾冉再次靠在软榻上,难得的露出一抹玩味的笑说道:“看你吓的,小桃是本门主最贴心的人儿,更何况,本门主从未当她是下人,在本门主心里,她是唯一的亲人,是本门主的亲妹妹,若你真心与她,切忌,莫要负她,否则.....本门主绝不会放过你”。
  青风猛的咽了咽口水,总算消化掉慕容倾冉的话,感恩戴德的谢过慕容倾冉后,离开院落。
  慕容倾冉半眯着凤眸,打量着青风离去的身影,轻叹口气,青风这个男人,也算是个很不错的男人,不但长相俊美,玉树临风,为人处事更是心思细腻,小桃若跟了他,想必.....应该会幸福吧。
  对于青风与小桃,慕容倾冉一早就已经知道了,青风留在总舵,而小桃去了北冥,异地相处,那三天一来回的书信,恐怕已经满满一箱子了吧,而她,只是装作不知,毕竟,天门的门规里有明文规定,必要时,还是以身作则的好。
  轩辕澈还在做他的春秋大梦,整日派人守在念君阁,如今已经快小半年了,还真是意志坚定。
  如今,北冥有哈撒其族供给的*,琳琅一半的城池,被北冥吞掉,虽然没有到大势已去的地步,但北冥的威名,早已令琳琅的百姓与将士们胆战心惊。
  更甚者,有好几个城池,是北冥不费一兵一卒,就被拿下的,原因不过是守城的将领丢盔弃甲,背叛了琳琅,投靠了北冥。
  北冥寒轩虽然说不上狠毒,却也令琳琅其他城池开始惧怕,如今投靠北冥的琳琅城池,也有三四十个,其中两个城池,桑陵城与穗城,曾经因为守城将领顽固的抵抗北冥进攻,只为等着援军支援,岂不知,琳琅早已放弃了对两个城池的支援,最终导致,城门攻破。
  为了起到杀一儆百的威效,北冥寒轩下令,在桑陵城与惠城,进行了三天三夜的屠杀,当然,除去老弱妇孺,但传言却将事情演化的越演越烈,各种各样的版本,传到了琳琅其他城池,使得军心与百姓惶恐不安。
  第一个版本:据说北冥屠城,三天三夜,杀人辱掠,奸yin妇女。
  第二个版本:据说北冥屠城,三天三夜,除了杀人辱掠,更是因为粮草不足,竟然开始吃人血,食人肉,当然,这里也有慕容倾冉的功劳,这是后话。
  第三个版本:据说北冥屠城,三天三夜,北冥将领,在城中肆意虐杀,更是将尸体悬挂城楼,这还不算,还将城中相貌不错的女子,扒下其皮,做成人皮灯笼,每每入夜,便挂在各家各户。
  等等等等........
  刚才说过,北冥粮草不足,这也是现在为什么北冥不再有下一步动作,对于琳琅的进攻,一直停歇。
  在这三个月里,慕容倾冉不再心慈手软,威逼利诱,将北冥一半的商粮,握入手中,当然,其中不乏灭了几家,但做的都十分彻底,因此,也没引起北冥朝堂的注意。
  而轩辕国的商粮与官粮,已经全部掌握在慕容倾冉的手中,只等着轩辕国有什么动静。
  如今,北冥的一半商粮在慕容倾冉手中,虽然北冥还有官粮,但是由于现在北冥处于征战中,粮草需要的多,但慕容倾冉却在粮行中发出了命令,禁止为官粮提供粮草。
  而仅仅一半的商粮对官粮的供给,很难维持住,也很难养活北冥那么多的将士,不过,慕容倾冉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北冥不在对琳琅宣战,使得战争处于停滞状态,也给足了琳琅全军整修,与朝堂喘气的时间,但琳琅的损失太大,一半的江山握在北冥的手中,能不令琅啸辰寝食难安吗?就连琅啸月,也开始犯愁。
  两军交战,最重要的就是军心,如今,琳琅虽然还有忠君爱国,誓死捍卫琳琅江山的将领,但到底是为数不多,况且,琳琅三四十个城池投靠了北冥,其中的将士们多达五十万。
  临近傍晚,齐玉来到慕容倾冉的寝室,看着齐玉那张已经失去灵动的脸,让她心疼不已。
  “玉儿,过来”,慕容倾冉绕过书桌,来到齐玉的面前,拉住他泛凉的指尖,让他坐在红椅上。
  “玉儿,今天可有按时服药”?慕容倾冉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温柔一些,可那双血红色的眼眸,还是让齐玉有些说不出来的惊慌,他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她的话。
  慕容倾冉感觉到齐玉的紧张,不由的拍了拍他的手背,柔声安慰道:“玉儿,别怕,姐姐不会伤害你的”。
  齐玉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看着齐玉的样子,慕容倾冉心底不住的叹气,胭脂之毒害的齐玉不浅啊,毕竟是毒,对人体的各个部位都会有影响,包括大脑。
  齐玉如今不仅越来越嗜睡,就连头脑也开始不清晰了,甚至有时候一觉醒来,会把上次醒来后的所有事情忘记,就连慕容倾冉,有时候都要努力的想半天,才记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