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故人来访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没理会轩辕澈,他爱怎么发脾气就去发,试想,自己原本有一块肉,可是来了个人,非说要跟自己分一半,而且还必须要分一半,谁能不气不恼呢。
  有了这一半的兵虎符,再加上轩辕国的所有商粮与官粮,尽在慕容倾冉的掌握之中,轩辕澈如今在轩辕国的实力,还不如慕容倾冉呢。
  作为暗皇,在轩辕国的政事上,慕容倾冉不能参与,甚至合作的事情,只有轩辕澈与慕容倾冉两人知道,但即将要攻打琳琅的战事,却是慕容倾冉非参与不可。
  虽说慕容倾冉借给轩辕澈神器,但却不会经过轩辕澈的手,一切都在慕容倾冉的掌握中,她当然留着心眼,若是让轩辕澈得了神器,只怕就算他多么信任那卷宗上的两句话,也会与慕容倾冉撕破脸,就凭慕容倾冉几次三番对他不敬。
  宣战的书柬已经送往琳琅,与此同时,轩辕国的百万雄兵,在轩辕澈与慕容倾冉的带领下,浩浩荡荡的开向还未被北冥吞掉的城池,大南城。
  大南城距离琳琅都城是最近的,只要大南城被拿下,其他的小城池也会轻易攻下,甚至直取琳琅都城都不在话下,慕容倾冉也料想到,轩辕有此动静,北冥必定会有所阻拦。
  果不其然,五日后,轩辕国的兵营刚刚据扎在距离大南城五十里开外,北冥就派来使者。
  轩辕澈与慕容倾冉一起接见的使者,在主营里,慕容倾冉一身鲜红丝绸锦缎衣袍,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女子的身份,反而极其张扬,尤其是那双血红色的眼眸,早已在轩辕将士中传的沸沸扬扬,说什么的都有。
  早先发兵时,轩辕澈对外称,慕容倾冉乃是他册封的国师,上知天文地理,却有将士在军营里谣传,其实她是皇上的新宠,是自皇后以外的另一个能让轩辕澈动心的女子。
  可他们殊不知,二人本就是一个人。
  主营里,使者行礼后,坐在轩辕澈赐座的椅子上,面色从容淡定,丝毫没有因为见到慕容倾冉而露出惊讶之色,要知道,只要是个人,见到慕容倾冉,尤其是她那双血红色的眼眸,无不惊讶,这北冥使者的修养,还真让慕容倾冉佩服呢。
  轩辕澈命人奉来温茶,便开口说道:“不知你国皇帝派你前来,所谓何事啊”?
  北冥使者握住茶杯的手指微微一动,虽然很细微,却被慕容倾冉看在眼里。
  北冥使者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说道:“皇上应该知道,我北冥对琳琅早已发动战事,琳琅一半的江山尽在我北冥的掌握中,可皇上如今横插一脚,不知能否给个解释呢”?
  轩辕澈冷笑一声,似乎很不待见这个北冥使者,“你国皇帝派你来,只为求个解释”?
  “呵呵,皇上此言差矣,并不是求,轩辕国与北冥国向来井水不犯河水,而且,从先皇到皇上登基以来,两国帝王也甚是交好,如今皇上此举,实在令我北冥十分不解”。
  “既然你也说,两国帝王从先帝到朕这,一直交好,那琳琅这块大肥肉,你国皇帝应该不会想独吞吧?这么好的交情,怎么也要分羹彼此吧”?轩辕澈锁了锁眉头,端起茶杯抿了抿说道。
  北冥使者淡淡一笑说道:“若皇上真想分羹一杯,早在我北冥对琳琅发兵宣战时,皇上大可以前来北冥,与我皇上商议此事,可如今,皇上此举,未免也有些不顾两国交情了”。
  话听在耳朵里,的确有些不好听,但慕容倾冉还真是佩服这位北冥使者,说起话来,不吭不卑,不气不恼,说出来的话,却让你生气恼怒。
  果然,轩辕澈似乎有些沉不住气,猛的抬起手臂,用力击打在案桌上,“啪”,的一声,只见案桌上已然多出一个浅浅的掌印。
  “使者前来,莫不是来惹我轩辕皇上生气的”?未等轩辕澈发怒,慕容倾冉朝着北冥使者宛然一笑说道。
  北冥使者依然没有任何不悦的神情,反而听到慕容倾冉说话后,客气的回道:“臣岂敢,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的确嘛,事实胜于雄辩,你北冥消耗数半的将士,好不容易才将琳琅撕成两半,这份功劳,如今却被我轩辕来瓜分,你北冥皇帝自然不愿意,换做是我,我也不愿意”,慕容倾冉笑着说道,而话中有话的也将北冥损了一通,使得轩辕澈脸上的怒色缓和许多。
  北冥使者笑容一顿,随后快速掩饰住,拱手朝着慕容倾冉说道:“臣听闻,轩辕国册封了一位国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无所不能,今日一见,果然仙风道骨,倾国倾城啊”。
  慕容倾冉心底冷笑一声,话题转的还真是快啊,表面却红唇微翘说道:“哪里,哪里,这也全是我轩辕皇上慧眼识英雄嘛”。
  说完,慕容倾冉还看了看轩辕澈,却见轩辕澈此时正看着她,神情不在似先前那般冷漠,反而有种暧昧之意,令慕容倾冉一阵反胃。
  北冥使者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由的心里嘀咕,看来这二人果然如外界传言,其中另有隐情啊。
  接下来,三人并未在提及攻打琳琅的事情,反而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而轩辕澈对北冥使者的敌意,也缓和许多,甚至还将使者留宿一夜。
  简单的用了些饭菜,慕容倾冉便回了自己的营帐,虽然轩辕澈极力的想留下她说说话。
  但回到营帐内,慕容倾冉却并没有急着入睡,而是换了身黑色劲装,熄灭烛火,许久,才走出营帐,飞身一跃,消失在夜色中。
  虽然她已经武功高强,但每日的吐纳丹田,运功调息,还是必须的,这就是当初她不愿意使用体内内力的原因。
  江湖中,任谁有了这一身醇厚的内力,不是沾沾自喜,可她却认为麻烦的很,并不是有了内力,就可以高枕无忧,而是每天必须要调息,让内力越发的精纯,从而才能使得武功更加高强。
  夜幕将至,黑色的幕布上,繁星点缀,一轮半月当空,银色的月光挥洒在地面上,朦胧之极。
  慕容倾冉驾着轻功,来到离军营不远处的湖边,因为月光的折射,令湖面波光粼粼,湖边的芦苇丛足有一人高,此时没有风,也没有鸟叫声,所以显得很恬静。
  她朝着湖面深深地吸了口气,找了个干净的地方,盘膝而坐,紧闭凤眸,开始运气丹田。
  许久,她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将丹田内的气流收起来,却听到旁边的树林里响起十分细微的脚步声,她顿时提高警惕,血红色的眼眸不时环视着周围,在黑夜中散发着异样的光芒。
  “谁”?随着脚步声愈发的逼近,慕容倾冉不禁低声喝道。
  树林里,走出一个修长的身影,同样穿着黑色的劲装,当整个人从树林里走出来,借着月光,慕容倾冉才看清来人,却诧异出声道:“北冥寒轩?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为夫呢?娘子还真是狠心呢,害的为夫日夜思念”,北冥寒轩邪魅一笑,仿若黑夜中的精灵,让人神魂颠倒。
  他缓缓走到慕容倾冉身边,低着头,魅惑的桃花眼里却不见任何调侃,反而当真带着几分关切之色。
  慕容倾冉被他看得有些不自然,猛地转过身去,淡漠道:“你怎么会来这里?难道你就不怕被轩辕澈发现吗?要知道,这方圆五六十里,全都是轩辕澈的人”。
  北冥寒轩再次绕到慕容倾冉面前,依旧邪魅笑道:“娘子这是在关心为夫呢吗”?
  “当我没说”,慕容倾冉微微别过头去,避开北冥寒轩那有些炽热的桃花眼。
  北冥寒轩见慕容倾冉如此,心中染起失落之意,不由的轻叹口气,转身背对着慕容倾冉,望着那泛着波光的湖面说道:“没想到,这一别,竟然已经一年多了,你可知,我日日派人寻你?你又可知,我当真以为你在这个世上消失了呢”。
  “你寻我做什么”?慕容倾冉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北冥寒轩身形顿了顿,似乎苦笑一声说道:“呵.....我也很想知道,我为何会如此急迫的寻你”。
  慕容倾冉心中鄙视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轩辕澈知道的事情,你会不知道?包括琅啸月,琅啸辰,寻找我,不都是为了那卷宗上的话吗?
  北冥寒轩没等慕容倾冉说话,继续说道:“一个月,两个月,我不知道,可一年多过去了,我若还不知道,当真对不起自己的心了”。
  说着说着,北冥寒轩突然转过身来,一把将慕容倾冉抱进怀中,一股淡雅的香气环绕在慕容倾冉的鼻尖,强悍有力的心跳在她的耳边回荡,北冥寒轩这一举动,当真让她没反应过来。
  “冉儿....别再离开我了?好吗?我发誓,此生此世,绝不会在利用你,绝对不会在伤害你,你在信我一次,好吗”?
  面对北冥寒轩深情的话语,慕容倾冉有些措手不及,她微微动了动,想要挣开他的怀抱,却不想,北冥寒轩抱的愈发用力,让她根本无法挣脱。
  “北冥寒轩,你放开我,你这是做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快点放开我”,慕容倾冉低声吼道,如今连手臂都被困在北冥寒轩的怀中,就是想用武力解决,也无可奈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