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离间利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男女授受不亲”?当北冥寒轩听到这句话时,不禁发出一声轻笑,“你我夫妻已成事实,你还要与我分的如此清楚吗”?
  “什么夫妻已成事实?你真以为那天晚上,我与你共赴云雨了吗”?慕容倾冉一想起这件事就更加生气,言语也变的冰冷起来。
  北冥寒轩顿时诧异之极,松开搂住慕容倾冉的手臂,借着月光,桃花眼死死的盯着慕容倾冉那张绝美的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扶住慕容倾冉的肩膀,微微晃动着问道。
  “哼.....”,慕容倾冉抬起手臂,打开北冥寒轩的手臂,向后连退几步,红唇微翘,露出一抹嘲讽说道:“那晚,是琅啸月,他及时赶来,将你打晕,救走了我”。
  这句话让北冥寒轩很是震惊,他难以置信的朝着慕容倾冉走去,望着慕容倾冉那张充满讽刺的脸,他渴望从那张脸上看到什么,“可床上的那血渍你要如何解释”?
  “呵.....那只不过是我用指尖刺进掌心,以来让头脑清晰罢了”。
  “什么”,北冥寒轩微微摇了摇头,那原本震惊的脸,变得愈发阴沉,眼眸里也散发着怒叱的火苗,他没有再继续说,而是一闪身来到慕容倾冉面前,“嘶啦”,他用力一扯,将慕容倾冉手臂的衣衫撕开。
  白皙粉嫩的手臂敞露在外,让慕容倾冉一阵清凉的感觉,也让她染上愤怒,“你做什么”?她朝着北冥寒轩抬手就是一记掌风。
  北冥寒轩的脸,再看到那光洁的手臂时,所有的阴沉荡然无存,他嘴角勾出一抹浅笑,飞身躲开慕容倾冉的掌风,落到离慕容倾冉不远处的大树下,“娘子既然已经是为夫的人,又何苦不肯承认呢”?
  慕容倾冉恍然明白北冥寒轩的用意,她赶忙低下头看向手臂,那是守宫砂的地方,可如今却光洁细腻,看不到任何痕迹,怪不得北冥寒轩会误会。
  可那守宫砂之所以没有了,全败轩辕澈所赐,如今却要与让她厌恶憎恨的人,并肩共谋,这话,让她怎么与北冥寒轩说呢?
  她所承受的一切,原本应该得到圆满的结局,原本可以与爱人隐退,过着幸福温馨的生活,如今呢?昔人离去,留给她的,只是满腔怨恨与怒火,这团怒火是不可能被任何东西熄灭,它只能随着时间越演越烈。
  而北冥寒轩呢,他曾经的利用与欺骗,虽然不足以让她恨,可他难道就不知道卷宗的事情吗?他敢说,除去欺骗与利用,他难道就没有因为卷宗上所说的话,来刻意接近她?
  一切的一切,都让她越来越不能自拔,她的脑海里,只是回荡着两个字:毁灭。
  是的,她就是这样一个自私的人,自私到,要用别人安逸的生活,还换去她心里片刻的安宁与满足。
  北冥寒轩,也不例外。
  “你说的是守宫砂吗”?慕容倾冉突然开口问道,从这一刻开始,她的脑海里已经萌生了一个计划。
  北冥寒轩邪魅一笑:“守宫砂是女子贞洁之物,如今娘子还想要骗为夫吗”?
  慕容倾冉无力的摇摇头,嘲讽的笑了笑:“呵呵......守宫砂没有了,你如何能这么自信的认为,是你将它弄没有了呢”?
  果然,此话一出,北冥寒轩的脸再次变得阴沉起来,桃花眼也变得深邃,“你说什么”?
  “哼.....你还真是天真哪”。
  北冥寒轩顿时紧紧地攥住拳头,紧锁眉头,周身散发出浓烈的杀气,他看着慕容倾冉,咬牙问道:“是琅啸月吗”?
  “他”?慕容倾冉慵懒的拢了拢发鬓,任由那光洁细腻的手臂敞露在外,她不在看北冥寒轩,而是朝着湖边走去,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他配吗”?
  “那是谁?到底是谁”?北冥寒轩低声吼道,胸膛也变得跌宕起伏,显然气得不轻。
  他是男人,更是帝王,怎能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被他人夺取贞洁?
  “轩辕澈”。
  慕容倾冉说的轻描淡写,仿佛再说一个无关紧要的名字,那三个字轻飘飘的传到北冥寒轩的耳朵里,如同巨大的钟声,回荡在他的耳边。
  “竟然是他”?北冥寒轩的眼眸里一闪而逝的失落,却被他用愤怒很好的掩饰住,“你.....爱他吗”?他努力的平息着怒火,看向慕容倾冉试探的问道。
  慕容倾冉只是摇摇头,并没有说话,北冥寒轩见状,不禁又问道:“难道是他用了卑鄙的手段”?
  慕容倾冉轻笑一声,露出洁白的贝齿,点头说道:“聪明”。
  北冥寒轩一拳砸旁边大树的树身上,树身顿时出现一个深凹进去的拳印,几片枯叶好似没生气的蝴蝶,飘落在地。
  树林再次恢复恬静,许久,北冥寒轩动了动,走向慕容倾冉,想要将她嵌入怀中,却被她轻易的躲开,“你.....这些日子,你一定受了不少苦,对吗”?他轻柔的问道。
  这句话,若是夜雨来问,慕容倾冉一定会恢复小女人的本色,扑到他的怀中,狠狠的发泄一通,可如今,她却不想这样,她已经再次将自己封闭起来,不会对任何人有一丝情感,因为,那颗心里,将夜雨装得满满的,不留一丝余地。
  她也不想再别人面前将自己的伤感表露,她转身背对着北冥寒轩,不让他看到自己还未遮掩的忧伤,开口淡淡道:“好与不好,也就这样了”。
  “你既然不爱他,为何还要留在他的身边?在我的印象中,你就像一阵风,想留便留,想走便走,似乎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你,不是吗”?北冥寒轩心疼的望着她的背影,却不敢在上前,他怕她再次躲开自己,让心中多一份失落,那样,会让他更加难受。
  慕容倾冉轻叹口气:“因为他的身边,有我想要的东西”。
  “什么东西?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我不能给你的吗”?北冥寒轩一听此话,顿时有些激动,轩辕澈,他能有什么?如今整个天下,他北冥寒轩手中占尽一半,还能有什么是他不能给予慕容倾冉的呢?
  “你说得对,他能给我的,你却给不了我”,慕容倾冉缓缓转过身,血红色的眼眸在月光的折射下,带着一抹诡异,看向北冥寒轩。
  当慕容倾冉转过身来,这次,北冥寒轩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看到了,看到了令江湖闻风丧胆的那血红色的眼眸,他没有想到,竟然是她?
  “你的眼睛.......”?北冥寒轩被那血红色的眼眸所吸引,走到慕容倾冉面前,抬手就想触摸那眼眸,不想却被慕容倾冉闪身躲开。
  慕容倾冉不以为然的看向湖面说道:“怎么?很意外吗”?
  “的确很意外,我没想到,江湖上传言的女魔头,竟然是你?你的眼睛为何会变成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北冥寒轩急切的追问道。
  “你去问问轩辕澈,问问他,对我究竟做了些什么?若不是他,我怎么可能会变成这样?愤怒,对,就是愤怒,他对我做的事情,让我愤怒,一夜之间,这双眼睛,就变成这样了”,慕容倾冉依旧淡淡的说道,可指尖却有些微颤,但因为天色暗淡,所以,北冥寒轩并没有发现。
  “轩辕澈........”,北冥寒轩一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咬牙切齿的说道,十指再次攥紧,发出咯吱的声响。
  慕容倾冉没有再说话,因为她心虚,曾经,一直讨厌利用欺骗的她,也开始学会了利用,也开始变得阴险,没错,她利用了北冥寒轩,利用了北冥寒轩对她的感情,而且,她也再赌,赌北冥寒轩对她的感情。
  因为,只有北冥寒轩对她是真感情,那么,她计划的第一步就取得了成功。
  轩辕澈,这个名字,这个人,此时此刻,应该深深地刻印在北冥寒轩的脑海里了吧,所以,两国之间的战事,会因为她这一利用,提早开始,从而省去一系列的繁琐。
  “冉儿......离开轩辕澈,回到我身边吧,我定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我会保护你,好吗”?北冥寒轩走到慕容倾冉的身边,抬起手臂,轻轻的扶住她的双肩。
  这次,慕容倾冉并没有躲闪,她只是无力的摇摇头,“你知道我待在轩辕澈身边,想要什么东西吗”?
  “什么东西”?
  “他的一切,包括性命”,慕容倾冉轻描淡写的说道。
  “如今你有了我,自然会由我来为你去做这些,你何苦再为难自己”?北冥寒轩见慕容倾冉没有在躲开自己,心情多少好转,满眼心疼宠溺的看着慕容倾冉说道。
  “不,我有我的计划,我要让轩辕澈亲眼看着,我是如何毁了他的一切”,慕容倾冉说这话时,血红色的眼眸中顿时散发出冰冷的寒意。
  北冥寒轩心疼的将她抱入怀中,满面忧色,轻柔的呢喃:“恩,无论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原本这一切都应当是我来做的,如今,就让我们一起,我再不会让你孤单一人去承受这些,好吗”?
  “恩.....”,慕容倾冉点点头,让自己靠在北冥寒轩的胸膛,只是,北冥寒轩没有看到,那张绝美的脸,此时正挂着一抹诡异的得意之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