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古宿城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轩辕将士们得勇猛,彻底得到了爆发,虽然不同于哈撒其族将士的身体强壮,但长矛对弯刀,胜算还是有的。
  慕容倾冉骑在马背上,一柄短剑,无情的抹杀掉敌人所有的贪婪与欲望,血管被割破,那声音,那鲜血四溅,无不让她有种空虚的满足感,嗜血的因子,也在这一刻,爆发。
  她并没有使用内力,暗杀手的绝技与浑然天成的气魄,足以让哈撒其族的将士,以及轩辕的将士眼前一亮,为之震惊。
  一把短剑,策马划过,便会有哈撒其族的将士倒地身亡,速度之快,让人眼花缭乱。
  黑压压的人,厮杀在一起,击鼓震天,连带着声声的吼叫,将武器刺进敌人的胸膛,鲜红的血渍,染红了战场,带着浓烈的血腥味,令人热血沸腾。
  夜幕将至,似乎老天爷也在观看这场战斗,今夜的月光,特别的亮,月光诙谐在地面上,笼罩住那一条条已经冰凉的尸体,透着异样的诡异。
  战场的周围,点燃火把,战斗仍然在进行,天门的八名杀手,趁着莫言不备,快马赶去敌军身后的营帐外,将*抛过去,只听到无数声的巨响,一股*的气味,迅速掩盖住浓烈的血腥味。
  当莫言回头望去,心中大叫不好,兵营内火光冲天,慌乱声与尖叫声连成一片,他顿时恼怒,看向还在厮杀的那抹鲜红,“莫倾冉.......”,他咬牙切齿的低吼道。
  慕容倾冉也看到哈撒其族设在不远处的营帐,火光冲天,红唇微翘,一抹邪魅的笑意勾在嘴角,与其跟哈撒其族的几万兵力厮杀到底,还不如运用智慧,将他们引走,到时,她也好调来援军,趁着将士们热血沸腾,进攻古宿城。
  果然,莫言心中大急,急忙下令撤兵,没多一会,莫言便带着三万多的残兵,连夜返回哈撒其族的主营。
  并不是莫言怕了,哈撒其族在中原的兵力只有二十万,而这次莫言带兵前来进攻轩辕,就带来了八万,当然,前提是他们并不知道,轩辕内也有神器的存在。
  如今,轩辕的两万将士,外加上他们所拥有的神器,给莫言这八万将士造成了不小的重创,然后慕容倾冉用的迂回战术,使得莫言驻扎的兵营,毁之一旦,毕竟,那里还有三万精兵,不过,被慕容倾冉这么一算计,估计伤残加起来,也只剩下一万了。
  哈撒其族的神器还没来得及搬上台面,八万精兵就已经被慕容倾冉算计的还剩四万多,莫言也不敢想象,再继续下去,究竟会损失多少。
  莫言狠狠的瞪了眼慕容倾冉,策马离去,这次他还真是低估了轩辕国,没想到,轩辕国里竟然有这么厉害的角色,看来,回去后要与哥哥在从长计议了。
  眼看着莫言带着三万多的残兵逃走,轩辕将士纷纷欢悦起来,没想到第一次出战,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哈撒其族击退。
  这还不算,他们原本对慕容倾冉的不满,全部被胜利的喜悦所占满。
  慕容倾冉将剩余的兵力合算了一下,她带来的两万轩辕将士,与哈撒其族一战,损失了也不少,如今加上伤残总共不到一万,不过,这已经算是不错了,毕竟,利用两万的兵力就将敌人的五万击退,也算是本事了。
  当慕容倾冉发出流弹,身后的八万援军不一会便前来支援,她将伤残的将士慰问一下,随后整备开拔古宿城。
  古宿城上的那抹白色的身影,任由寒风凛冽,那双狭长的眼眸,始终看着慕容倾冉的方向,因为那身鲜红色的轻裘,在众将士中,十分显眼。
  他身旁的一名将士给他递过披风,却被他拒绝了,气温再寒冷,已经比不上他的心冷。
  她为何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会帮着轩辕澈?她的神器从何而来?
  琅啸月有太多的疑问,他觉得,他有必要和慕容倾冉见面,无论最终的答案是什么,他都不会再让她离开他的身边,她只能是他的。
  当慕容倾冉带领着轩辕大军来到古宿城外,古宿城城楼上布满弓箭手,而慕容倾冉却不以为然,她也很想看看,究竟是古宿城城楼上的弓箭手射的准,还是她的火鸟威力大。
  “国师,据末将观察,这四周没有任何可以遮挡的东西,如此暴露在敌军面前,恐怕对我军不利啊”,一名将士看了看四周,堪忧的看向慕容倾冉说道。
  慕容倾冉摇摇头:“不必惊慌,我自有办法”。
  当她注意到城楼上那抹白色身影时,还是忍不住微微一怔,她的脑海里,甚至只有一个念头,天寒地冻,他为何穿的如此单薄?
  该死的,慕容倾冉猛的摇摇头,我为什么要管他?他穿的单薄,关我屁事?
  “方才国师与哈撒其族鹰雷之子莫言一战,真是触目惊心啊,听闻轩辕国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我琳琅主帅想要与国师单独见面,不知可否方便”?许久,琅啸月才开口,朗声说道。
  慕容倾冉微微一怔,血红色的眼眸淡淡的扫了眼城楼上的琅啸月,也喊道:“两国交战,战便战,还有什么好说的”?
  “国师觉得与本帅没什么好说的,但本帅却有千言万语,与国师秉烛夜谈都谈不完啊”,琅啸月带着几分调侃回道。
  空旷中,只回荡着他们二人的说话声,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
  突然,城楼一角处,一名弓箭手对准慕容倾冉,唰的一声,箭锋划破长空,夹风袭向慕容倾冉的门面,青风顿时黑眸一冷,从怀中掏出火鸟,对准那支箭就是一枪,箭被子弹的冲击力劈成两半,却还是袭向慕容倾冉。
  而慕容倾冉从骏马上飞身轻跃落在地上,躲开了那被劈成两半的箭,血红色的眼眸此时异常冰冷,带着浓烈的杀气望向城楼,冷喝道:“琅啸月,真没想到,你竟然卑鄙到如此地步”。
  城楼上,琅啸月也是大吃一惊,听到慕容倾冉的冷喝,狭长的眼眸也变的阴沉起来,他迅速命人将那名私自放箭的弓箭手捉来。
  弓箭手跪在地上,似乎对琅啸月的这种行为颇为不解,如果将轩辕主帅杀死,那么,这些轩辕的将士们,就会成为一盘散沙,到时候琳琅派兵围剿,也必定事半功倍。
  “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琅啸月明显动怒了,他一把揪住那名弓箭手的衣襟,咬牙喝道。
  “主帅,末将不认为自己做错了”,弓箭手迎着琅啸月,不甘心的说道。
  琅啸月顿时气急,一把将弓箭手推在地上,从腰间抽出长剑,那名弓箭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已然身首异处。
  琅啸月将还在滴血的长剑扔给身旁的将士,转过身又看向慕容倾冉,但很明显,慕容倾冉并没有因为他将那名弓箭手杀了而解气。
  “国师,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般,如今,他私自放箭,本帅已经按军法处置了他.......”。
  “戏演得越来越逼真了,你的演技也越来越炉火纯青了,琅啸月,你以为我还是曾经的那个我吗?任由你欺骗利用?呵....”,慕容倾冉没容琅啸月说完,便厉声打断,言语间充满恨意与嘲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