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注定无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哈撒其族的主营地,一抹修长的影子,借着月光,倒映在地上。
  他一身黑色劲装,同样一张黑色的面具,遮盖住他的整张脸,而他身后,是刚刚落败回来的莫言。
  他与莫言一起看向火光冲天,咆哮声不断的方向,沉默许久,才淡淡说道:“看来,轩辕与琳琅,已经开战了”。
  “是啊,没想到轩辕这次如此厉害,在与我哈撒其族交战后,还有精力进攻琳琅,而指挥轩辕大军的,竟然是个女子,对了,哥,就是江湖上传言的那个女魔头,有着血红色眼眸的女子”,莫言说着说着,猛地想起慕容倾冉的模样。
  他的身体微微一颤,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情急之下,他一把攥住莫言的手腕,低吼道:“你当真看清楚了?是血红色的眼眸”?
  莫言被哥哥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那还有假?真真的看清楚了,那是一双充满杀气与怨恨的眼眸”。
  他的身形有些晃动,身旁的莫言见状,赶忙搀扶住哥哥,不解的问道:“哥,你怎么了”?
  他推开莫言的手,面具下面的那张脸,感到莫名的压抑,似乎让他快喘不过气来,“啪”,突然,他猛地扯下黑色面具,露出一张有些狰狞的脸,最左边的脸颊布满疤痕,是烧伤的痕迹,而右边的脸,也有些烧伤的疤痕。
  惟独那双眼睛,深邃如鹰,黑耀如辰,在夜幕中,闪烁着星芒。
  “哥,你怎么了?你到底怎么了”?莫言见哥哥竟然摘下黑色面具,不由得大吃一惊,要知道,哥哥自从痊愈后,就戴上了面具,除了吃饭喝水,从来没有摘下来过,更别说当着这么多的将士面前摘下来。
  “我......我好难受.......”,他说话时,声音是抖的,呼吸是急促的,他的手抚在胸口,微微颤抖。
  “哥,我扶你回营帐里休息吧”?莫言再次搀扶住他,眉头紧锁,担忧的看着哥哥。
  他点点头,任由莫言搀扶着他走进营帐内,他轻轻靠在软榻上,许久,情绪才缓过来。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这如今,成为他心中最大的疑惑。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心爱的女子,会帮着她最怨恨的人,进攻别的国家?
  难道她忘记了,当初轩辕澈对她所做的卑鄙事情了吗?
  难道她忘记了,她有多么的想要轩辕澈死吗?
  为什么?为什么?
  眼睑处,一颗晶莹,顺着凹凸不平的疤痕滑落,他深深的吸了口气,闭上眼睛,冉儿,我没有死,可我也没脸再见你了,甚至,我们在一起,都成了一个最大的难题。
  冉儿,你可知,矿场爆炸后,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冉儿,我多么的想恨你,想忘记你,可爱你的心,始终做不到狠下心来忘记你,来恨你。
  冉儿,这辈子,我都不会出现在你面前,没有我,还会有人,去爱你,因为你是一个值得任何一个配得上你的男人,却疼你,去呵护你。
  冉儿,我们注定没有交集,在你母亲哈撒其姆度尔,硬生生的将我拐到中原,并抹掉我的记忆的那刻起,你我今生注定只能擦肩而过。
  冉儿,当我知道,我不是孤儿,我有家人的时候,我的内心,有多么的复杂,你不会知道的。
  冉儿,当我的父亲站在我的面前,当我的记忆涌入脑海的那刻,我才知道,原来,你一直想要颠覆的哈撒其族,是我的家族,而鹰雷,是我的父亲。
  该怪谁呢?呵呵.......
  又是一滴无声的泪滑落凹凸不平的脸颊,这一幕,却被守在一旁的莫言看到了,他缓缓抬起手,伸到夜雨的脸庞,拭去那滴泪。
  “哥,你怎么了?为什么哭了呢?你说出来,说给我听,或许,心里会好些”。
  夜雨微微的摇摇头,再次睁开眼眸,眼神却显得很迷茫,他似是呢喃道:“为什么一切都来的这么突然,突然到,我来不及准备接受这一切”。
  莫言静静的听着,营帐内陷入了一片寂静中。
  “如果有一天,你我对战,我是否可以将长剑指向你,刺过去”?
  “或许,我更愿意,你的匕首,能够刺入我的胸膛,这样,我便可以再次有机会,与你贴近,也不用现在,陷入两难的地步”。
  莫言仔细的琢磨着夜雨的话,似乎琢磨出点意思,他微锁眉头,不解的轻声问道:“哥,你是不是认识我说的那个女魔头”?
  夜雨的身体再次一颤,不用回答,莫言已经明白了夜雨的意思,很明显,他认识。
  “你们之间有过节吗?还是.....你们曾经深爱过”?莫言再次试探的问道。
  “够了,别再问了,出去,出去,你给我出去”,夜雨突然发狂般的推开莫言,不时的大吼道。
  莫言哪里见过哥哥这般,但也找不到留下来的理由,也许,哥哥自己静一静,会好些的。
  莫言走出营帐,便将营帐的帘子拉下,并吩咐不需任何人打扰哥哥,这才离开。
  离开哥哥的营帐后,莫言的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想法,只见他并没有回自己的营帐,而是偷偷的领着一小队人马,前往火光冲天的方向。
  慕容倾冉有些气急败坏,她怎么也没想到,古宿城如此难以攻破,而城楼之上,琅啸月也已经恢复状态,奋力的抵抗涌上城楼的轩辕将士。
  慕容倾冉用一块硝石做成的,一个简陋的望远镜,发现城楼上竟然没有一个轩辕将士,而刚上去的将士,还没来得及站稳脚,就被琳琅的弓箭手一箭射死。
  不行,再这样下去,只能白白的牺牲将士,随后,慕容倾冉发出撤兵的命令,而她钻进了撵中,被八名杀手抬着赶向营帐。
  当赶来的莫言看到轩辕撤兵了,不由的看向古宿城城楼,看来,古宿城的确很难攻下,他四处张望,也没看到慕容倾冉,惟独看到那抹红色的撵给人抬走,轻叹口气,又按原路返回去。
  这次,进攻古宿城,带给了慕容倾冉不小的打击,也损失了很多轩辕的将士,如今,经过点算,她当初带来的那十万轩辕将士,只剩下六万多,还有一万多的伤残将士,而军营中的那三名御医,已经忙的手脚并用都不够。
  慕容倾冉亲自去慰问那些伤残的将士,短短一天不到,很多重伤的将士因为来不及得到救治,渐渐在疼痛中死去。
  根据探子回报,古宿城除了损失一些弓箭手外,没有其他的损失,这不得不令慕容倾冉气的牙根直痒,她损失了这么多的轩辕将士,而他琅啸月,竟然没有其他的损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