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凄凉寂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当天晚上,就在慕容倾冉为此感到郁闷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突然到访。
  营帐内,烛光微亮,慕容倾冉坐在案桌后的椅子上,眉头紧锁,猛的瞄向营帐的门帘处,冷不丁的说了句:“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本事?何不进来,一探究竟”?
  “哈哈......没想到,这一年多的时间,你竟然进步如此大,就连我的独门轻功,都瞒不过你的耳朵”,一声爽朗的笑声,只见来人轻挑门帘,转眼间便站在慕容倾冉面前。
  一年多未见,没想到慕容悠倒是越发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了,只是那一身黑色夜行衣,与此时他俊俏的脸有些不搭配。
  “你怎么来了”?慕容倾冉一见竟是慕容悠,没好气的问道。
  慕容悠倒也不客气,没等慕容倾冉让他坐下,自己便找了个椅子悠闲的坐在那,还翘起二郎腿,有些不着调的笑道:“怎么?如今得了权势富贵,反倒对曾经的朋友有了敌意了”?
  “有什么事赶紧说,没事请你赶紧离开”,慕容倾冉血红色的眼眸淡漠的扫了眼慕容悠,厉言喝道。
  “也没什么事,只是顺道来看看你,顺便也看看玉儿罢了”。
  当慕容悠提起齐玉的名字时,慕容倾冉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颤了颤,“呃.......你会那么好心”?
  “怎么不会?若没那么好心,当初你在江湖上兴风作浪时,就该出手阻止你,在你单挑七大门派时,就该帮着七大门派去对付你,可见,我对你有多么的包容了”,慕容倾冉猛的坐好身形,恢复正色的看向慕容倾冉说道。
  是啊,慕容悠说的没错,当初她在江湖上兴风作浪....呸呸呸,他怎么能用那么恶心的词来形容我呢?好吧,也算是,因为天门的崛起,的确带给江湖不小的震撼,而慕容悠虽然没有出手阻止,但也没有帮过她,可以说,他是站在中立一方的。
  即便如此,也不能让慕容倾冉平息,慕容悠再次提起齐玉的压抑感,因为她完全没有任何准备,告诉慕容悠齐玉已经死了,当然,她更不能说,是她杀了齐玉。
  可她该如何告诉慕容悠呢?毕竟,齐玉是慕容悠师傅的孩子,慕容悠与齐玉的关系,比跟她的关系还要深。
  “你怎么了”?慕容悠察觉了慕容倾冉的异常,缓缓站起身,走到案桌面前,抬手在慕容倾冉眼前晃了晃,疑惑的问道。
  “呃.....没什么”,慕容倾冉猛然回神,淡淡的回了句。
  慕容悠反倒对慕容倾冉这种异常产生了兴趣,追着问道:“我说,到底怎么回事?玉儿呢?他不是被你藏起来养着呢吗?你告诉我在哪,我前去看看他”。
  “够了”,慕容倾冉被慕容悠的追问,弄得有些烦躁,再加上她的心情本来就不好,古宿城一战,让她损失很重大,不仅弹药方面,还有人员方面。
  “别再问了,玉儿他.....他已经走了”,慕容倾冉绝美的脸上带出浓浓的伤感,她用比较含蓄的语句,来告诉慕容悠。
  “走了?去哪里了”?慕容悠似乎没有意识到,继续追问。
  慕容倾冉紧紧的攥住拳头,她真想一拳打在慕容悠的脑袋上,平复着情绪,她再次说道:“玉儿走了,牌位我立在天门里”。
  “轰隆......”,慕容悠只觉得脑袋炸开了,“你说什么”?
  “我说,玉儿.....死了”。
  慕容悠猛的跃到案桌上,俊俏的脸颊变得有些异常愤怒,他俯视着慕容倾冉,指着她怒吼道:“为什么会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把玉儿怎么了”?
  慕容倾冉飞快的闪身离开了案桌,站在门帘处,因为慕容悠的吼叫,已经引来了巡逻的将士,她微微拉开门帘,吩咐下去,不需任何人打扰,这才放下门帘。
  还没等慕容倾冉站稳脚,只觉得一阵掌风袭来,慕容倾冉脚下如风的躲开了,可慕容悠似乎没完了,由不得慕容倾冉说话,与她厮打在一起。
  慕容倾冉也借着这次的厮打,狠狠的发泄着心中的烦躁。
  “慕容悠,你给我出来,你别躲着我......哼哼,要是让我找到你,有你受的,你听到没有”?一声如莺啼的女声,吸引了正在打斗的二人,与此同时,营帐里的巡逻的将士,也被吸引了过来,以为是刺客前来袭营。
  外面顿时乱作一团,一声声高亢的有刺客,捉拿刺客等等,脚步声,叫喊声混乱之极。
  慕容悠停下手中的动作,狠狠的瞪了眼慕容倾冉,“哼,稍后你定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决不饶你”。
  “哼,你以为你威胁的了我吗”?慕容倾冉冷哼一声,但她对感兴趣的是外面那个喊着慕容悠名字的女子。
  她掀开门帘,却见离营帐不远处的树梢上,站着一名身穿鹅黄色轻裘的女子,远远望去,好似一朵昙花,在黑夜中绽放,异常惊艳。
  慕容倾冉扫了眼冲上前去的将士,立刻喝令退下:“都退下,是本国师的朋友到访”,说完,她又看了一眼躲在她身后不赶出来的慕容悠,他似乎很怕这位女子哦。
  慕容倾冉刚吩咐完,只觉得眼前一亮,那女子已然飘到她的面前,小巧的瓜子脸,粉妆玉琢,如同出水芙蓉,给人清新的感觉,此时,她也好奇的打量着慕容倾冉。
  “你就是江湖中劫富济贫的女英雄”?
  “你是谁”?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随后,相视一笑,“你先说”,慕容倾冉露出一抹罕见的浅笑,血红色的眼眸里也多了几分柔和的之色看向女子,因为她能感觉到,女子没有敌意,似乎还多了几分亲切感。
  “你就是传说中劫富济贫的女英雄吗”?女子微微歪着头,水灵灵的眼睛里充满着羡慕与期待。
  劫富济贫的女英雄?慕容倾冉淡淡一笑,她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称号?
  “劫富济贫就谈不上了,只不过......在兴风作浪罢了”,说完,慕容倾冉不经意的瞟了眼身后,带着一抹调侃之意。
  而她身后的慕容悠则狠狠的瞪着慕容倾冉的身影。
  “才不是呢,在我眼里,你就是女英雄,是我的崇拜者呢,你单挑江湖中的七大门派,真让我羡慕,你的武功一定很高强,对不对?那我拜你为师可好”?女子亲昵的挽住慕容倾冉的手臂,微微摇晃着撒娇说道。
  慕容倾冉猛的咽了咽口水,丫的,这女子可真不是一般人啊,太能套近乎了,怪不得慕容悠如此惧怕她呢,估计是个很难缠的主儿。
  “呃.....你来这里做什么”?慕容倾冉快速的转移话题问道,她可不想给自己惹麻烦。
  女子猛地一怔,那模样可爱至极,“对了,我来找慕容悠......慕容悠你在哪呢?赶紧给我出来”,女子对着四周又大喊起来。
  “别喊了,人在这呢”,慕容倾冉说完,飞快的闪开,她可不想被慕容悠抓住,毕竟,她可是出卖了慕容悠啊。
  没等女子反应过来,只见营帐的门帘突然被掀开,一个黑影快速窜向黑夜中,还飘来一句:“慕容倾冉,你给我等着”。
  “慕容悠,慕容悠,你给我站住......”,女子听到慕容悠的声音,顿时轻点脚尖,朝着那声音的方向追去,都忘记向慕容倾冉道别。
  不过,这也正合慕容倾冉之意,她的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淡淡的,浅浅的,很快随着声音的消失,又收了回去。
  “让人将这里打扫干净”,她转过身,对着巡视的将士吩咐了一句,轻点脚尖,也消失在夜色中,只留下那些将士,呆若木鸡的看着她消失的地方。
  没想到,国师的武功如此高强,这,恐怕是他们现在唯一所想的。
  光秃秃的树林,耳边只有寒风嗖嗖的吹拂,可慕容倾冉却不觉得冷,那尘封在她心底一年多的伤痛,在此时,被挖掘了出来。
  她想,那个女子,必定是陪伴在慕容悠身旁的一生一世的女子,试想,如果慕容悠对她没意思,早已经拒绝了她,怎么还会与她竞相追逐呢?
  天下间,有情人终成眷属,那么,她的眷属呢?
  夜雨.......如果你还在,我就不至于如此凄凉了,也不会感到这般无助,这般失落,这般寂寞......
  我讨厌这种感觉......
  “嘎吱....”,踩到枯叶的声音,打断了慕容倾冉的思路,她警惕的看向身后,“谁”?
  “是....是我....”。
  当慕容倾冉看清楚来人后,心中不禁疑惑,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为什么就不能让我顺心?
  苍雪一身白衣,缓缓走出黑暗中,任由月光洒在他的身上,如一朵孤寂的冰天雪莲,带着一抹哀伤,静静的站在慕容倾冉的面前。
  他憔悴了好多,那不可一世,不食人间烟火的绝色容颜,如今变得没有任何生气,脸颊更白了,那是一种苍白,他好似忧郁王子,只需看他一眼,就让人产生怜悯之心,就连慕容倾冉,也对他的敌意减少很多。
  他为何会变成这副样子?
  -------------------------------------------------
  PS:喔喔喔,今天兔兔一口气更新了三章,也算是对亲们的弥补了.....去休息会,补充大脑死去的脑细胞去..........汗.......我在说什么呢?难道我已经产生了幻觉了吗?语无伦次了..........哦买嘎的.........
  还有哦,番外会陆续发出,亲们敬请期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