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难以下咽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据他所知,父亲还曾经派出几路人马,暗中追杀她,甚至到现在,父亲对她都存有憎恨,恨不能杀之而后快。
  他不敢想象,针锋相对的那天,他要如何。
  童年的记忆涌现,父亲对他十分的疼爱,自从懂事以来,在他的印象中,父亲是要将族长之位传给他的,可却没想到,慕容倾冉的母亲,竟然将他偷偷带入中原,并且抹去记忆.
  他在家中是长子,恰恰父亲只有两个儿子,偏生女儿多得是,在他没有出现时,父亲原本打算将族长之位传给莫言,如今他出现了,父亲的想法开始动摇。
  他并不在意那个族长之位,也不想因此而与弟弟莫言疏远,虽然莫言从未对此有什么明显的不满,但他知道,哈撒其族的男儿,野心是最大的。
  脑海里的画面,瞬间转动,让他压抑至极,她想做什么,他阻止不了,也不想阻止,因为父亲也不见得肯放过她。
  这样难眠的夜晚,已经不是第一个了,他不是不能沉着冷静,他不是不能思考解决办法,而是,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又过了三五日,如今的形势一直处于停滞状态,古宿城没有动静,哈撒其族一样,就连轩辕的兵营里也是一阵沉寂。
  那晚的战事,似乎没有发生过,战场的尸体,都被各国抬回去,凝固的血渍也被风沙掩埋,一切,好似没有发生过。
  慕容倾冉之所以没有动静,因为前两日,她刚刚给轩辕澈发了封信笺,要求轩辕澈发兵支援,调兵二十万。
  没办法,如今这个形势,琳琅不来进攻,哈撒其族没有动静,对于慕容倾冉却是个最好的时机,不然,以轩辕那六万残兵,如何抵挡得了那两国的进攻?虽然*与子弹很充裕,但她却不想冒险,也不想过多的浪费,毕竟,得来不易啊。
  已经第六天了,慕容倾冉在也受不了了,领兵出征,荒郊野外,一日三餐虽然不是很丰富,但慕容倾冉是个从不挑食的人,吃什么都无所谓。
  可不知怎么回事,这五六日里,每日送来的饭菜,虽然都是不同的菜式,但难吃到难以下咽,而且色香味让她的视觉与味觉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兵营里的厨子都是吃干饭的吗”?慕容倾冉看了眼将士送来的端盘,颜色虽然比中午吃的看得顺眼些,但是那股酸酸的味道,让她一闻就有种晕眩的感觉,她猛的一拍桌子,再也受不了了,一声冷喝,吓得那名将士扑通跪在地上。
  “回......回国师话,这.....这...不是您安排人来做的...的吗”?那名将士低着头,哆嗦着说道。
  慕容倾冉一愣,随后紧锁眉头问道:“我安排的人?我什么时候安排了如此差劲的厨子来为我做饭”?说完,她又指了指端盘里的饭菜。
  “可......可那名厨子.....传来国师的话,说.....说是国师安排....安排的.....”。
  慕容倾冉再次疑惑,随后不禁想到,会不会是他国派来的习作混在兵营中?
  “马上将那名厨子给我带来”。
  “是”,那名将士听后,立刻连滚带爬的跑出主营,不一会,带来了一名满脸胡子的男子。
  “回国师,厨子带到”,将士扑通跪下,恭敬的回道,说完,又看了看身旁的厨子,却见他并没有下跪,不禁瞪了眼那厨子,仿佛在说,见到国师,还不跪下,你找死呢吗?
  可那名厨子却没有理会将士怨恨的眼神,转过头去,看向慕容倾冉,他的眼眸中,竟然带着几分撩人心怀的神色,直勾勾的盯着慕容倾冉。
  慕容倾冉也盯着那名厨子,满脸的络腮胡,看不出本来面目。
  令她也很奇怪的是,如今,在兵营里,哪个将士敢见了她不下跪的?而他,不但不跪,还如此大胆的盯着她看,不过.....看着他的眼神,怎么如此熟悉呢?
  “请问国师找我前来,所谓何事啊”?厨子见慕容倾冉半天没有说话,打破沉寂,带着一丝调侃,开口问道。
  猛然,慕容倾冉瞳孔睁大,血红色的眼眸诧异的看着那名厨子,她想,她不用猜了,因为她已经知道是谁了。
  她看了眼跪在地上的将士,淡淡的挥了挥手:“你先下去吧,我有话要问他”。
  那名将士先是一愣,随后看了眼那名厨子,恭敬的起身退了出去。
  谁知,那名将士刚一退出营帐外,厨子便悠哉的走到椅子旁,二话不说,直接坐了下去。
  “娘子对为夫真是太不了解了,这都过了六天,竟然才发现,哎......”,他摇晃着脑袋,咧着大胡子看着慕容倾冉笑道。
  “你怎么还在这”?慕容倾冉上前两步,瞬间来到他的面前,神情异常严肃的说道。
  “娘子不走,为夫怎么放心将娘子独自放任呢”?北冥寒轩仰视着慕容倾冉,那一口妖孽的语态显露无疑。
  “你就不怕被人发现吗”?慕容倾冉没理会北冥寒轩的话,继续问道。
  北冥寒轩换了个姿势,翘起二郎腿,“哎,娘子还说呢,若是娘子再晚两三天,怕是为夫就会被人发现了,说实话,为夫还真没有做菜的天赋,以后还要仰仗娘子多多提携呢”。
  “你.......哼.....”,慕容倾冉见北冥寒轩根本就没好好回答,气得她一甩衣袖,转身走到北冥寒轩对面坐下来,缓了缓情绪,又道:“说吧,你到底想要怎样”?
  “娘子这话可是问错人了,为夫还是那句话,娘子不随为夫走,为夫怎么能让娘子独自留在这么危险的地方呢,自然也要留下,保护娘子咯”。
  “你不要为夫长娘子短的,我可没承诺过你什么”。
  “咦,娘子怎么如此说呢?娘子可是为夫的皇后啊”。
  ............
  “那是被你骗了”,他还敢这么说?一提起这事,慕容倾冉就一肚子的怒火。
  “可事实娘子就是为夫的皇后啊”。
  “我说了,那是被你骗了”。
  “就算是被为夫骗了,娘子也已经是为夫的皇后了啊”。
  ...........
  慕容倾冉顿时无语,北冥寒轩如今怎么变成这副德行,死皮赖脸的,而且,如此死皮赖脸,任她如何说,也是百口莫辩,毕竟,当初北冥皇后的册封大典,是游过街,受过百官与百姓的朝拜,可谓轰轰烈烈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