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琳琅新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许久,北冥寒轩见慕容倾冉不再说话,这才淡淡的笑了笑,起身走到慕容倾冉面前,关切道:“将娘子一人放在这里,为夫真的很不放心,战场不似江湖,是讲究战术的,为夫来的时候,仔细的分析了你与琳琅的那场战,你太高估自己而低估对手了,所以才会落败,而且将士们的伤亡也十分惨重”。
  “那也不用你来说教我”,慕容倾冉换了个姿势,避开北冥寒轩,淡漠道。
  北冥寒轩又走到慕容倾冉面前,继续道:“为夫不是来说教娘子的,而是来与娘子同心协力,古宿城的确易守难攻,无论城墙还是城门,都是坚不可摧,为夫事后想了想,与其强攻,将古宿城毁了,不如巧夺,将古宿城占为己有,将来可以设为都城也不失为一种办法”。
  说完,北冥寒轩半蹲下来,抬起头,深情的看向慕容倾冉,桃花眼中满是宠溺与关切之色,到让慕容倾冉有些不自在。
  听完北冥寒轩这番话,慕容倾冉心底一怔,北冥寒轩不愧一代帝王,头脑如此灵活聪慧,竟然连这点都能想到,而她也不过是听了苍雪带来的消息,才有此打算,看来,这次她真的是太高估自己了,但她并不是低估敌人,而是败给了那个叫做迈克的人。
  是他将古宿城建造的如此坚不可摧,才导致北冥与轩辕无法顺利攻下,区区一个琅啸月,加上琳琅那些畏惧神器的将士,她还真没放在眼里。
  “别气了,对身子不好.....恩?”?北冥寒轩抬起手臂,修长的指尖轻柔的刮了刮慕容倾冉小巧的鼻梁。
  慕容倾冉身子一僵,猛的站起身子,而北冥寒轩险些被她这一举动,差点坐在地上。
  她背对着北冥寒轩,只觉得心跳加速,很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让她很不习惯,白皙的脸颊染上两朵粉云,有些滚烫,“我为什么要生气”?她小声的嘀咕,却被北冥寒轩听去。
  他朗朗一笑,站起身子,“娘子不生气,为何对为夫如此呢?那不是在生气,是怎么回事”?
  “你.....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慕容倾冉快速转移话题,这种问题,让她怎么来回答呢?
  “为夫都说了,娘子不走,为夫是绝对不会走的”。
  “你.......”,慕容倾冉着急的就差跺脚了,可若是真如此,那不就成了撒娇了吗?
  而且,她从来没给过北冥寒轩任何承诺,如今他左一口娘子,右一口为夫的,似乎此时此刻,他们只是打情骂俏的恋人........
  “好了好了,不与娘子闹了,对了,娘子是不是前两日传信笺回轩辕了?让轩辕澈支援兵力”?北冥寒轩邪魅的笑了笑,他真是越来越喜欢面前的这个女子,在他眼中,慕容倾冉现在分明是在对他撒娇嘛。
  慕容倾冉转过身,脸颊的红润已经退去不少,她没看北冥寒轩,边说边朝着案桌走去,“是的,如今的情形,琳琅与哈撒其族没来进攻,对轩辕绝对是个好时机,可以等待援军到来,我打算等援军来了,再作打算”。
  “不过......据为夫所知,轩辕澈的确发来援兵,多达三十万,只是.....领兵人,却是他本人”,这时,北冥寒轩已经一连的肃色。
  “什么”?慕容倾冉猛的停顿脚步,转过身来,有些诧异的看着北冥寒轩,“轩辕澈亲自领兵前来”?
  “是的,至于为什么,为夫就不得而知了,也可能,是娘子的计划落空,轩辕澈对娘子你不是很信任,也可能是因为其他的......”,北冥寒轩再说最后一句话时,语气故意调高,似乎里面还有一股醋意。
  “其他的?能有什么其他的”?慕容倾冉表面平静,心中却有些犯怵了,轩辕澈来,她并不反对,因为无论她做什么决定,轩辕澈都会给予支持,毕竟他所谓的神器,是在她的手中,可.....其中并没有北冥寒轩的存在啊,若是轩辕澈来了,被北冥寒轩发现什么,那可就糟了。
  “不管怎么说,轩辕澈若是来的兵营,对你我只有害处,绝无好处”,北冥寒轩思索着,缓缓说道。
  那是对你有害处.....慕容倾冉不经意的白了眼北冥寒轩,她手中也有神器这件事,必定还没有传到北冥寒轩的耳中,否则,他也不会如此担心,他所担心的,不过是轩辕澈来了,就没有她说话的余地了,而且,有什么决定,也必定要听轩辕澈的。
  她在考虑,要不要将*与火鸟的事情,告诉北冥寒轩。
  已经过去好几日了,古宿城城楼上,琅啸月顶着寒风,不停的眺望轩辕扎营的方向,原本妖孽般流光四射的俊脸,如今已经有些憔悴,单薄的衣衫,被寒风一下子穿透,令他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可他依旧站在那里。
  她一直没有任何动静,是在等待什么吗?
  他在考虑,要不要前往轩辕兵营,去看看她,去将他深埋在心底的话,说给她听。
  可他又有些不敢,他不知道她见了他会如何。
  为此,他多次嘲笑过自己,怎么如今,连见她一面,都不敢了?呵.....
  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爱有多深,就怕伤的有多痛,他不想再经受那种痛苦,所以,他一直徘徊,一直犹豫。
  自那晚一战,深夜,他开始高烧,即便如此,他满心里想的还是她,甚至,他一再的梦到她,梦到她就站在他的面前,可他伸手,却触碰不到她。
  待到身子稍稍好些,又接到密报,他的哥哥,琅啸辰,琳琅的皇帝,驾崩了。
  当他翻过页去,另一条消息,令他身体微微摇晃,险些栽倒在地,昏厥过去,他的母后,也已经秘密入葬了,而他,成为琳琅新即位的皇帝。
  当太监宣读遗诏时,当所有的将士跪地,齐声呐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时,他干涩的眼角,却流出一颗泪珠。
  是激动?不是,是忧伤?也许吧,造物弄人,她最讨厌的皇宫,恰恰把他套在里面,他来不及反抗,容不得反抗,他也越来越觉得,与她的距离,更加遥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