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忍无可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几日后,轩辕澈带领的援军来了,而北冥寒轩也留在了慕容倾冉身边,只不过,不再装扮成络腮胡的模样,同天门的杀手一样,带着黑色的面具,身穿黑色的劲装,透着一股神秘,时刻的跟在慕容倾冉身边。
  原本,慕容倾冉让北冥寒轩跟其他杀手一样,躲在隐蔽处即可,哪知北冥寒轩根本就不同意,于是,便像块狗屁膏药似的,慕容倾冉到哪,他就跟到哪。
  “我说,你好歹也是一国君王,弃国家而不顾,留在我这,没有锦衣玉食,没有妃子暖床,没有奴才服侍.......”。
  北冥寒轩没容得慕容倾冉说完,出声打断:“那些虽然很重要,却不及娘子你的千分之一”。
  .........
  每每慕容倾冉试探北冥寒轩,都没有任何结果,一向精明如他,为什么甘愿听她的话,留在这里?当然,也不排除他留在这里,会有什么阴谋诡计。
  结果可想而知,同上面的回答,相差不离,让慕容倾冉极为郁闷,可她派杀手去探北冥寒轩,一样没有得到任何答案,似乎北冥寒轩这次留在这里,真如他所说那般。
  “怎么样?轩辕澈说了什么吗”?
  慕容倾冉刚刚从轩辕澈的营帐走出来,就见北冥寒轩跟上她,焦急的问道。
  她摇摇头,说出了刚刚与轩辕澈商谈的计划。
  “援军已经前来支援,而且,轩辕澈这次比我预计的多带了十万精兵,如你所说,古宿城坚不可摧,不如夺来占为己用,今夜要想个万全之策,以备明日进攻琳琅”。
  “什么?今夜?明日就要攻进攻?为何如此快”?北冥寒轩思索片刻,疑惑问道。
  “怎么了?有问题吗”?慕容倾冉停住脚步,转过头来,望着那张黑色面具下的桃花眼,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禁开口问道。
  北冥寒轩先是摇摇头,随后又点点头,“有什么问题不妨直说”,慕容倾冉见他这般,有些急躁的说道。
  “回到营帐再说”,北冥寒轩说完,朝着慕容倾冉的营帐走去。
  她望了望北冥寒轩的背影,又看了看周围,心中叹道,不愧是北冥寒轩啊。
  就在慕容倾冉的身边,将士们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烤火,巡逻的将士不停的来回走动,这里毕竟是兵营,对将士们得要求十分严格,所以,将士们即便在一起,也不敢大声喧哗,这倒是慕容倾冉没想到的,若是方才与北冥寒轩在这里探讨,保不齐会被人听去。
  他可真够小心谨慎的,看来,留他在身边,还是不错的,只是,他在她的身边,但凡她有一点小动作,都会被北冥寒轩洞察,毕竟,他的武功也不弱,这也是慕容倾冉的担忧。
  二人回到营帐,北冥寒轩这才说出心中的顾虑。
  “轩辕澈带来的三十万将士,长途跋涉,仅仅需要一夜的休息,即便军心如何大振,恐怕也不如养足精神,全力出击的好,而且,领兵作战,观天象,看风向,也是战事最基本事宜,如此的急迫,空有不妥啊”。
  慕容倾冉听后,若有似无的点点头,觉得北冥寒轩说的话很有道理,毕竟,她对战事了解的太少了,无论现代还是这里,她的身份,始终都是杀手,而不是领兵作战的将军,看来,她想得太天真了。
  “观天象,看风向,这是为何”?
  北冥寒轩缓缓度着步子,走到慕容倾冉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寒冬,虽不是战事的最佳季节,却也能带来诸多的好处,利用严冬酷寒,也能带给敌军致命一击,但形势,却也不利于我军”。
  “所以,寒冬起战事,必须要观天象,看风向,找出最佳点,找出能够利于我军与敌军交战的优势,也可以大大提升我军取胜的机会”。
  慕容倾冉不得不再次佩服北冥寒轩,同时帝王,轩辕澈想的,远远没有北冥寒轩想的多,想的够缜密。
  “那,依你看,你觉得今夜天象如何?风向如何”?慕容倾冉感觉营帐内不太暖,绕过北冥寒轩,走到火架旁,用铁钩捅了捅下面燃烧的炭,让火烧得更加的旺。
  炭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屋内很快变得暖和起来,因为离着火架很近,慕容倾冉白皙的脸颊染上两团红润,血红色的眼眸里,倒映着火红的光芒,映衬着她绝美的脸颊,更加动人,让正看着她的北冥寒轩,不禁有些走神。
  “你.....你怎么了”?慕容倾冉见北冥寒轩望着她出神,微锁眉头问道。
  “呃....没什么,只是觉得,为夫能有娘子如此天人,实乃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北冥寒轩温柔的笑了笑,邪魅的脸上多了几分暧昧之色。
  慕容倾冉白了眼北冥寒轩,他还真是见缝插针,每次都会不经意的蹦出几句不可理喻的话,真让她受不了。
  “咳咳....我说,依你看,今夜天象如何,风向如何”?慕容倾冉轻咳两声,继续问道刚才的话题。
  “呵呵.....娘子害羞了.....”。
  ........
  真是蹬鼻子上脸......以为她好惹吗?慕容倾冉那血红色的眼眸瞬间迸发出怒意,冷哼一声,转身坐到椅子上,不在理会北冥寒轩。
  “哎,娘子又生气......”,北冥寒轩见状,不由的轻叹一声,缓慢的向慕容倾冉走过去。
  “北冥寒轩,你到底想要怎样”?慕容倾冉再也忍受不了,冷喝一声,使得北冥寒轩顿时停住脚步。
  “为夫.....为夫.....为夫说错什么了吗”?此时的北冥寒轩,如同受了委屈的小妇人,魅惑的桃花眼流光转动,十指交叉,低声细语的呢喃道。
  天哪,慕容倾冉真的是忍无可忍了。
  话说,自从慕容倾冉将他留在身边,他就跟之前在北冥皇宫中,判若两人,天壤之别,只要慕容倾冉对他冷言冷语,或是嚷他,他就会时不时的露出这副“楚楚动人”的模样。
  “北冥寒轩,你留下来,是你自愿的,我说过,我并没有承诺你什么,一切都是你自己在自作多情,亏的你还美滋滋的左一口为夫,右一口娘子,你都不觉得惭愧吗?你觉得我会承认吗?还是你高估了你的魅力,认为天下的女子都会为你动心,我也不例外”?
  慕容倾冉一口气说完后,只见北冥寒轩微微一怔,随后目瞪口呆。
  “我对你,没兴趣”。
  慕容倾冉丝毫不理会北冥寒轩的表情,也不顾虑他的感受,死死的盯着北冥寒轩的那张邪魅的脸,一字一顿的说出那六个字。
  ----------------------------------------------
  PS:兔兔有话说,兔兔想着.........想着..........收了北冥寒轩这只妖孽...........--!可以么.............
  还有琅啸月这个妖孽..........兔兔认为,作为妖孽,北冥寒轩可能更适合这个词.........
  呃......你们觉得呢?(留言,要意见啊啊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