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无可替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面无表情的看向轩辕澈,摇摇头,又点点头,淡淡道:“是,也不是,但我这几日不进攻古宿城,并不是因此,若你不信我,又何必听我的,千里迢迢领军前来支援我”,她言语间虽未表现出气愤,却是充满寒意。
  轩辕澈见慕容倾冉不满,那双血红色的眼眸一直盯着自己,透着寒意与诡异,使得他的后背竟有些冒冷汗,可身为帝王,那份强烈的尊严还是存在的,所以,无论如何,在慕容倾冉面前,他也不会表露出半分。
  虽然他努力的掩饰自己的尴尬,可脸颊上仍然有一抹尴尬,他想了想,笑道:“冉儿为何如此一说?朕若不信你,自然不会前来支援,普天之下,朕若不信你,还能再相信谁去呢”?
  看着轩辕澈那张虚伪的笑脸,慕容倾冉心中一阵恶寒,罢了,与他多说无益,更何况,不知北冥寒轩是否在周围,万一说多了,会破坏了她的计划。
  随后,她轻叹口气,也不再与轩辕澈计较,缓缓说道:“真没想到,琳琅会在这个时候,改朝换代,那琅啸辰为何会将皇位传给琅啸月呢”?
  轩辕澈见好就收,也放松了许多,笑道:“琅啸辰已经驾崩了,就连琳琅唯一可以主持大道的太后,也在琅啸辰先前驾崩,至于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轩辕澈说完,见炭炉上的水壶已经烧开,迈开步子走过去,拎下来,为慕容倾冉与自己倒了杯热水,走到案桌后坐下,没再说话。
  不知为何,当听到轩辕澈说琅啸辰驾崩了,她的心中猛地一颤,而那颤动,却是生出一抹说不出来的伤感,琅啸辰这一生,不近女色,虽是看重琳琅社稷,也算是为了琳琅,一心一意了,还如此年轻,就驾崩了,自古帝王,一向不都是命不久矣吗?
  一声叹息随口呼出,她低下头,走到案桌旁,端起轩辕澈倒的那杯热水,在手中不停的摩挲。
  许久,她才开口道:“我虽心中厌恶琅啸辰,可毕竟曾与他朝夕相处,没有感情,但,猛的一下子听到他死了,还是有些感触”。
  轩辕澈没有说话,只是盯着慕容倾冉那张似是忧郁的脸颊。
  琅啸辰,还在她的计划中,可还没等到她的计划进行,就已经驾崩了,这也是她有所感触之一。
  琅啸辰死了,琅啸月接管琳琅,就像她方才想的,若真能说服琅啸月归顺自己,那是最好不过,只是,论社稷,论她,她还真的没有几分把握,现在想想,对于琅啸月,她了解的太少了。
  若是来硬的,她又有几分不忍,不忍看到,曾经七尺男儿,成为阶下囚,成为他国败将,从此,无法抬起头见人。
  哎,她果然不够心狠,对于陌生人,那是一刀的事,对于曾经相处过的人,却是狠不下心来。
  那北冥寒轩呢?又当如何?
  他虽阴险狡诈,却是除了那次,他欺骗自己册封为北冥皇后,却不肯履行当日的承诺,可后来不也是进攻了琳琅?虽然那是帝王的私心,并不全是为了她。
  可他却从未伤害过自己,若真有针锋相对的那天,她能做到去与他刀剑相对?
  累,好累,突然,她竟觉得,夜雨离开这世间,是一种幸福,是一种解脱,可独留她自己,在这人世间,承载着悲欢离合。
  “冉儿,你.....没事吧”?许久,轩辕澈打破营帐内的寂静,柔声问道。
  慕容倾冉没有理会他,仍陷在自己的思绪中,无法自拔。
  在营帐外偷听的北冥寒轩,此时已经被冻得手脚麻木,可他的心中,简直如热火上的蚂蚁,无法安宁,他不知道营帐内,慕容倾冉究竟怎么了?也不知道营帐内,为何一下子陷入了寂静?
  他恨不能马上夺门而入,可若是被轩辕澈发现他在营帐中,对北冥会造成多大的危险,他懂得。
  又过了许久,只听慕容倾冉轻叹口气:“皇上若是没事,请回去歇息吧,我也要休息了”。
  案桌上,水壶里的热水,已经被轩辕澈喝完,听到慕容倾冉如此一说,也没在说什么。
  他站起身,抖了抖龙袍,开口柔声说道:“你亦明白朕的心,所以,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怕,一切,有朕”,说完,叹了口气,掀开门帘拂袖离去。
  慕容倾冉转过头去,望着那已经被合上的门帘,再次思绪纷繁,轩辕澈,你的心,究竟有几分真?我不想知道,但,若有与你撕破脸的那天,你的剑,指向我,可是会真的插进我的胸膛?
  为什么会这么乱?
  营帐外,北冥寒轩听着轩辕澈的脚步声远去,抖了抖发麻的手脚,一下子闪进营帐内,还未开口说话,就被慕容倾冉打断。
  “若与你有针锋相对的那天,你的剑,指向我,可否会毫不留情的刺进去”?慕容倾冉此时已经躺在软榻上,血红色的眼眸有些迷离的看着那张被冻的异常红润的妖孽脸庞。
  北冥寒轩先是一愣,随后淡淡一笑,几步走到软榻旁,半蹲下来,魅人的桃花眼柔情似水的看着慕容倾冉,宠溺道:“不,永远不会,我的剑,永远不会指向你,它是用来砍杀所有伤害你的人,若有天,你的剑,指向我,我不会躲,我会亲手助你,刺入我的胸膛,能死在你的怀中,是为夫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北冥寒轩一席话,让慕容倾冉那迷离的双眼顿时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为何?为何对我如此好?你是皇帝,什么样的女子得不到?明明知道在我这里,你讨不到任何,却偏偏执意?究竟是为何”?
  北冥寒轩抬起修长的指尖,拭去慕容倾冉眼睑的晶莹,轻柔笑道:“天下女子虽多,却不及你半分,只因你在我心中,无可替代”。
  慕容倾冉不在说话,深深的吸了口气,言语一下子冰冷起来,“北冥寒轩,你会后悔的,会后悔你今日的话,因为,当那日到来,我的剑,会毫不犹豫的刺进你的胸膛”。
  “那,为夫拭目以待”,戏谑的一句话,深深的敲打在慕容倾冉那刻封闭的心,又是微微一颤,让她有些慌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