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天籁笑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莫名的慌乱中,慕容倾冉睡过去,北冥寒轩温柔的为她盖好绒被,在烛光中,静静的端详着那张绝美的容颜。
  她的眼睑,还挂着晶莹,淡粉樱唇微张,凤眸轻颤,显然睡得有些不踏实,他轻叹一声,修长的指尖擦拭掉她眼睑的晶莹,摩挲在她白皙的脸颊,喃喃自语。
  “冉儿,你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呢?你的心思,当真以为我不懂吗?那夜湖畔旁,你不停闪烁的眼眸,刺痛我的心,可我宁愿选择相信,相信那不真实的感觉”。
  “冉儿,你知道吗?在北冥的皇宫里,看不到你,我坐立不安,脑海里总会闪过你的影子,我问自己,为何会这样?答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呵.....”。
  “直到后来,江湖传闻,出现一个杀人成魔的女魔头,我派人打探,在那次,你以一人之力,力挑江湖七大门派,我连夜赶了过去,你那疯狂的身影,触痛我的心,一拳一掌,一刀一剑,都充斥着浓厚的杀气,我不知究竟为何,更不知道,在你消失的这些时日,你遭遇了些什么”。
  “我希望,用我炙热的心,去慢慢温暖你冰冷的心,我想打开它,看看,一直住在你心里的那人,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北冥寒轩苦笑一声,收起摩挲的指尖,缓缓站起身走到门口,掀开帘子钻了出去。
  寒风凛冽,天空中飘落下稀稀落落晶莹剔透的雪花,北冥寒轩抬起手,让雪花落在掌心,没来得及看清,雪花便已融化,他望着自己的掌心,轻叹口气:“就连着冰雪,我都可以融化,可我却没有足够的把握,融化你冰冷封闭的心”。
  当慕容倾冉睁开凤眸,只觉得十分晃眼,平日里这个时辰起身,营帐内何时会这般亮堂,整理好衣衫,没来得及洗漱,慕容倾冉便掀开门帘,凤眸也在这一刻,彻底怔住。
  下雪了,真的下雪了,她有些难以置信的向前两步,鞋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吱的声响,她淡淡一笑,在雪地里旋转起来,在白雪的映衬下,好似雪中仙子,绝美的脸颊翩若惊鸿。
  北冥寒轩来到营帐前,看到慕容倾冉的刹那间,也不禁惊呆,鲜红的衣袍,在雪地中格外扎眼,而那白皙的肌肤胜雪,一抹粉唇,勾出一抹浅笑,就连血红色的眼眸中,都布满笑意。
  当真有种,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味道,那抹鲜红,似红梅,雪中绽开,充满生机与灵气。
  北冥寒轩呆呆的立在原地,刚要唤道她,却听到身后已被人抢先开口。
  “冉儿.........”。
  北冥寒轩攥紧拳头,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该死的轩辕澈.......魅人的桃花眼不禁闪过一丝杀气。
  慕容倾冉听到有人唤自己,停下转动的脚步,本能的恢复淡然的神情,恭敬的朝着轩辕澈一拜,“参见皇上”。
  “快.....快别多礼了,朕不是与冉儿都说了吗?以后见到朕,不必行礼”,轩辕澈兴奋的搀扶起慕容倾冉,若不是周围还有将士们,只怕他早已控制不住,将慕容倾冉紧紧地搂在怀里了。
  慕容倾冉厌恶的避开轩辕澈的手臂,瞟了眼轩辕澈,淡漠道:“眼下看到这番景象,皇上可还会对我有疑虑”?说完,她又指了指这皑皑白雪。
  轩辕澈温雅的脸庞,顿时如三月春风,笑的合不拢嘴:“冉儿,朕怎么会怀疑你呢?朕就是怀疑谁,都不可能怀疑冉儿的,冉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功夫,朕如今可算是见识全了”,说着,趁着慕容倾冉没注意,一把握住她的小手,似乎很是激动。
  “冉儿,你让朕,该如何是好呢”?轩辕澈满眼深情的望着慕容倾冉。
  慕容倾冉微锁眉头,猛的抽回自己的小手,趁着轩辕澈没在意,厌恶的在身上蹭了蹭,“皇上请自重,这里还有许多将士看着呢”。
  轩辕澈这才反应过来,挺了挺胸,恢复帝王姿态,咳嗽几声说道:“咳咳.....国师啊,你且来,朕有话要与你说”。
  “我还有事,没时间”。
  轩辕澈还没来得及转过身,就看到慕容倾冉自顾的钻进营帐。
  “你........”,轩辕澈上前,也想进去,却发现营帐的门帘被拉紧,进不去,随即不由有些恼怒,外边的将士都还看着呢,这也太让他这个做皇帝的丢人了吧,他扫了眼周围的将士,冷哼一声,拂袖离去。
  躲在一旁的北冥寒轩可是乐坏了,瞧着轩辕澈那张气绿的脸,他的心里就无比窃喜,平白无故就想在冉儿那里讨到好处?简直就是自取其辱。
  趁着其他将士没在意,北冥寒轩遮掩着头盔,走到慕容倾冉的营帐外,拉了拉门帘,发现的确拉不动,低声朝着里面说道:“冉儿,是我....”。
  果然,门帘动了动,却只是探出个头来,“有事吗?没事的话就该干嘛干嘛去”。
  呃....北冥寒轩一下子愣在那,慕容倾冉见他不说话,想来也没什么事,又钻进营帐,拉紧门帘。
  北冥寒轩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让他跟轩辕澈一样的待遇,凭什么,不公平,好歹,他对冉儿也是真心付出的,那个轩辕澈呢,一看就是虚情假意。
  营帐内,慕容倾冉简单的梳洗了一番,这才走出营帐,由于这几日不用领兵出战,所以,草草的吃了些东西,慕容倾冉就带着披风,骑着骏马奔驰出军营。
  刚刚下了雪,白雪将这世界银装素裹起来,活脱脱的,好似童话世界里的冰雪天地,远处白色的山峰,若隐若现,几只麻雀飞落在枝头,见慕容倾冉策马驶过,不由的扑翅飞走,惊的树枝上的雪花四散飘落。
  呼吸着野外的空气,虽然寒意使然,却令人神清气爽,慕容倾冉策马来到湖边,此时,湖面已经冻结成冰,又经过一夜白雪覆盖,四面白色的峭壁,景致美不胜收。
  翻身下马,她度着步子来到湖边,这些时日,令她很是压抑,难得不用出站,可以出来放松一下,也可以练练功夫,粉唇微翘,挂起一抹罕见的甜美笑意,脚尖轻点,好似仙子般,飞身来到湖的中央。
  红色的轻裘,好像一双翅膀,轻轻一甩,成为着白色世界中的一抹亮点。
  恰巧,这一切都被赶来的北冥寒轩看到,他呆滞的立在大树后,看着慕容倾冉,邪魅的脸颊笑意更深,他果然没看错人,冉儿,当真是个独特的女子。
  一招马踏飞燕,一只金莲在湖面一踏,转身又朝着湖边飞来,突然,传来一串天籁般的笑声,北冥寒轩以为自己听错了,揉了揉眼眸,定睛细看,不远处的女子,挥舞着双臂,在湖中央练起武功,她嘴角上扬,那串笑声,正是从她口中发出。
  何时见她如此笑过,她,一定过得很辛苦......北冥寒轩的脸一下子沉下来,无论她想要什么,他都会拼尽全力,帮她夺过来,哪怕......她要他的皇位,他只想,再次听到她那串天籁般的笑声,因为,那是他听过的最好听得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