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潜入敌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只要派人盯紧军妓营帐,就不怕她露不出痕迹”,北冥寒轩邪魅一笑,在这寒冷的冬季,好似冰雪天地生出的妖娆罂粟,透着说不出的诡异与性感。
  慕容倾冉随即下令,命四名杀手严密的监视军妓营帐的一举一动,如果有任何异常,马上来报。
  等待是漫长的,尤其是对于慕容倾冉来说,极为难熬,身边的北冥寒轩这一天,不停地在她耳边嘘寒问暖,鞍前马后的伺候着,好似早已将自己的身份地位抛之脑后,真当自己现在为人夫,还美名其曰:娘子的快乐,是他最大的幸福。
  油嘴滑舌的好似街头市井,虽然慕容倾冉并没有表露出来,但那些话语却牢牢地铭刻在她的心中,摆脱不掉,心底的最深处,也荡起了涟漪,一轮一轮,消散不去。
  临近黄昏,安排在军妓营帐的杀手突然出现在慕容倾冉的营帐内,他单膝跪地,恭敬的回报道:“回主子话,军妓营帐有了异常”。
  听完属下的来报,慕容倾冉与北冥寒轩心里都松了口气,密探总算露出了狐狸尾巴,这样一来,对于明日不实的进攻消息,也能有个交代。
  据属下来报,黄昏之际,陆将领来军妓营帐挑人,因为今日得了慕容倾冉的赏赐,一些军妓因为来了月事,不方便侍候陆将领,还有一些军妓因为陆将领的相貌实在差强人意,都不愿意上前侍候,但却有一名相貌极为出众的女子主动提出要侍候陆将领,所以杀手们觉得可疑,其中一名便前来禀报慕容倾冉。
  “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慕容倾冉绝美的脸颊勾出一抹浅笑,随后又道:“你们,只留两名杀手监视军妓营帐,其余的全部隐蔽在陆将领的营帐四周,发现异常,及时来报”。
  此刻,慕容倾冉血红色的眼眸异常冰冷,周身也散发着浓重的杀气,绝美的脸颊严肃而威严,敢在我的地盘上,打我的算盘,哼,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今夜,就让你尝尝,惹怒我的下场。
  很快,夜露更深,到处散起了浓浓大雾,天空也无星辰,四周伸手不见五指,透着隐隐诡异,积雪在白天微弱的阳光照耀下,稍稍融化些,但夜晚骤然寒冷,又将那些还未融化的积雪冻得更加结实。
  慕容倾冉与北冥寒轩一身夜行衣,悄无声息的跟在一个娇小的黑影身后,而那黑影奔驰的方向,正是哈撒其族的位置。
  再狡猾的狐狸,也逃不过猎人的眼睛。
  傍晚时分,属下再次来到慕容倾冉的营帐,回报说,那名女子去了陆将领的营帐,里面只传出了片刻的欢吟声,便再无声音,而且营帐内的烛火也在此时熄灭。
  由于杀手只是负责监视营帐,没有主人的命令,是不敢轻易靠近营帐查看。
  杀手们觉得十分不正常,便飞一般的赶到主子的营帐,如实禀报,慕容倾冉与北冥寒轩相互对视后,各自心照不宣,也各自换好提前准备出来的夜行衣,熄灭烛火,三个身影在黑夜中轻身一跃,便消失在大雾之中。
  果然,慕容倾冉与北冥寒轩来到营帐不远处,隐蔽身形后,便看到营帐的门帘动了动,却并未见人出来,过了许久,又动了动,还是没看到人,直到来回三四次,门帘掀开个缝隙,一个娇小的人影闪了出来,奔向军营的出口。
  哼,当真是心思缜密,若非慕容倾冉与北冥寒轩耐得住性子,沉得住心,恐怕早已打草惊蛇。
  慕容倾冉命杀手们留守军营,便于北冥寒轩一跃消失在夜色中。
  朦胧大雾,若非慕容倾冉眼力了得,此刻早已跟丢了那女子。
  树林中异常寂静,那女子显然轻功没有她二人好,虽然那女子极力的掩饰,可脚尖轻点在积雪上,还是发出细微的咯吱声。
  今夜,也十分庆幸的,连老天爷都在帮慕容倾冉,空旷的郊外,没有任何遮掩物,若不是这朦胧的大雾为她二人作了掩护,那女子必定会发现他们。
  莫约两盏茶的功夫,便到了哈撒其族的军营驻扎处,军营内,除了每个营帐外点燃着火把,大多数营帐已经熄灭烛火,不过,却也给慕容倾冉与北冥寒轩带来极大的不便。
  虽然大雾浓重,但军营内点燃着不少火把,二人若是就这么进去,岂不是原形顿显?加上那些哈撒其族的巡逻,每人手中拿着弯刀,各个精神抖擞,似乎着数九天寒,也奈何不了他们。
  也对,哈撒其族的都城戈壁城,距离沙漠草原如此之近,白日昼夜交替,温差向来极大,这些从小生长在那的将士们,恐怕也早已习惯了,适应了。
  那娇小的黑影显现在火把光亮中,但她确是正大光明的走了进去,巡逻的将士们拦下她,她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牌,并说了些什么,巡逻的将士也没再多加阻拦。
  好似放虎归山一般,那娇小的黑影,如同鬼魅般,在军营中飘来荡去,没一会,便消失了。
  慕容倾冉不甘心的捶了下树枝,此刻他们二人正隐蔽在距离军营不远处的树梢上,虽然能大概看清军营的格局,但还是将人跟丢了。
  北冥寒轩一把握住慕容倾冉的小手,拉起来放进自己的怀中,慕容倾冉也被他的举动弄得措手不及,因为是在旷野中,若是有任何响动,都会惊动军营里的巡逻。
  只见慕容倾冉猛的抽回自己的小手,朝着北冥寒轩飞过一记眼刀,意思是说:现在这种状况,你能不能正经些。
  反而是北冥寒轩,那双诱人的桃花眼,此刻正充满着期待与无辜,惹得慕容倾冉心里着实憋气,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慕容倾冉仔细的观察着哈撒其族军营的地形,依照着在现代当暗杀手的经验,很快便找到了突破口,她没理会北冥寒轩,飞身跃下树梢,脚尖轻点地,奔向军营的后方。
  哈撒其族的军营与轩辕军营有所不同,轩辕军营的营帐是一字排开,而哈撒其族的营帐却是呈花瓣状,虽然围在一起,却也有小路经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