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恍若惊醒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来到军营的后方,乍一看好似防御松懈,只有三三两两的将士围坐在那边,有的甚至靠在营帐旁闭上眼睛,看样子像是睡着了。
  嘶,慕容倾冉不禁紧锁眉头,难道,鹰雷收到了轩辕这几日不进攻的消息,便放松警惕了吗?依照鹰雷的性子,这不应该啊。
  军营后方,是看管粮草,烧火炉做饭的地方,看似不起眼,却是一支军队坚实的后盾,若是她现在火烧了哈撒其族的粮草,那么轩辕进攻不是轻而易举了吗?
  再或者,这是鹰雷的计谋?他是故意的?
  辗转反思后,慕容倾冉最终没有实施心中的想法,身后的北冥寒轩也打起了手势,让她别轻举妄动,看清楚形势再说。
  围成一团的将士们继续饮着酒,此刻,他们并未发现,两个潜入军营里的黑影,朝着主营方向奔驰而去。
  费了很大的周折,二人才躲开了前方不断巡逻的将士,那些人,有着鹰眼般的视觉,有着猎豹般的敏锐,黑夜中的一切,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庆幸的是,慕容倾冉与北冥寒轩的轻功造诣很高,即便费劲些,也还是躲开了。
  果然,主营的方向隐隐亮着光,但门口却没有把手,慕容倾冉与北冥寒轩屏住呼吸,如同鬼魅般飘了过去,原本二人还担心会被巡逻的将士发现,可是,当二人躲在营帐的暗面,这主营的四周围,连巡逻的影子都看不到。
  隐约眺望远处若隐若现的巡逻将士,也不见他们靠近,虽然二人赶到诧异,却也不得不欣喜,当真是天助我也。
  屏住呼吸,静静的听着屋内的动静,许久,才听到一声中气十足,低沉的声音:“雅儿,如今看来,你的行动并没有暴露,若当真暴露了.....恐怕你也不会如此轻松的站在我的面前,依我看,你现在速速潜回轩辕,莫要在这个时候被人发现”。
  慕容倾冉心中一惊,此人不是鹰雷又是谁?
  “族长放心,雅儿绝不会让别人发现雅儿的秘密,只是......雅儿有一事,还望族长答应”,一身黑衣的女子,微微低着那张沉鱼落雁的花容,原本锐利的眼神,此刻散发着娇弱女子的羞涩。
  鹰雷微锁眉头,双眸微抬,闪过一抹猎豹般的凶狠,随即又换上一抹淡淡的和蔼之色,快的令人来不及看清,“雅儿,这么多年来,我苦心训练你,早已当你是我的女儿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猛然间,雅儿单膝跪在地上,双手作揖,恳求道:“族长大恩大德,雅儿没齿难忘,又岂敢配族长为父,但雅儿的不情之请,还是希望族长能够答应,雅儿就算粉身碎骨,也不忘报答”。
  鹰雷微锁的眉头皱的更紧,何时见雅儿如此神色凝重过,此刻,这是怎么了?鹰雷顿时心生疑惑,可却并未表露出来,轻叹口气说道:“你且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
  雅儿好似得了天大的恩典般,用力的向鹰雷磕了三个头,这才起身,如花的脸颊敞露出女儿家的羞涩,“若是雅儿完成任务,希望族长能将雅儿许配大公子为妻,雅儿一生别无他求,仅此而已”。
  “什么”?鹰雷诧异的看向雅儿,一脸的难以置信,好似自己听错了,“雅儿,天下男子无数,莫尔虽是我的儿子,却容颜尽毁,你生的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为何非要嫁给莫尔”?
  “族长,雅儿知道,大公子在那次的矿厂爆炸中,容颜尽毁,可雅儿还是选择要嫁给大公子,雅儿看人,看的是心,大公子为人和善,虽不爱言语,对雅儿却是极好,雅儿这一生,别无所求,希望族长成全”,说完,雅儿再次半跪在地上。
  鹰雷轻叹口气,挥了挥手说道:“罢了罢了,我到底是老了,对于男女之间的情爱,早已过了年纪,你若执意如此,我同意便是了”。
  雅儿顿时欣喜之极,又连着给鹰雷磕了三个响头,白皙的额头微微撞破,流出指甲般大小的血渍。
  “你看你,这是做什么?要懂得爱惜身子,快,快起来包扎一下”,鹰雷指着雅儿,言语间带着关切,责备说道。
  雅儿心中万分欣喜,哪里还顾得上这点上,那个在自己心中,如神明般的男子,她就要做他的妻子了,是妻子,而不是妾侍,从此以后,她也可以正大光明了,再不用偷偷摸摸的躲在人后,她有了身份,有了地位,还有个如神明般的男子在身边。
  此刻,这一切,对于她来说,充满了幻想与期待,却忽略了鹰雷眼中一闪即逝的轻蔑。
  营帐外,慕容倾冉半蹲在原地,露出来的一双血红色眼眸,在夜色中,闪烁着异样的兴奋与疑惑。
  那叫雅儿的女子,她口中的大公子,与她的夜雨,真的好像,据她所知,那次矿场爆炸,除了三长老撒满,并没有任何有身份的人进入,若果真如此,那.....那是不是就说明,雅儿口中的大公子,是生还的夜雨?
  不爱言语,夜雨一向如此,可慕容倾冉又一想,不对,不对,撒满是矿场唯一生还的人,那一身的伤痕,还是让他没几日便咽了气,夜雨距离矿口那么近,若真是如此,也会比撒满伤得重,又怎么可能有机会生还呢?
  除非,得天眷顾,起死回生,可是,但凡有脑子的人,也不会相信这些,那简直就是奇迹中的奇迹。
  北冥寒轩见慕容倾冉一直保持一个姿势,身子似乎有些发抖,不禁扯了扯她的衣角,却见她并没有回过头来,轻轻的站起发麻的双腿,绕到她的面前。
  一颗晶莹从她的眼角滑落,那血红色的眼眸里异常闪烁,嘴角紧抿,整张脸都充满了忧伤之色,北冥寒轩微微一怔,赶忙打起手势,这也是他们商量好的,如今在主营外,更不能发出一丝声音。
  “你怎么了”?
  “出了什么事情”?
  “你倒是说话啊”?
  “你想急死我吗”?
  北冥寒轩不停的挥舞着手臂,做着手势,而慕容倾冉的目光,似乎穿过他的身体,不眨眼,不动弹,连他的腿都已经发麻,那慕容倾冉的腿,可想而知,可如今这到底是怎么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