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行踪暴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你真的还活着吗?
  如果不是你,那人又会是谁呢?
  如果是你,为何活着却不来见我?
  正当慕容倾冉伤神之际,主营里传出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北冥寒轩慌忙间,抱起慕容倾冉躲到了主营后面,更隐蔽的地方。
  “族长,保重身体,雅儿定不辱命”,雅儿说完,转身朝着以军营门口走去。
  由于方才北冥寒轩的注意力全在慕容倾冉身上,也没去听营帐中,二人都说了些什么。
  等慕容倾冉回神,那名叫做雅儿的女子已经要走了。
  雅儿还没走两步,只见一小队巡逻从不远处走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住雅儿。
  她身手敏捷的从腰间拔出匕首,冷眼望着四周的将士,“你们这是做什么?我有族长的令牌,你们活得不耐烦了是吗”?
  她此刻话语凌厉,透着狠劲,可那些将士不但没有闪开,反而要抬起手中的弯刀,向着她砍去。
  “你们要造反了吗......”,雅儿边说着,边吃力的挡开那些泛着寒光的弯刀。
  这些将士个个出招凶狠,明显要置她于死地,不知为何,曾经一人敌十人的雅儿,双腿竟然发虚,脚下不稳,连手臂都有些吃力。
  没过一会,雅儿的手臂与肩膀还有小腿,便中了三刀,鲜血染在她的黑衣上,并不明显,而这数九寒冬的寒冷温度,很快也把她的伤口冻住。
  “你们...啊.....”,雅儿一个没注意,一支长箭,竟然从主营的方向射过来,一箭射穿了她的小腿,雅儿一下子失去重心,跌倒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七八把弯刀向自己看过来。
  “住手,都给我住手”,一声高喝,那些弯刀竟真的停下,转过头去,只见一个裹着墨兰色轻裘的男子朝着这边奔来,脸上带着黑色的面具,看不到真实面目,但这些将士却认的,来人正是族长的大儿子,莫尔。
  “阿玛,请你饶恕雅儿吧”,莫尔没去看雅儿,而是直径走到主营外,跪在那个裹着黑色轻裘,手拿弓箭的中年男子面前。
  鹰雷见到莫尔,顿时气急败坏,厉声喝道:“深更半夜,你不在营中睡觉,跑到这里,就是为了这个贱婢求情”?
  雅儿微微一愣,贱婢?族长....族长......为何如此变得如此陌生?在她眼中,那个好像慈父般的鹰雷,在此刻竟然面露凶狠,置她于死地,刚才,不是好好的吗?甚至,他还答应,等她任务完成后,就将她许配给大公子。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玛,雅儿虽然做错事,可却也是您一手带大的啊”,莫尔跪在鹰雷面前,言语虽然恳求,却也带着一丝应有的男子尊严。
  “阿玛,莫尔没求过您什么,但....这次莫尔求阿玛了,放雅儿一条生路吧”。
  “阿玛,求求您了”。
  “族长.....为.....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雅儿因为腿上中箭,无法站起身来,而身边的那些将士也不会伸手扶她起来,她朝着鹰雷的方向,手臂用力的向前爬几下便没了力气,那双凌厉的眼神,此刻充满了不解与哀伤。
  “哼,为什么?还不是你做下的好事”,鹰雷冷哼一声,透着气焰的怒火,也燃烧起来。
  “你以为轩辕那帮人是傻子吗?哼,告诉你,这世界上,只有你一人是傻子,连敌军设下的计谋都看不出来,我鹰雷绝不会养无用之人,眼下军营后方并未发现异常,否则,我早已将你的人头摘下,还会让你活到现在吗”?
  躲在主营后的慕容倾冉,早已目瞪口呆,就连北冥寒轩此刻也是张口结舌。
  听了鹰雷说的那些话,北冥寒轩心头一紧,原来鹰雷早已识破了他们的计划,怪不得军营后方防御如此松懈,绕过来又一想,看来,轩辕军营中,不止雅儿这一个密探,北冥寒轩越想越觉得气愤不已,鹰雷当真是个狡猾的老狐狸。
  而慕容倾冉此刻心中乱如麻,那声音,那背影,无一不像她梦寐思念的人,虽然声音有些不对,但也有六七分的像。
  那身姿背影,她的双手早已抚摸无数次,就是闭着眼睛,也能知道,那是她心中所爱的男人。
  世上任何奇迹都会发生,双胞胎更是精妙绝伦的相似,可她宁愿相信,那就是夜雨,那就是她心中无法忘记的男人。
  虽然,他活着却不去见她,令她悲痛不已。
  “你是说....我的行踪....暴.....暴露了”?雅儿又朝着鹰雷的方向爬了几下,冻紫的双唇哆嗦的问道。
  数九寒天,连地面都能冻裂,更何况人趴在上面,而雅儿身上的伤口虽然已经被冻住,冻得麻木,可小腿上的那一箭,刺穿腿骨,动一下都会剧痛无比。
  她强忍着剧痛,努力的让自己清醒一些,族长肯定给自己下了药,否则.....她不会打不过这七八名将士,还被暗算了一箭。
  “莫尔,你先起来,地上寒气重,若是旧伤复发,可如何是好啊”,鹰雷没理会雅儿的问话,弯着身子扶起莫尔,带着几分轻柔责怪说道。
  莫尔朝着雅儿望去,那面具下,谁也看不出是什么表情,雅儿此刻却死死的盯着鹰雷,再次问道:“我的....行踪.....当.....当真....暴露....暴露了吗”?
  鹰雷猛的看向雅儿,双眸顿时射出一道带着寒意的锋芒,冷哼一声:“哼,无论如何你都要死,我告诉你也无妨,你以为我派了你一人潜伏轩辕军营吗?其实不然,所有的一切,都只不过是轩辕那狗国师的计谋,可你却信以为真了,还要在夜幕降临回来探虚实,幸好今日下午我收到了密报,布置好一切,等着敌人落网,否则,我哈撒其族十几万大军,岂不葬送在你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贱婢手中”?
  鹰雷越说越激动,好像一个没忍住就要冲上去砍死雅儿。
  “可.....可你....你如何....如何知道....是轩辕国...国师的计谋”?雅儿不甘心,继续问道。
  “你为何不用你的脑子想想,本族长一向身体强健,怎会一夜之间瘫痪在床,生命垂危?你跟了我那么多年,连这些常识,还要我来教你吗”?
  “阿玛,雅儿不也是担心你,才冒险赶回来吗”?莫尔忍不住,为雅儿说起话来,却遭到了鹰雷的训斥。
  鹰雷瞪了眼莫尔,喝道:“你给我闭嘴,否则,军法处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