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切肤之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尔被鹰雷这一喝,没再说话,面具下的那张伤痕遍布的脸,却散发着异常的冰冷,他抬起头,看向地上趴着的女子,黑色的眼眸似乎在阐述他太多的无奈,心底那一丝怜悯与挽救,如今看来,是这般力不从心。
  是啊,他不是族长,即便身为族长的儿子,即便受到父亲的重视,却连他人的生死,都插不上嘴,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到无助,也深刻的体会到,权利,是多么的令人向往。
  如今,在哈撒其族的军营里,若不是有着族长身份的父亲,若不是他得到父亲的重视,恐怕,别人也早已视他为草菅,废柴。
  矿厂爆炸后,虽然他幸运的活了下来,可身体到如今都没有恢复好,他的手筋尽断,虽然父亲请了族里的巫医为他诊治,却不是三五年就能恢复好的。
  好在父亲对他是极好的,也可能是因为父亲只有两个儿子。
  每当看着莫言领兵在战场上威严挥舞弯刀,他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在颤抖,如今的他,和废物有何区别?
  每每莫言在兵场操练士兵,他在一旁看着,偶尔想提点意见,却被莫言以关心为名,让婢女将他带出兵场。
  整日都要服用那苦涩的汤药,他堂堂七尺男儿,竟这般无用的活着,呵.....他嘲讽自己,鄙视自己,厌恶自己,何不在当初那晚,死去呢?
  “大公子.....您....您不必....不必为....为雅儿....求....求情了,族长....杀意已决.....这....这也许.....也许....就是....雅儿....雅儿的...命”,雅儿不在向前爬了,连族长一向重视的大公子为自己求情,都遭到了严厉的训斥,可见族长势在必得,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她被冻得手脚发麻,腿上的剧痛却减轻许多,牙齿不住的打颤,她用力的翻过身来,让自己面向天空,虽然地面的冰冷有些难忍。
  “族长....先前....先前你说的....的话,只不过....是....是为了....为了让雅儿....放松....放松警惕.....罢....罢了,是我....无用.....中了.....敌军....敌军的诡计.....好在....敌军没有来....破坏军营....否则....我就是死一万次...也是....无用的”。
  “哼,中原有句俗语: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能如此想,最好不过,你知道了太多的秘密,即便我心中不忍,可不得不做出抉择”,鹰雷朝着那几名将士一挥手,几名将士立刻会意,纷纷扬起手中的弯刀,眼见就要看下去,却听到雅儿尖叫一声。
  “住手......”。
  鹰雷目光一寒,又挥了挥手,将士们举起的弯刀缓缓放下去,“你还有何话要说”?
  “族长...其实....雅儿是汉人....对吗”?
  鹰雷微微一怔,身子也随之一颤,好似被人戳穿了他的阴谋一般,还未开口,又听雅儿说道。
  “我虽....是汉人....这些年....却是拼命...报答...报答你的知遇之恩与养育之恩,如今....我已报答完....”。
  “大....大公子....”,雅儿轻柔的唤了声,莫尔一阵风般飘到了雅儿身边,半蹲下来,抬起手臂,只见轻轻触摸着雅儿那已经冻僵的脸颊。
  “别....别怪族...族长,是...是我心甘....心甘情愿.....雅儿....雅儿真的....很希望....一切...一切还能回到....雅儿.....照顾大公子的....那....那段日子.....一切....都...是....那么....美...美....好.....”。
  只见雅儿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莫尔将手指缓缓伸到雅儿的鼻尖一触。
  “阿玛,雅儿.....雅儿去了”,没有任何语气的一句话,平淡如水。
  “你们,将她的身体拖到后营烧掉”,鹰雷脸上不见一丝悲痛之色,反而威严的吩咐着将士们将雅儿的尸体烧掉。
  “阿玛.....”,莫尔大吼一声,鹰雷猛地一怔,却又听到莫尔缓了缓语气道:“阿玛,这些事情,就交由孩儿去做吧,孩儿希望,能好好葬了雅儿”。
  鹰雷本想再说什么,可终究没有说出来,只能叹了口气,掀开帘子返回主营内。
  这一切似乎都与北冥寒轩所想的不一样,同时,竟也为那名叫雅儿的女子生出一丝同情之意,若不是被鹰雷当成战争胜利的铺垫,如花般的女子,此刻应该如其他汉人女子一样,起码,不用置身危险之中。
  莫尔吃力的抱起雅儿,此刻她的身子已经被冻僵,身体呈直线状,不能打弯,好似抱着一块冰,他缓慢的走着,朝着后营的方向走去。
  那面具下,除了因伤痕交错而有些狰狞外,除了异常冰冷外,一双漆黑的眼眸,竟有些空洞。
  曾经,他无牵无挂,虽然为她做事,却也乐得自在,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被亲情,友情,束缚的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他情愿回到当杀手的时候,不被任何牵绊,只做自己想做的,心中牵挂的她,也是那样的懂他,支持他,陪伴他。
  他情愿那些记忆没有被唤醒,他情愿他还是那个被人抹去记忆的夜雨,而非莫尔。
  然而,一切都不可能回到当初,他有父亲,有弟弟,身体里流着相同的血脉,这是无法改变的。
  正是因为这些无法改变,让他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无助,越来越觉得,活着,没有任何意义。
  那是在他受伤半个月后,他苏醒的第一天,就是雅儿一直在照顾他,七个月的朝夕相伴,他早已将雅儿当成他的妹妹,时而俏皮,时而任性撒娇,时而逗他开心,每当看到雅儿那好似花朵般的笑容时,他便觉得,这一天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最起码,没有因为容颜尽毁,而继续自暴自弃。
  他心中执念的她,也成为他活下去的勇气,可当儿时的记忆涌现,他开始痛苦,受着精神与肉体的双重折磨,也是雅儿,细心的开导他。
  雅儿爱慕他,他并非草木,可惜,雅儿终究迟了一步,因为在他的心中,已经有另一个女子,占据了他的满腔,就像长在肉上,想要抛掉,就必须忍受切肤之痛,他承认,他无法忍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