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册立封妃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走进营帐内,迎面扑来一股淫秽过后的气味,令慕容倾冉一阵反胃,却不得不强忍下来,她是来看看轩辕澈这边有没有面孔陌生,若是现在离开,反倒让那密探起了疑心,不会再露脸了。
  “朕才刚刚起身,国师为何如此匆忙”?轩辕澈任由那两名千金伺候,穿好金色盔甲,这才端坐在一旁的龙椅上,一本正经的看向慕容倾冉问道。
  慕容倾冉淡淡的扫过那两名千金的脸颊,又看向轩辕澈,见他一本正经,屋内还有其他人,便拱起双手恭敬道:“回皇上,臣估算了积雪的融化时间,后日便可挥军进攻古宿城,不过.....臣倒是有个顾虑......”。
  她说到最后,故意拉长声音,眼角大概其的扫了下在场的每个人,心中不自觉冷哼一声,如果他没有在这里,那么也就罢了,若是在这里,那么,那名叫雅儿的密探与他比起来,还真是逊色不少啊。
  屋内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任何异常,这一切都太出乎慕容倾冉的预料了。
  “国师但说无妨”,轩辕澈缓缓抬了抬手臂说道。
  “如今我轩辕的地势,虽谈不上及占优势,却也是比起哈撒其族,要有利得多,哈撒其族跨距古宿城与北冥城池柳城之间,左要防着古宿城的偷袭,又要防着北冥过河拆桥,虽然哈撒其族曾今给与北冥有过合作关系,但....利益面前,谁都说不准”。
  “后日,我轩辕大军可以直接开拔古宿城,但,保不齐又会像上次那般,被哈撒其族横插一脚,若非我轩辕有神器在手,怕是早已兵败于此,所以,臣请求陛下坐镇古宿城一战,为我军助阵,而臣,则前去哈撒其族军营,若是他们有想要横插一脚的念头,那么,臣便会当断则断,若是没有,也可趁此机会,偷袭哈撒其族的军营”。
  轩辕澈听完慕容倾冉的话,手臂一下子拍向大腿,笑着喝道:“好办法,国师真不愧是我轩辕瑰宝,才思敏捷,朕允了,若后日攻城得以胜利,朕便下令恢复国师皇后之位,并当即行册封大典”。
  皇后之位?册封大典?他怎么说起这个了?慕容倾冉不禁微锁眉头,血红色的眼眸迸发出一道寒光射向轩辕澈,他再搞什么鬼?
  “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皇后?还有,别拿着鸡毛当令箭,给你几分颜色就开起染坊,我慕容倾冉从未成为过你的皇后,何来恢复一说?还要举行册封大典?说你昏君你还不爱听,只是攻下一个小小的古宿城,便能让你高兴成这样吗?琳琅虽已被北冥占据半数城池,可另一半也是不在少数,你还是好好用脑子想想军事战略吧”。
  慕容倾冉不等轩辕澈开口说话,便拂袖离去。
  轩辕澈望着慕容倾冉离开的背影,此时目瞪口呆,随后脸色上明显挂不住了,顿时怒发冲冠,一手将龙桌上的水壶挥到地上,温雅的面孔变得狰狞起来,毕竟,他是皇帝啊,怎能被一个小小的臣子,当着下人们的面,数落的体无完肤?
  还昏君?他轩辕澈从来就没被人如此羞辱过,当他的皇后有何不好?轩辕千千万万的女子,哪个不是争先恐后的想要住进凤鸾宫,曾经,她不把他放在眼里,他以为,是那夜让她失贞的过失造成,便没有过多计较。
  如今,连昏君这种字眼,她都扣在他的身上,还怎么让他再继续忍下去?
  慕容倾冉........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你今日这番话的,他日,我必定数倍奉还。
  “来人”,轩辕澈怒喝一声,吓得旁边的小太监各个都跪在地上,全身打着哆嗦。
  “皇上,皇上,您吩咐,您吩咐”。
  轩辕澈嘴角一勾,露出一抹放浪的笑意,他看了看身旁的两名女子,手臂一揽,两名女子纷纷落入他的怀中,顿时营帐内传出断断续续的娇声。
  “皇上.....”。
  “皇上,你真坏......”。
  轩辕澈修长的指尖揉捏着两名女子的丰盈,嘴里还吩咐道:“传朕旨意,册封礼部侍郎千金容燕儿为容妃,册封刑部侍郎千金乌金寰为寰妃,册封大典待后日完胜归来,再行操办”。
  “是,皇上”,跪在地上的小太监一听,急忙应下,缓缓起身走出营帐。
  而轩辕澈身旁的容妃与寰妃,也纷纷起身跪在地上,叩谢隆恩,那花容上毫不掩饰的露出喜色,而寰妃...虽然眉头皱了皱,却还是跟着容妃一起笑成一朵花。
  慕容倾冉朝着自己的营帐缓缓度着步子,脑海里却浮现出刚刚在轩辕澈营帐内的一切。
  她出了营帐,在主营周围随意走了走,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陌生的面孔,所以,她不得不怀疑到那两名女子身上。
  两名女子年芳不过二十,却生的风姿卓越,性感妖娆,她随后问了问其他人,才得知,那是礼部侍郎与刑部侍郎的千金。
  嘶.....一阵迷茫,可慕容倾冉总觉得漏了些什么,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回到营帐内,北冥寒轩正在营帐内,见慕容倾冉回来了,手中端着杯热茶,凑了过去,地给慕容倾冉,试探地问道:“你....没事吧”?
  慕容倾冉微微一怔,猛地想起昨夜的事情,淡淡一笑,摇了摇头,缓缓说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当真没事?如果心里憋屈,大可以对为夫倾诉一番,也让为夫为你分担一些”,北冥寒轩抬起手臂,修长的指尖撇去垂落在她脸颊上的青丝,柔声道。
  “都说了没事,干嘛非要我有事呢”?慕容倾冉躲开北冥寒轩的指尖,没由来的吼道。
  北冥寒轩愣了愣,随后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转移话题道:“后日,便可进攻古宿城,到那时,积雪虽没有完全融化,却也碍不到挥军开拔”。
  “我早已想到了,刚刚跟轩辕澈说了”。
  北冥寒轩猛地一怔,“你.....”。
  慕容倾冉没再说话,只是白了眼北冥寒轩,心道,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懂吗?当其他人都是傻子?白痴?弱智?连这点常识我都不懂,白做了一世的暗杀手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