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与敌厮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很不庆幸的是,在慕容倾冉还在观察营帐时,便被巡逻的将士发现,一声震天的吼声,打破沉寂的黑夜。
  “有刺客”。
  一时间,哈撒其族的军营响起了凌乱的脚步声,慕容倾冉甩手一记飞刀,稳狠准的刺中了那名叫喊刺客的将士,也在此时,将她准确的位置暴露给敌军将士。
  后面两队巡逻手持弯刀朝着慕容倾冉的方向赶来,前面那泛着寒光的弯刀已到眼前。
  “叮当.....”,慕容倾冉顿时雷厉风行,从腰间拔出短剑,使出全力挡下七把齐齐砍过来的弯刀,又趁着那些将士回力之际,半蹲下来,一柄短剑一划,那七名将士捂着双腿,纷纷倒地嚎叫起来。
  机不可失,慕容倾冉轻点脚尖,跃过受伤的将士,却不想从左边横插过来五名将士,其中,一把弯刀拼尽全力横扫过来,而她身后的两队人马已经赶了过来。
  一场生死之战,拉开帷幕,血红色的眼眸在黑夜与火把的照耀下,透着寒意与诡异,敌军将士将慕容倾冉围在中央,数把弯刀蓄势待发,好似慕容倾冉稍稍一动,便会挥刀齐砍。
  突然,身侧的弯刀一动,慕容倾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挥舞短剑,那名手持弯刀的将士的断臂横飞空中,鲜血四溅,血腥味迅速蔓延空中,敌军将士纷纷倒吸口气,暗道,眼前这刺客出手竟然如此狠毒。
  此时,慕容倾冉骨子里的嗜血因子又开始作祟,血眸锐利的一扫,趁着敌军将士愣神之际,大开杀戒,然而,前来支援的敌军将士越来越多,慕容倾冉却毫不惧色,大杀痛快般,手中的短剑越发灵活。
  “扑哧”,一声,慕容倾冉的手臂竟然被身后的敌军将士暗算一刀,手臂处的鲜血直流,染红了白色的亵衣,而她连看都不看一眼,因为她知道,这天气,很快会将伤口冻住。
  “抓获的,我看她好生眼熟,尤其是那双眼眸,好似前一阵轩辕敌军的国师啊”。
  一句话,激奋了敌军将士,随之,弯刀渐渐收起锋芒,不再似刚才那般招招致死,不过,这也恰好给了慕容倾冉喘息的机会,她如行云流水般穿插在敌军将士中,弹指间,一颗颗头颅滚落在地,鲜血飞扬,浸透了她的夜行衣,寒风凛冽,也将她动了个哆嗦。
  眼看着左前方火光比这边明亮,整齐的脚步声好似踏破般,慕容倾冉知道,敌军的支援来了,虽然这些人她还不放在眼里,但今夜前来的目的她并没有忘记,想必此时已经惊动了鹰雷,若不赶紧撤退,今夜她没被敌军杀掉,就会累死在这里。
  脚尖轻点,慕容倾冉飞身跃过一个营帐落地,身后杀喊声连成一片,身首异处的尸首也连成一片,让人不寒而栗,胆战心惊。
  慕容倾冉的手法,全部采用曾经在江湖上盛传的五马分尸手法,相面惨目忍睹,让赶来支援的敌军将士看了胃里直翻腾,有好几人都将今夜刚刚吃进去的晚饭吐了出来。
  她虽然躲开了敌军将士的追杀,但还是很快被他们发现,不得已,慕容倾冉只好钻进一处营帐内,屏住呼吸。
  “走,去那边追,她跑不远的,跟我来,你们去那边拦截“。
  直到脚步声与叫喊声远去,慕容倾冉才缓缓喘息起来。
  “你是何人”?这时,黑暗中响起低沉的声音,却令慕容倾冉再次提高警惕,来不及多想,便在黑暗中巡视着那人的方向。
  当她的目光落在左侧的床上,她顿时腾空飞扑了过去,手中的短剑也顺势刺了过去。
  “闹出动静,可是想着他们闻声而来”?又是低沉的一句话,却令慕容倾冉微微一怔,随后停下动作,快速稳住身形。
  她立在床边,用短剑指着床上的男子,血红色的眼眸在黑暗中死死的盯着床上的男子,压低声音道:“大公子的营帐在哪里”?
  谁知,床上的男子听后,半躺在床上的身子微微轻颤起来,心中顿时如打翻五味瓶般,滋味流出,是那般苦涩难忍,顷刻间沉默无语。
  是她吗?当真是她吗?
  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他还没死?
  不可能,她怎么会知道?可她前来军营,为何要寻大公子?
  没错,他便是莫尔,在没有记忆前,他唤夜雨。
  黑暗中,夜雨微微垂头,他不敢抬起头来,不敢正视她,不敢面对她,不仅因为这张容颜尽毁,丑陋无比的脸,还因为他那颗愧疚的心。
  “快说”,慕容倾冉见他迟迟没有回答,心中顿时急躁,手中的短剑又向前一点,距离夜雨的脖颈只有一公分不到。
  “若我不说,你这短剑,可会刺过来”?
  慕容倾冉微微一怔,有些不知所答,猛然,她收回短剑,呆立在床边,这.....这声音......该死的,她刚刚怎么就没注意呢。
  这声音,与那日大公子的声音,有些相像,但到底是不是大公子,她也不太确定,心再次慌乱,让她又急又恼,还没看到本人,你急什么?
  “回答我”。
  慕容倾冉身子微微一颤,这次,她可以很确定,这声音,便是昨夜大公子的声音,那么,也就是说,眼前这人,便是大公子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夜.....夜....雨?
  原本在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那些想法,顿时间竟然消失了,慕容倾冉手足无措的立在床边,就连短剑握在手上,她都觉得有些多余,更令她郁闷的是,她的嗓子竟然无法开口说话。
  若不是手中的短剑突然落地,发出清脆的声音,慕容倾冉恐怕站到天亮都无法回神,“啊.....”,她发出低低的惊呼声,随后又捂住嘴巴。
  随后,她似乎想起来什么,慌张的从怀中摸索起来,终于,摸到了火折子,她迫不及待的想要打开盖子,可却听到床上的男子发话。
  “不想引来将士,就不要点燃,我这里深夜从未亮过烛火”。
  “啪嗒....”,慕容倾冉一顿,火折子险些掉落在地,她手中握着火折子,血红色的眼眸充满期望的看着床上的男子,刚要开口问话,便听到营帐外,响起了一个令她熟悉的声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