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不容轻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营帐外,突然响起一个醇厚的声音,“你是说,她到这里才消失不见的,是吗”?声音带着质问,又带着无比的威严,让人不自觉的心声敬畏。
  “回族长,是的,弟兄们带着两队人马,分别对那两边都巡查了,她好像凭空消失般,竟然找不到了,属下怀疑,她可能逃出了军营”,领兵的统领微微弯着腰,恭敬的回答道。
  鹰雷一甩黑色绣着金丝边的轻裘,冷哼一声,鹰眼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那回话的统领,仿佛要将他刺穿一般,“哼,我哈撒其族的军营,岂是那么容易就能逃脱的,你说她受了伤,想必,她现在还躲在某处的营帐内,你,迅速带着兵马,将各个营帐给我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她”。
  “是....”,统领身子微微一颤,额头竟冒出虚汗,族长平日里,虽然也很严厉,却从不曾如现在般,好似吃人的老虎,无论眼神还是话语,都让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
  不多时,营帐外便传出了乱作一团的脚步声与吼叫声,慕容倾冉凤眸一横,身形灵敏的闪到门口,将门帘先开个缝隙,有两队敌军将士,分别从她身处的两边开始搜起,由于其他营帐内都是一些将士们休息之地,所以搜索进行的很快。
  “你......躲起来吧”,夜雨看着门口那娇小的身影,轻叹口气说道。
  慕容倾冉闻声后转过身,在黑暗中环视着屋内,却发现竟没有可以容她藏身的地方。
  “到这来....快....”,夜雨朝着慕容倾冉挥了挥手,示意她躲到床上。
  “回统领话,这....这是大公子的营帐,还需....需要搜吗”?营帐外响起敌军将士的话,慕容倾冉没再犹豫,快速走到床边,钻进被窝,躲在夜雨的身后,床榻虽然不大,但慕容倾冉躲在夜雨身后,却是能很好的遮掩住。
  蒙面布下的小脸,一阵滚烫,红的好似樱桃般,鼻尖隐隐环绕着成熟男子的气息,只是,那气息,真的好熟悉,时间好似又回到了曾经的过往间。
  令她陶醉的气息,萦绕鼻尖,挥之不去,更令她无法忘记,曾经与夜雨同床共枕的种种,那些,欺骗不了她。
  一时间,那双血红色的眼眸,漫上水雾,她隐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可心中却如翻江倒海般,她想不通,究竟是为什么,他活着,却不肯来见她。
  就算容颜尽毁,就算他沦落成街头乞丐,她也不会有半点嫌弃他,慕容倾冉,就是这样的性格,若是认定了,绝不后悔,可如今呢,轮不到她后不后悔。
  夜雨心中也是一阵叹息,如此敏锐的她,怎能察觉不出,他究竟是谁呢?
  如今身份地位不同了,一些贵族都爱用熏香或者香料,来让自己的身体散发香味,可他却从来不用那些东西,心中虽然决定了不去见她,可往往行为上却不受控制,为谁保留,留了,又有何用呢?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身后的人儿,身体轻轻颤抖,他知道,她并不是冷,而是,她知道了,他是谁。
  终究是伤了她,如今的他,这副残缺身体,即便她不嫌弃,他也自知配不上她,更何况,道不同不相为谋,她与他的立场已成对立,又何苦在纠缠不清,藕断丝连呢?
  伤了就伤了吧,哀莫大过于心死,今日的伤痛,若能成就她他日的幸福,何乐而不为呢?
  夜雨没有理会身后的人,就在这时,未等他反应过来,门口的门帘已经被掀了起来,走进来一名将士,他摸着黑点亮烛台,随后,对着门口恭敬道:“族长,可以了”。
  没有任何声音,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金丝勾边的轻裘,面色凶煞,双眸凌厉的中年男子,他度着步子,缓缓走了进来,却再看到夜雨的那刻,不禁微微锁眉,质问道:“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有入睡”?
  夜雨侧着身子,倚靠在床头,脸上并没有戴着面具,那一脸纵横交错的伤疤,显得诡异而狰狞,他只是淡淡的回道:“外面如此慌乱,就算睡着了,也已经被吵醒了”。
  鹰雷趁着夜雨说话之际,鹰眼环视着营帐内,不放过任何角落,听夜雨说完,他心不在焉的点点头,随后又道:“你这里,可曾进来过可疑之人”?
  夜雨微微摇摇头,“并未有人进来过,我本打算起身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不还没来得及起身,父亲便进来了”。
  “哦”?鹰雷转头看向夜雨,双眸半眯起来,那眼神带着质疑,就算任何人都会不习惯,但夜雨却毫不在乎,那满是伤疤的脸上,惟独那双如星耀般的眼睛迎上鹰雷,与之对视。
  许久,鹰雷收起目光,言语也缓和许多,他关切的对夜雨说道:“早些休息吧,这些事你就不必操心了”,说完,转身离开钻出营帐。
  身后的人想要动弹,却被夜雨用大手死死按住,慕容倾冉不明就里,却也不得不安静下来。
  果然,鹰雷竟半路折回,再次走进营帐内,鹰眼仍旧四处环视,直到落在夜雨身上,才再次关切道:“若当真睡不着,便让人去给你熬一碗安神药来”,不容夜雨说话,转身离去。
  待鹰雷走后,夜雨才缓缓舒了口气,他咽了咽嗓子,掌心里全是汗,父亲的生性多疑,他最了解不过,就连他,父亲都不见得百分百信任,虽然父亲对他极好,但对他的信任还不及莫言多,刚才若不是他,恐怕身后的人早已被父亲发现了。
  慕容倾冉的后背,已经有些塌了,小脸蒙着黑布,又盖着厚厚的被子,又被鹰雷这生性多疑的老家伙差点摆了一道,能不出汗吗?
  鹰雷,果然阴险狡诈,看来,轩辕若是与哈撒其族开战,她真的要多掂量几分了,绝不能轻视鹰雷的智商。
  由于夜雨一直没有叫她出来,导致她仍旧在被窝里,直到夜雨拍了拍她,她这才露出头来,手臂的伤口因暖和又开始流出鲜血,又因为慕容倾冉出了汗,流到了伤口处,而蛰得生疼生疼。
  猛的,她似乎想起什么,抬起头,便看到穿着一身亵衣的夜雨,他脸上的那黑色面具,也引起了她的注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