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撕裂疼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怔怔的望着那张黑色面具,极力的想穿透那张面具,看到里面那张最真实的脸,“你......真的是你吗”?其实,她本想问,你过得还好吗?却不知怎地,一出口却变了。
  夜雨淡漠的看了她一眼,便转过身去,走到椅子旁,披上黑色轻裘,冷漠道:“姑娘,你认错人了,若是没事,就请离开吧”,说完,手臂一挥,指向营帐的门口。
  慕容倾冉此刻木讷的起身下床,那双血红色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夜雨,突然,她抬起手臂,解下脸颊上的蒙面布,指着自己的脸,低声问道:“你....你真的不认识我了”?
  不得不说,慕容倾冉这一动作,令夜雨的震感不小,还是那张精致绝美的脸颊,却比从前更胜一筹,眉眼间透着成熟女子的韵味,便是天下间女子叠加一起,也不如她半分姿色,尤其是那双血红色的眼眸,早先听莫言说起,如今真正面对,心中落下重重的一锤,只有一个想法,这些年,你究竟是怎么过的?为何这眼睛,会变了颜色?
  他多么的想问出口,然而话到嘴边,却变了,“姑娘,我说了,你认错人了,而且,你为何前来军营,我也不想过问,但请你马上离开,不要再给我添麻烦,今日救了你,只不过不想被你连累罢了”,说完,他一拂衣袖,转过身去,不再看慕容倾冉。
  “雨.....你是不是失忆了”?慕容倾冉向前一步,抬起手臂想要触及他的肩膀,哪知,刚刚触碰,却被夜雨厌恶的甩开。
  “姑娘,请你自重,若是还不走,我可就要将你抓去,向父亲邀功了”,夜雨向后退了两步,身后是一把椅子,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他一下子坐在椅子上。
  不是不敢承认,是因为他知道,即便承认了,又有何用?只能徒增伤悲,其实,他的内心,也在受着煎熬,也在悬崖边徘徊,稍有不慎,便会跌进万丈深渊,不禁连累了她,还会让他这副丑陋的脸,变成众人笑话她的话柄。
  慕容倾冉仍旧不甘心,她缓缓垂下手臂,血红色的眼眸充满了期待与希望,她诺诺道:“只要你让我看一眼你的真容,我便离开”。
  夜雨身子微微一颤,真的要看吗?那张狰狞丑恶的脸,连他自己都不愿意看到,所以,他的营帐内从来没有镜子。
  真的要看吗?不怕午夜梦回,做恶梦吗?呵,夜雨心底自嘲道。
  曾经还在戈壁城养伤时,有一位女奴不小心看到了他的脸,当场便吓死了,即便是对他一向极好的父亲,看到这张脸后,也会露出厌恶的神色,所以,从那以后,只要在人面前,这张黑色面具,始终不曾离开过他那张脸。
  可看着慕容倾冉那执着的小脸,夜雨知道,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就不会放弃,罢了,看吧。
  夜雨缓缓站起身,抬起手臂,修长的指尖轻轻一勾,黑色面具便脱落在他的手上,露出那张丑陋的脸。
  当慕容倾冉看到那张脸后,也被惊的呆滞住,全身好似被雷击过般,那双血红色的眼眸瞪得圆圆的,樱唇微张。
  就在夜雨嘴角嘲笑的一瞬间,一个带着淡雅清香的柔软身子嵌入怀中,慕容倾冉紧紧的抱住夜雨,泪无声的滑过脸颊,很快浸湿了夜雨的亵衣衣襟。
  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异想天开的前去戈壁城想要盗取硝石,如果那天我没有抛下你,没有离开你的身边,也许,一切都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要怎么做,才能将毁掉的一切,弥补上来。
  天哪,我多么的希望,这一切是发生在我的身上,那么,我会很坚定的告诉我的爱人,只要你不嫌弃我这张脸,我便一生跟定你。
  曾经那张充满男人味的脸,已经变成一脸伤疤异常狰狞的脸,若不是她对他的熟悉,她当真会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不禁脸上如此,就连脖颈处,都是随处可见的烧伤后遗留的疤痕。
  慕容倾冉在心底无助的嘶喊着,没有人能够听得到,夜雨,你不肯来见我,是因为这张脸吗?你怕我会嫌弃你,对吗?
  就在夜雨犹豫着要不要将慕容倾冉推开之际,怀中的女子便已经离开,徒留胸前那一片潮湿。
  慕容倾冉凤眸含着泪花,看向夜雨那张脸,麻木的笑了笑:“雨,你不肯来见我,是因为这张脸吗?怕我会嫌弃,对吗?如果,我和你一样,你可会心里舒服些”?
  话音刚落,只见慕容倾冉快速的从腰间腰间拔出短剑,对着自己那张精美绝伦的脸,便刺了下去。
  “叮当”,一声清脆过后,慕容倾冉手中的短剑被打落在地。
  “姑娘,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了,但依着你如此倾城倾国之容,也不该轻易毁掉,你赶紧离去吧,我这里的亮了太久,会被人生疑的”。
  面对夜雨如此陌生的话语,慕容倾冉心底更加悲痛,容颜尽毁也罢,竟然还失忆了,竟然不记得她是谁了,这一切的一切,难道真的是冥冥中早已注定的吗?就好像她来到这个莫名的朝代一样?
  “你....你真的不记得我是谁了吗”?慕容倾冉仍旧不甘心的问道。
  “我说,你这女子怎么如此烦人,若是真认得你,我还会如此吗”?夜雨此时心中比之慕容倾冉的悲痛,有过之而无不及,一阵莫名的烦躁,忍不住对着慕容倾冉低声咆哮起来。
  手臂上的伤,都不及她心中的痛楚,心,好似被撕裂般,疼得她竟有些喘不过起来,一个踉跄,她险些倒地,幸好夜雨一把扶住了她。
  “噗......”,一股甜腥从胸口涌上来,她没忍住,喷了出来,,随后,她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捂住胸口,血红色的眼眸却只是看着夜雨。
  “你......”,夜雨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几句话,便将她激的气血攻心,若是......他不敢想象下去,赶忙将慕容倾冉扶到椅子旁坐下,又为她倒了杯热水,递给她。
  “漱漱口吧”。
  慕容倾冉一挥手臂,打掉了他递过来的水杯,她哀伤的看了眼夜雨,对着烛台的蜡烛一挥手,屋内再次陷入一片黑暗,当夜雨反应过来时,营帐内只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而慕容倾冉,早已离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