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身受内伤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出了哈撒其族的军营,巡逻的将士们还没来得及看清,只觉得眼前一阵恍惚,天际也在这时,突然传出几声苍鹰的鸣叫,似乎冥冥中的一切,都在帮着慕容倾冉。
  寒风凛冽,如鬼魅的嘶吼般,回荡在她的耳边,终于,她停下狂奔的脚步,立在空旷的郊地,那娇小的身影,在寒风中显得格外萧条,好似摇摇飞起。
  她捂住胸口,那不停跳动的心脏,好似放在了搅拌机中,生疼生疼,顾不得一切了,不管身后是否有追兵,是否会再有一次厮杀,她身形微微一晃,扑通一声,无力半跪在地上。
  “噗”,已经微显苍白的嘴唇,再次喷出炽热的鲜血,血红色的眼眸无力的垂了垂,最终,她晕倒在地上。
  不多时,她的身体被人轻轻的抱了起来,只见那人哀怨的看了她一眼,最终没有发泄出来,轻点脚尖,直奔向轩辕军营。
  “嘤.....”,不知昏睡了多长时间,再次醒来后,营帐外已是一片白光,今日的太阳暖意十足,然而床上的人儿,心底却如同掉进了冰窖般,异常寒冷。
  “你醒了”。
  慕容倾冉只觉得眼前晃过人影,定睛细看,一张有些憔悴的脸映入眼帘,虽然憔悴,却也遮盖不住妖娆魅惑的丽质。
  她微微点点头,动了动身子,想要起身,却被北冥寒轩给按了下去,“你好好躺在床上休息吧,你气血攻心,虽不是很严重,却也是内伤,更何况,手臂也受了伤,应需要多加调养”。
  她没在固执,只是微微撇过头去,不想让北冥寒轩看到她的失态和异常,一颗晶莹划过眼角,她无声的哽咽着,一想到夜雨还活着,她便激动,可是又一想起那满脸的烧伤疤痕,她的心再次沉了下去,更令她无助的,夜雨竟然将她忘得干干净净。
  呵,到底是天意弄人,还是咎由自取呢?
  北冥寒轩见她别过头去,轻叹口气,他虽然不知道她进了敌军军营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也能猜想得到,她定是去见了那大公子,因为从前天晚上回来,他就已经读到了她眼中的一探究竟。
  想要责怪她,责怪她茹莽行事,不计后果,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如今更是看她肩膀微微轻颤,想必,她心里也很难过,罢了。
  他刚想要转身,却听到床上的人儿问道:“是你.....昨天救我回来的”?
  声音很轻,听不出任何语气,北冥寒轩停住脚步,“恩”,之后便没再说话。
  同样,床上的人也没再说话,待北冥寒轩走出去后,慕容倾冉才转过头来,夜雨,我要如何,才能补偿你呢?
  泪如雨下,浸湿了枕巾,卸去坚强的盾牌,这个杀人如麻,嗜血残忍的女子,终是露出她最脆弱的一面,也许她不知道,这一切,都看在了北冥寒轩的眼中。
  他呆立在门口,手中端着一碗红枣莲子羹,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站在那里,等着她收起那些脆弱,因为他知道,她不愿别人看到。
  面对床上女子的不停轻颤,北冥寒轩的心,也乱作一团,他心心执念的女子,此时却是为别的男人流着眼泪,他不远千里,留在这里,只为她,而她的心中,始终不是他。
  曾经,他以为他成功了,原来,不过是一场老天作弄他的把戏。
  曾经,他以为她已经接受他了,原来,一切,都没有变,唯一变得,只是他的心。
  他承认,他现在爱极了眼前的女子,她的一眸一笑,一个动作,一句话,都让他深深着迷,他越发的不想离开她,好似离开半步,胸口就会憋得喘不过气来。
  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这种爱人的感觉,可却得不到相同的,被爱的感觉,虽然他很不甘心,可却不想看到她痛苦的样子,如同现在。
  那些泪,都流进了他的心里,好似硫酸,腐蚀着他那颗蓬勃的心。
  “进来吧”,慕容倾冉收起悲伤,可却遮盖不住那红肿的眼眶,她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一直站在门口的北冥寒轩说道。
  北冥寒轩微微一怔,随后强颜欢笑的露出一抹妖孽笑容,嘴角微微勾起,带出一抹性感,“这可是我亲手给你熬得,不管难喝好喝,你都要喝下去,可别糟蹋了我的一番心血哦”。
  慕容倾冉也尴尬的笑了笑,但却显得那么的无力,这些被北冥寒轩看在眼里,疼在心中,他轻柔的扶起慕容倾冉,又在床头摆放好软绵绵的厚垫子,尽量让她靠的舒服些。
  北冥寒轩将汤勺递到慕容倾冉的嘴边,见她喝进去,桃花眼顿时充满期望的问道:“怎么样”?
  当慕容倾冉看到他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神,便不忍心再吐出来,硬生生的将这口打死卖盐的,名叫红枣莲子羹咽了下去,之后又微微点头道:“不错,味道好极了”。
  “真的吗?那以后我天天给你熬,好吗”?北冥寒轩淡淡一笑,颇为得意的夸下海口。
  慕容倾冉瞪了瞪眼珠,随后摇摇头道:“还是不要了,你别对我这么好了,找个时间离开这里吧”。
  “怎么好端端的要让我离开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还是.....这红枣莲子羹不好喝”?北冥寒轩说完,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琉璃碗,猛地端起来喝了一口。
  “噗.....”,只见北冥寒轩还没来得及回味,立刻吐了出来,“好咸啊....咸死我了....咳咳......咳咳.....”,北冥寒轩赶忙跑到案桌前,倒了杯热水漱起口来。
  等他从新回到床边,尴尬的笑了笑道:“看来,我的确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呵....呵呵.....”。
  “我说的不是这些,你明知道在我这里,讨不到半点好处,却偏偏执意留在这里,先不说我会不会怀疑你,怎么说,你也是一国之君,北冥如今怎样?你一点也不关心吗?朝堂有没有乱作一团,你也不在意吗?若是让北冥子民知道,他们的皇帝抛下国家,只为留在一个女子身边,恐怕.....我会被你连累的很惨.....咳咳.....”。
  慕容倾冉说着说着,无力的咳了两声,再加上刚才那一口红枣莲子羹,的确很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