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战事部署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北冥寒轩见慕容倾冉醒了,淡淡一笑,起身扶起慕容倾冉靠在床头,赶忙去桌边为她倒了杯热水,又从新坐到椅子上。
  “你饿不饿,我已经命人熬了些米粥,等下送过来”。
  慕容倾冉摇摇头,血红色的眼眸有些黯然失神,她低着头摆弄着水杯,许久,才缓缓抬起头,看着北冥寒轩问道:“你找我来,是为了明日进攻古宿城的事情吗”?
  北冥寒轩先是一怔,随后点点头,有些严肃的说道:“你应该明白,从你将轩辕将士带出来的那天起,就已经不可能退出了,要么,持续战事,要么,灰头土脸的返回轩辕,从此这段丑事会被记载在史书里”。
  慕容倾冉转过头去,面无表情,没有说话,北冥寒轩心里有些焦急,顿了顿又道:“轩辕澈自从来了军营后的所作所为,都已经令将士们寒了心,也许你不知道,他带来的三个太监,都被他杖刑处死了,只因为摔了容妃的玉如意,也因为这些举动,将他曾经的所有仁义功勋都诋毁了,眼下若是你能重振旗鼓,带领轩辕将士夺下古宿城,那么,你在军中,在轩辕的地位也会大大的提升”。
  “谁告诉你,我要放弃了”?突然,慕容倾冉转过头来,目光瞬间凌厉的看向北冥寒轩,淡淡的说道。
  “你....那就好,那就好.....”,北冥寒轩听到慕容倾冉这样说,不禁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又露出一抹浅笑,似是呢喃道。
  不多时,便又将士端着米粥送进营帐内,慕容倾冉喝了几口就没有胃口了,交代天门的杀手守在门口,不准任何人靠近后,与北冥寒轩开始商议部署明日的进攻。
  其实,慕容倾冉曾有那么一刻,想要放弃,但,当她想起夜雨那张容颜尽毁的脸时,内心却再次坚定起来。
  没错,当初她与夜雨一起去戈壁城盗取硝石,目的不就是为了这一天吗?只不过后来因为夜雨的死亡,的确让她有些疯狂,连同天门的崛起,也带给了江湖一场腥风血雨。
  如今,夜雨还活着,只是这代价太沉重了,若是她现在放弃了,那夜雨的付出,就等于白费了。
  “其实,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样的,古宿城位于琳琅与北冥轩辕的中间位置”,慕容倾冉指了指简易地图上古宿城的位置说道。
  “它易守难攻,的确是理想中的城池,用来做帝都都不为过,但,它也有一处缺点,那便是三面临敌,前有琳琅,后有北冥,左有哈撒其族,若是三国齐齐进攻,恐怕....就算它是铁打的,也会沦陷”,慕容倾冉说完,抬起头,看向北冥寒轩,观察着他脸上的异常反应。
  然而,令慕容倾冉失望的是,她没有从北冥寒轩的脸上看到一丝端倪,反而是北冥寒轩大大的赞同与支持。
  “我这里你放心就是了,若你有需要,我还可以从北冥调兵给你”。
  慕容倾冉微微一怔,随后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去,“那倒不需要”。
  “冉儿,你手中的神器,我是见识到了,若是与哈撒其族的神器相比,虽然不可能说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也绝不逊色,但,用在古宿城这里,恐怕就糟蹋了我们的初衷啊”,北冥寒轩无奈的笑了笑,没有理会慕容倾冉那句话,低头看着地图上,古宿城的位置。
  “强取不可,可琅啸月又怎么会轻易的放弃古宿城呢”?慕容倾冉对北冥寒轩的话表示赞同后,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北冥寒轩那双邪魅的桃花眼眨了眨,看向慕容倾冉,勾出一抹浅笑说道:“你说的正是我所担心的,琅啸月当然不会轻易的放弃古宿城,但是.....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让琅啸月毫无意见的拱手相让”。
  慕容倾冉听到北冥寒轩说有办法,顿时欣喜,略显苍白的脸上,也多了一抹极淡的笑意,“快,快说出来听听”。
  然而,北冥寒轩却故意摇摇头,并做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轻叹口气说道:“可惜啊,如果用了那个办法,便会委屈了为夫啊”,说完,一脸哀怨的看着慕容倾冉。
  慕容倾冉见北冥寒轩又露出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不禁有些无奈,“那....那你说说,为何会委屈了你”?
  猛然,北冥寒轩拉住慕容倾冉的小手,不停的摩挲着,嘴里说道:“你是我的娘子啊,让我的娘子去引诱别的男子,为夫肯定会觉得委屈啊”。
  “什么?你的意思是......”,慕容倾冉听后,一把抽出自己的小手,一脸诧异的看着北冥寒轩。
  “怎么?娘子认为,还可能有别的办法得到古宿城吗”?北冥寒轩因为慕容倾冉将手抽回去,而有些沮丧。
  慕容倾冉猛的坐在椅子上,眉头紧锁,不再言语,北冥寒轩说的不无道理,古宿城,除了强攻摧毁,不然就是.....智取。
  试想,琅啸月如今已经成为琳琅的新皇,无论金银财宝,美女如玉,要什么有什么,还有什么能入得了皇帝的眼睛呢?
  而眼前,有一条虽然算不上明智,却也是个办法的路,如果走下去,靠的完全是琅啸月对她的旧情,成功与否,全在此举啊。
  “你怎么就能确定,琅啸月对我......还会有感情呢”?慕容倾冉喃喃的说道。
  此时她的心里,也有些慌乱了,琅啸月,这个早已经在她心中划清界限的男人,先不说她愿不愿意,就说琅啸月愿不愿意都是个问题。
  北冥寒轩戏谑的一笑说道:“别的我不敢承认,但.....娘子的魅力,那是千军万马都抵挡不住的,更何况,还是一个男人呢”?
  “我说,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现在我们在谈正事”,慕容倾冉白了眼北冥寒轩,都什么时候了,他还在这扯这些无聊的话。
  “为夫说的是事实啊,娘子本就是魅力无限,别说琅啸月了,就是为夫现在,也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呢,那琅啸月,指不定躲在古宿城的哪处,思念着娘子呢”。
  北冥寒轩见慕容倾冉没有说话,便摆出一副怨夫的模样又道:“就说了为夫肯定受委屈,先不说别人如何暗恋娘子,光是心里想着娘子,就让为夫恨不能杀了那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