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步入敌城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够了,别一天到晚没个正行,我现在没工夫陪你玩闹”,慕容倾冉不耐烦的瞪了瞪北冥寒轩说道。
  北冥寒轩笑意更深,桃花眼眯成一道缝,笑道:“娘子若是想要智取古宿城,唯有此办法可行得通,只是......就怕娘子一心心系为夫,不肯啊”。
  慕容倾冉再次陷入思索,的确如北冥寒轩所说,智取,除了这个办法,恐怕在没有比这个办法更能行得通的办法了,可当初她已经与琅啸月决绝,形同陌路,如今在主动去找他,恐怕......
  再者,还不知道琅啸月的心意如何,能否为她所利用,若是失败了......
  就算琅啸月对她仍然有情,但关乎琳琅社稷,他又能否会相信她呢?
  想必,琅啸月也清楚古宿城的益处,他又能否会轻易的放弃呢?
  如此多的问题,在她的脑海中翻来覆去,最后,她有些没信心,看向北冥寒轩问道:“你真的觉得,他.....会放弃古宿城吗?要知道,他放弃了古宿城,就等于将琳琅的一半大门敞开,毕竟,古宿城是琳琅的重要城池之一啊”。
  “那要看,娘子用的是什么办法了”,北冥寒轩摇晃着脑袋,祥装神秘的说道。
  “你且说来听听”,慕容倾冉现在心乱如麻,不清不楚的因素太多了。
  只见北冥寒轩朝着慕容倾冉抛了个媚眼,嘴角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说道:“我猜,琅啸月对娘子,必定还有思念之情,假若,娘子能够加以利用这点,必定能水到渠成”。
  慕容倾冉没有说话,继续听着北冥寒轩说道。
  “娘子假意投诚,或者利用琅啸月对娘子的旧情,直接明说,这些都可行,不过,这个办法,在于一个赌字,不赌别的,就赌琅啸月对娘子的思念之情有多深,他虽然对娘子有旧情,但有多深,为夫就不得而知了,但为夫对娘子的情谊,可比日月同辉,有如瀚海浪涛,情比针尖...........”。
  慕容倾冉越听越觉得不对劲,猛地抬起手臂,冷和一声:“打住”。
  “呃....怎么了,娘子”?北冥寒轩微微一愣,满脸的不解。
  慕容倾冉无奈的叹了口气,没理会北冥寒轩的这句话,自顾说道:“你说的这些,我知道了,只是,对于明日将士们的疑虑,该如何消除呢”?
  “这还不简单吗”?北冥寒轩笑了两声,又道:“如实告诉将士们,古宿城坚不可摧,乃旷世之物,只可智取,不可强夺,需要从队伍中挑选出精干的将士,来完成此次任务,然后定个期限,以便于你能在这段时间里,让琅啸月放弃古宿城,到时,在施计,让将士们相信,不就完事了吗”?
  听着北冥寒轩说完此话,慕容倾冉突然觉得,将他留在身边,是正确的,不但能从他身上学习更多的战事技巧,开阔自己的视角,还能牵制他,以防他有什么目的。
  慕容倾冉点点头,当天夜里便下令全军集合,正如北冥寒轩所说,慕容倾冉将那些话吩咐下去,果然得到了将士们积极的响应,但她却给自己只限定了五日的期限,当北冥寒轩问及此事后,慕容倾冉的回答却是:对于古宿城,她已经浪费了太多的时间了,她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取得古宿城,来作为她坚固的后盾。
  次日,将士们加紧操练,都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被国师选上,然后参加这次的任务,夺得古宿城,而且,万一这次智取古宿城成功了,还会有封赏什么的,谁不想着自己能升官发财呢。
  而慕容倾冉却在入夜后,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这次,她没有穿夜行衣,而是一件水绿色的笼水裙,脚踩绣着琼花的鞋子,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的轻裘,脚尖轻跃,掩盖住行踪后,她便消失在夜色中。
  带着忐忑的心情,慕容倾冉再度来到古宿城外,此时,城楼上好几排巡夜的侍卫,慕容倾冉朝着城楼大喊一声:“我来求见皇上,不知可否行个方便,打开城门”。
  尽管她知道,这么说,那些侍卫是不会给她开门的,但总要拿出个诚意来吧。
  “见皇上?皇上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吗?我看你八成是敌军派来的细作吧”?城楼上响起一声凶喝,而慕容倾冉听了那侍卫的话,顿时有些郁闷,心道,你哪只眼见过这么明目张胆的细作?
  “我是降城逃出来的,我这里有机密要件呈奏皇上,若是耽误了,造成我琳琅的损失,你就等着皇上砍你的脑袋吧”,慕容倾冉从怀中掏出事先安排好的信笺,对着城楼挥了挥说道。
  那侍卫听到慕容倾冉如此一说,明显一愣,也开始犹豫了,他紧锁眉头,许久,才再次嚷道:“可有什么物件能证明你的身份?还有,你是哪个降城的”?
  慕容倾冉再次从怀中掏出一块令牌,这块令牌是北冥寒轩给她的,曾是琳琅边疆城池,现如今已归顺北冥的连锦城,北冥寒轩之所以戴在身上,是因为连锦城距离轩辕现在的军营很近,马程不过半日便能到达,而他在赶往慕容倾冉这里时,曾路过连锦城,还住了半日,所以才会有那里的令牌。
  如今,除了普通老板姓,但凡进出城的大批商客,随行人员在五人以上,都必须要有通行的令牌,否则,根本就进不了城门,如今兵荒马乱,这也是以防万一。
  侍卫依旧是犹豫了半响,才对着身后的几名侍卫说了句:“你们几个,下去开开城门巡查一番,若是属实,便放她进来,若是有一点异常,格杀勿论”。
  “是”,四名侍卫领命后,快速的朝着城门走去。
  “吱.....”,城门打开了,发出一声刺耳的声响,只见四名侍卫领着二十人组成的小队走了出来,朝着慕容倾冉的方向前来。
  慕容倾冉也没再说什么,将令牌递给一名侍卫,那名侍卫仔细的查看了一番,微微点点头,随后又道:“你的信笺呢”?
  慕容倾冉依旧没说话,将手中的信笺也递过去,直到那名侍卫再次点头说道:“的确是连锦城特有的火漆,你可以跟我们进来了,但是却是由我们将信笺递交,你暂时就住在驿站等候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