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被敌发现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穿着宽大的黑色轻裘,头上也带着轻裘上的黑色大帽,黑色的大帽遮盖住她的真实面目。
  听到侍卫的话,她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她知道,普通百姓或者七品以下的官员,是根本见不到皇上面儿的。
  侍卫挥了挥手,示意她进来,于是,她跟着那一小队侍卫,走进了这座坚不可摧的城池内。
  城内,宽敞的大道上,街边还有一些小贩没有收摊,烟花之地也是一片繁荣喧哗,灯火璀璨,与之前久在城外扎营的景象,完全不同。
  走了许久,才来到驿站门前,侍卫停下脚步,转身走到慕容倾冉面前,严肃说道:“这几日你便住在这里,别四处乱走动,若有事也好通知你,听到了吗”?
  慕容倾冉微微点了点头,侍卫见她点头,也没多询问,就在这时,从驿站内走出一位相貌普通的中年男子,他一身儒衫,直径走到那名侍卫跟前,客气的笑道:“官爷,有客到了”?
  “恩,先安排在你这里”,那名侍卫脸上多了几分威严说道。
  中年男子顿时点头哈腰说道:“官爷,您放心就是了”,说完又走到慕容倾冉面前,收起笑容,“跟我来吧”,语气明显比跟那名侍卫说话不一样。
  慕容倾冉没有说话,跟在中年男子身后走进驿站,其实,名为驿站,不过跟客栈的模式是一样的,是官场上的人路过这里的休息场所,一般老百姓是进不来的。
  那名中年男子为慕容倾冉安排了一间客房,就出去了,慕容倾冉待那中年男子出去后,才摘下大帽,她打量着屋内,装饰极为简陋,墙上连幅字画都没有,光秃秃的一面墙,就连床榻也没有幔帐,一个普通木质的方桌,外加两把有些掉漆的椅子。
  慕容倾冉冷哼一声,看来,外面那些侍卫并没有重视自己,不然,怎能被分配到这么简陋的客房。
  驿站的客房,也是根据官员身份的大小,并不是所有的官员,都住这样的房间,一般来说,像慕容倾冉住的这间客房,是下等侍卫或者更低级的侍卫才会住的。
  不过也没关系,能进入古宿城,已属不易了。
  中年男子下楼后,又走出驿站的门,果然,那名侍卫还在那里等候,他一脸巴结的走过去,笑了笑说道:“官爷,小的就知道您还有别的吩咐,嘿嘿.....”。
  “恩”,那名侍卫应了声,凑到中年男子的耳边说道:“给我看好了她,绝不能让她踏出驿站半步,否则,你的脑袋就给我小心一点”。
  侍卫说完话,转身挥了挥手,就带着队伍离开,那中年男子微微一愣,待看不到侍卫的身影,才抬起手来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就知道这次来人不简单啊,不过听着官爷刚才的话,给她安排个下等客房还真是安排对了。
  虽然慕容倾冉来之前已经吃过饭了,但自己如今是赶路过来,如果不吃饭,难免会引起别人怀疑,所以,当中年男子问她要不要吃饭,她毫不犹豫的说要吃饭。
  没过一会,中年男子便端着饭菜来敲门,慕容倾冉快速带上特意准备的面具,打开房门后,中年男子先是一愣,随后有些不耐烦的将饭菜往桌上一摔,嘟囔道:“怪不得官爷让我看好你,就知道你不简单,哼”。
  “吃吧,盘子和碗明日我再来取”,又说了句,中年男子转身走出房间。
  慕容倾冉何等耳力,早已将中年男子的话听得一字不差,果然如她所料,那些侍卫并没有相信她,至于那信笺,更别提了,拆开看倒是不可能,但绝对不会在这两日送到琅啸月面前。
  她扫了眼桌子上的饭菜,刚刚被中年男子一摔,饭菜都洒落桌子上,但也能一眼看出,米饭是灰色的,菜叶中还有半只虫子的身体,她厌恶的走过去,抄起盘子和碗,将饭菜倒在床下。
  又等了一会,慕容倾冉才熄灭蜡烛,直至夜深人静后,房间的窗子打开,一个娇小的黑影一闪而过,朝着府衙方向飞奔而去。
  在随同侍卫前往驿站的路上,正好路过府衙,慕容倾冉特地注意了下,门口守卫身上穿的,正是皇宫禁军卫的服侍,也就是说,琅啸月被安排住在了府衙。
  就要见到他了,慕容倾冉的心突然有些慌乱,连她自己也说不上是为什么,风在耳边呼啸,转眼间,便来到府衙的后院。
  琅啸月如今贵为琳琅新皇,府衙的守卫比平日里要森严的多,从正门进入是不可能的,后院虽然距离琅啸月的房间有些远,但至少是安全的,不易被人察觉。
  后院堆积一些陈旧的家具,散发出一股霉味,远远望去,谍影重重,有些瘆人,慕容倾冉顺着小路,躲在隐蔽处朝着前院走去。
  果然,越往前走,巡逻的侍卫就越多,穿过假山,绕过已被冻结的湖边,眼前越来越亮,走廊上站着不少守卫,偶尔也经过几名太监和婢女,但都需要出示腰牌,那些守卫才肯让通过。
  而慕容倾冉放眼望去,就在她的正前方,一座大屋子里,灯火通亮,门外的侍卫更多,每个侍卫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当真是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看来,只有从房顶上飞过去了,慕容倾冉想了想,甩了甩轻裘,轻点脚尖,整个人腾空飞起,踏过走廊的顶部,飞跃两旁的大树,终于落在了那间大屋子的房顶上。
  对于慕容倾冉自己的轻功造诣,她还是蛮有自信的,那些普通的侍卫,耳力是无法判断的,所以,她很轻松的就飞了过去。
  以前,她不肯去学习这古代的功夫,总觉得凭着自己以前暗杀手的功夫与技巧,完全可以在这古代游刃有余,哪知学会了轻功,才知道,自己用八爪绳索什么的,太浪费力气,太浪费时间,简直就是傻瓜才会做的事情。
  落在房顶上,她超前两步,来到大屋子的中间位置,利落的掀开一块瓦片,当她的目光定在那抹金黄色的身影时,神情有些恍惚,一个不小心碰到其他的瓦片,弄出了声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