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故人往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什么人”?只听屋内的人一声冷喝,随后一支还带有墨迹的毛笔朝着屋顶射了过来。
  慕容倾冉微微闪身,躲开了那支毛笔,既然发现了,也就没有再躲藏的必要了,她飞身跃下房顶,也在这时,门口的侍卫拔出腰刀,一声:有刺客,保护皇上,也在夜空中回荡起来。
  顿时,屋子前响起慌乱的脚步声,一大群侍卫将慕容倾冉围在中间,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然而,慕容倾冉却并没有动手,她甩了甩轻裘披风,缓缓抬起手臂,摘下大帽,瞬间,一张绝美精致的容颜,展露在人们面前。
  尤其是那双血红色的眼眸,异常诡异,令在场的侍卫纷纷倒吸口气。
  “这不是敌国的那国师吗?她竟敢只身前来,来啊,抓住她,抓住她就能立功了”,不知是哪个侍卫喊了一声,所有的侍卫顿时大惊,扬起手中的腰刀就朝着慕容倾冉挥了过来。
  本以为慕容倾冉会奋力抵抗,可当十几把腰刀齐齐架在她的脖子上,她却丝毫未动,只是那名静静的站在那里。
  “都给我住手”,一声冷喝,慕容倾冉的心,也在那刻纠在一起。
  就要见到他了,第一句,要说什么好呢?
  当初,她那一句:形同陌路,将两人的关系撇的再干净不过了,如今,她又要跑到他面前,来跟他说,她来找他了,这不是很矛盾吗?
  然而,那双血红色的凤眸,还是直直的对视上他的眼睛,他有些瘦了,但越发的英气逼人,曾经那副玩世不恭也消失了,有的,只剩下帝王该有的霸气与威严。
  是她,琅啸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甚至觉得自己恍如梦境,就在刚刚,他又想起了她,却没料到,下一秒,她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是激动?是喜悦?是惊喜?任何一个词语,恐怕都无法形容琅啸月此时的心情了。
  他一时间,竟忘记了慕容倾冉脖子上,还架着十几把腰刀,只要稍稍用力,就会在她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
  “你.....就打算这样来招待我吗”?慕容倾冉露出一抹罕见的浅笑,看着琅啸月,淡淡的说道。
  琅啸月顿时回神,狭长的眼眸一瞪,叱喝道:“都给我把刀放下”。
  侍卫不明就里,但皇上都发话了,只好收回腰刀,退到一旁。
  直到慕容倾冉走进了屋子,琅啸月还是有些置身梦境般的感觉。
  夜空上的皎月,也在这时展露出角,原本朦胧的夜空,此刻也乌云散尽,几颗闪烁的星光,散发出柔美的光,挥洒在地面上。
  琅啸月命人沏了壶热茶,吩咐不许人打扰,直到房门关好后,才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真的是你吗”?
  他温柔的看着慕容倾冉,连说出来的话,也不敢太大声。
  慕容倾冉解下轻裘披风后,端坐在椅子上,没在像刚才那般与琅啸月对视,说不上是为什么,但就是不敢。
  屋内的气氛有些沉寂,也让琅啸月感到一丝尴尬,他缓缓走到慕容倾冉身旁的椅子上坐下,叹了口气,又说道:“真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
  “是啊,我也没想到.....呵.....”,慕容倾冉似是自嘲的笑了笑,只见摆弄着茶杯,始终低着头。
  “你.....饿了吗?我去叫人准备晚膳”?
  “不,不饿”。
  “哦”。
  “觉得冷吗?我去命人添些碳来”。
  “不,不冷”。
  “哦”。
  “那....你累了吗?夜色更深,我命人给你安排房间歇息吧”。
  慕容倾冉微微歪过头,看向琅啸月,微锁眉头,有些不解的说道:“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你面前”?
  琅啸月微微一怔,随后苦笑一声:“你若想说,自然就说了,不想说,我问了....也是白问,不是吗”?说完,直直的看着慕容倾冉那双血红色的眼眸。
  “我......我.....我来看看你”,按照原定的计划,慕容倾冉此时不应该说这句话,然而,话到嘴边,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虽然有时候,为了某种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但,她始终说不出那些话,从她见到琅啸月的第一面,她就肯定了一点,琅啸月对她的情,很深很深。
  从他的眼神里,她看到了无比思念,看到了他对她的惦念不忘,看到了他的真心。
  他还是如当初那般了解她,懂她,甚至不多问一句,那种恍惚,那种难以置信,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然而,她这次来的目的,是让琅啸月放弃古宿城,然后利用古宿城有利的地理位置,再去攻打琳琅,呵,有些讽刺,如果琅啸月答应了,那么,不是他疯了,就是爱之深切,如果他不答应,那么,她也不会强求,反而会让她心里舒服些,最起码,不会产生内疚的心理。
  琅啸月抿了抿嘴,不知是欣喜还是什么,英俊白皙的脸上多了一抹桃红,可随后又有些不安的神情,“冉儿.....这么说来,你已经原谅我了是吗”?
  慕容倾冉望着琅啸月,他微微侧着脸,那双好看的丹凤眼里,充满了期待,一时间,让她有些迷茫。
  她要说什么呢?说原谅了?其实在她的心里,早已不在乎这些了,因为她心中,住着某个人。
  可她还是微微点了点头,淡淡道:“以前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以后谁都不要再提了”。
  琅啸月嘴角瞬间翘起,勾出一抹浅笑,“恩,过去了,谁也不要再提了”。
  “做了皇帝,一切都习惯吗?每天都要批阅奏折,很辛苦吧”?
  琅啸月苦笑一声说道:“曾经的想法,都太过天真了,做了皇帝才知道,自由,是多么美好的事情”。
  慕容倾冉自顾倒了杯热茶,也笑了笑说道:“的确如此,不过,曾经你可是很想坐上这宝座呢”。
  “可惜....天不遂人愿,他....去的太突然了,一时也没有合适的人选......”,琅啸月说着说着,有些黯然伤神。
  慕容倾冉也是一愣,是啊,琅啸辰走的真的很突然,他带走了琅啸月的自由,同时,也带走了自己对他的怨恨,此时提起琅啸辰,竟有一种说不出的伤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