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驿站偶遇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跟随着侍卫离开府衙,朝着驿站的方向走去,这个她也曾用真心守护的男人,如今,还依然心系与她,而她,内心深处早已埋下了那人的种子,一点一点的生根发芽,如今,根深蒂固。
  是的,一切都如过眼云烟般,慢慢的消失眼前,包括那些尘封的回忆,也随着时间的流逝,从脑海里一点一点的拨出去。
  曾经在现代,听倩雯说过一句话:分手了,就不可以做朋友,因为曾经伤害过彼此,也不可以去怨恨,因为彼此深爱过,到如今,慕容倾冉也算是深深的体验了这句话的精髓。
  刚到驿站门口,慕容倾冉便打发了那几名侍卫回去,依旧是从窗户翻进去。
  折腾了大半夜,肚子也在这时有些咕咕叫,无奈之下,慕容倾冉只好重新穿好衣服,戴上面具,去楼下找些吃的。
  走廊里静悄悄的,其他的屋子也熄灭了烛火,惟独走廊尽头的那件屋子还点燃着烛光,里面隐约有人影晃动。
  慕容倾冉淡淡的扫了眼,并没在意,哪知刚要下楼之际,却听到那屋子里传出细微的声音,似是在争吵。
  她停住脚步,猛然想起琅啸月先前说的话,好像慕容天冥也在驿站住着,血红色的眼眸再次看向走廊尽头的屋子,半眯起来,散发着一丝冰冷的寒意。
  慕容天冥,这个让她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自从进了皇宫,而后又逃出来,独自在外的这段时间,他竟然从来没有派人寻找过她,哪怕是追杀或者什么。
  曾经,她派人回琳琅查过,原来,早在慕容倾冉逃出皇宫后,被琅啸辰秘密通缉时,慕容倾冉这个名字,就被剔除了族谱,包括她娘亲的名字,也一并除了。
  那段日子,慕容倾冉这个名字,在慕容家,连刚刚进府的丫鬟,都可以随意辱骂,更别说那些妾侍了,听属下回报,有好几名妾侍竟然用起了巫蛊之术,打听了她的生辰八字,刻了小木人,整日不是用针扎,就是用火烧。
  这,就是这副身体的家人。
  呵,慕容倾冉想着想着,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她放慢脚步,悄悄的走向走廊尽头的那间屋子。
  声音渐渐清晰,虽然他们压低声音说话,可慕容倾冉的耳力非凡,听得一字不差,只是,里面的人,并不是慕容天冥。
  “你什么也别说了,我意已决”。
  “穆乐堇,你.....江湖人从不过问朝廷事,这是千百年留下的规矩,你难道是榆木脑袋吗?你知不知道你这次出来,姨母有多着急,有多担心你”?
  “与你何干?你少在这里给我讲什么大道理,你有什么资格”?
  “我是你表哥,我就有这个权利,如今兵荒马乱,四处城池防守严密,若不是姨母好生交代我,一定要将你带回去,你看我管不管你,哼”。
  “我娘根本就不理解我,男儿志在四方,我就不明白她为什么一定要把我栓在家里,现在乱世,正好是我一展宏图的大好机会,你若还当我是你弟弟,就别再阻拦我,时间不早了,我该睡了,明日还要去府衙报道呢,你出去吧”。
  “你.......你.....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顽固不化,白费了姨母多年的悉心教导,南山派交到你手里,迟早会自取灭亡的”。
  “呦和,说来说去,你不就是想接掌南山派吗?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一天,你就休想”。
  里面的争吵越来越激烈,从最初压低声音,到怒声连连,慕容倾冉听着听着,无奈的笑了笑,刚要转身离去,不想房间的门被打开。
  “你是谁?深更半夜,鬼鬼祟祟的在我门前做什么”?穆乐堇上下打量着门外的人,眼中的怒火好似马上就要夺眶而出,他充满敌意的望着慕容倾冉冷喝道。
  “还有你,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穆乐堇说完慕容倾冉,又指着房内的男子一通吼叫。
  慕容倾冉微微锁眉,心中暗道,听着声音,男子年龄好像不大,但性子怎么如此暴躁?刚想要转身训斥穆乐堇,哪知屋内早已打斗在一起,一时间叮咚响个不停。
  慕容倾冉微微锁起的秀眉不禁皱紧,还是算了,她可是一直记得,自己好像没有多管闲事的毛病,想了想,转身朝着楼梯走去。
  由于两名男子打斗起来,弄出不小的响动,惊醒了驿站的站长,只见他披着棉衣,抬头望向二楼,也有些心急,毕竟,驿站里还住着一些身份尊贵的客人,若是扰了清梦,他这个站长首先逃脱不了责任。
  他踉跄的奔向楼梯,与慕容倾冉打了个照面也没来得及说话,直直的奔向走廊尽头的房间。
  “我说两个小祖宗哎,你们当这是客栈吗?这里是驿站,你们这样会打扰到官爷们休息的,都住手,都住手”,站长站在门外,压低声音朝着屋子里喊道。
  果然,打斗声停止了,慕容倾冉笑了笑,走向后厨房,厨房里冷冷清清的,灶台上的蒸屉里只有两个白嫩的凉馒头,慕容倾冉也没计较,毕竟有的吃就不错了,比起她倒在床底下的饭,不知道好多少倍呢。
  她手里端着碗,碗里是那两个白馒头,刚走到楼梯处,迎面就碰到一个年纪大约二十有五,面容清秀俊朗的男子,只见他一身儒衫袄,发鬓有些蓬松,连发簪也有些歪了,似乎是刚才打斗时,不小心弄的,他一脸谦卑的走到慕容倾冉面前,拱手作揖道:“这位兄台....刚才我表弟多有得罪,你莫要放在心上,我代他想你赔罪了”。
  慕容倾冉缓缓抬起头,对面的男子微微一怔,由于楼下指点着一盏烛火,微弱的光哪里能全部照到,方才她一直低着头,导致男子并没有看到慕容倾冉的脸上还带着黑色面具。
  漆黑的面具,看不到本来面具,也因为楼下光线黯淡,在此刻显得有些诡异。
  “没关系....”,慕容倾冉淡漠的回了句,更令对面的男子身体一颤。
  “呃,对不起,在下唐突了,并不知姑娘是女子,多有得罪,还望姑娘见谅”。
  慕容倾冉原本不想多加理会,却不想眼前的男子说起话来文邹邹的,还那么客气,让她燃起的几分恼怒,顿时消散的干干净净。
  -----------------------------------------
  PS:兔兔可能会多加一些内容了,嘿嘿,亲,期待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