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滑稽男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过,那也不代表慕容倾冉对任何人都会热情,她依旧淡漠的回了句:“无碍”,说完,走上楼梯,想要绕过那名男子。
  哪知,慕容倾冉向左,他也向左,慕容倾冉向右,他也向右,如此几回,那男子竟然一个没站稳,踉跄一步,竟朝着慕容倾冉扑过来。
  慕容倾冉凤眸凌厉,并没有去扶住那名男子,而是握住手里的馒头,脚尖踢向楼梯扶手,一个腾空翻滚,安然的落在楼梯下面几米远,动作迅速,让人来不及看清。
  “咕噜咕噜.....”,亏得那名男子身怀武艺,刚刚还与自己的表弟打斗起来,如今,真让人跌破眼镜,只见他哪里还有武者的样子,直接从楼梯中央滚到楼梯下面。
  “哎呦......”,男子失态的坐在地上,捂着额头,定是刚才滚下来的时候,撞到了头部。
  慕容倾冉原本冰冷的表情,如今也有些忍不住想笑,可她还是给憋了回去,低头看了看碗里的馒头还在,无奈的摇了摇头,再次朝着楼梯走去。
  “姑娘,真对不住,在下失礼了,失礼了,失礼了”,男子好不容易从地上站起来,看到慕容倾冉朝着自己走过来,赶忙作揖赔不是,似乎早已忘记了慕容倾冉刚刚的见死不救,仍觉得是自己的不对。
  慕容倾冉有些无奈了,原本从她进厨房,然后回房间,根本用不了几分钟,而现在,这男子又拦在自己面前,刚刚还有些饿肚子,现在,全被他折腾的早已饿过劲了。
  “麻烦你让一让”,慕容倾冉着实无奈的很,不得已开口说道。
  “啊.....哦.....”,男子听了慕容倾冉说话,这才觉得自己挡住了人家的道路,赶忙让开楼梯。
  慕容倾冉直径上了楼,直到关上房门,摘下面具,才无声的笑了笑。
  男子望着走廊另一边紧闭的房门,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许久,才感觉到额头有些疼,赶忙捂住走上楼梯,朝着走廊的另一边走去,边走边小声的低yin着。
  男子推了推房门,见没有上锁,便走了进去,穆乐堇刚要发作,却在看到男子那张脸后,顿时捧腹大笑起来。
  “哈哈.....叫你说我,遭报应了吧,哈哈.....”。
  男子瞪了眼穆乐堇,走到铜镜前一看,又听到穆乐堇一直笑个不停,顿时觉得很没面子,额头碰了个大包不说,鼻子和脸颊也蹭了几块脏,发簪在发髻上勾着,晃晃悠悠,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发髻乱的好像鸡窝。
  哎,幸亏楼下烛光暗淡,否则让那位姑娘看到了,该有多失态啊,此时,男子没心情在理会穆乐堇,想起方才的场景,白皙的脸颊微微滚烫起来,若不是脸颊一块块的灰色,还能看到一抹桃红呢。
  好在茶杯里还有些水,虽然已经凉了,但勉强可以就着馒头下咽,不多时,两个白馒头就被慕容倾冉果入腹中,草草的收拾一番就入睡了。
  这一夜,注定有些人要辗转难眠。
  琅啸月边批阅着各地呈报的奏折,边想着慕容倾冉还在驿站。
  北冥寒轩站在营帐前,望着天空朦胧的皎月,没有丝毫的睡意,不知她现在在做什么?是和他在一起呢吗?
  似乎有些后悔出了那个主意,眼看着她与别的男子在一起,现在没准在把酒言欢?亦或是秉烛倾诉相思之苦?
  夜雨躺在床榻上,像是烙饼一样,翻来覆去,这些天,脑海里总是浮现出她那晚离去的场景,或许,真的伤了心,那件白色的亵衣上,还沾着几滴她那日吐的鲜血,不知为何,竟没有扔了。
  也许,她那晚没有前来,他心里会好受些,他设想过很多场景,见了她要说什么?做什么?要有多决绝?可真的见到她了,内里却更加难以忘怀。
  不是他不够狠心,是他根本就狠不下心来。
  那晚,她吐血离去,他冒着被父亲发现的危险跑出去,却寻不到她的踪影,那一刻,他的心揪在一起,如热锅上的蚂蚁,乱成一团。
  一声叹息,又是一夜无眠。
  清晨,几缕柔弱的阳光照在慕容倾冉的脸颊,她站在窗子边,望着那繁华喧闹的街边。
  小贩陆续的摆出摊子,叫卖声渐渐响起,几个孩童穿着有些破烂的棉袄,一路跑过去,如铜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半空。
  若不是战事,想必这条街定会比现在还要热闹吧。
  看着看着,慕容倾冉的嘴角竟然勾出一抹浅笑,其实,她真的很羡慕那些寻常百姓,每日柴米油盐酱醋茶就够了,不像现在的她,虽然,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浅笑中,脑海里飘过一张熟悉的脸,可就在下一秒,又变成一张容颜尽毁的脸,笑意渐渐冷在嘴角,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跟夜雨离开这里,却一个新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然而,一切已经不可能了。
  他,竟然是鹰雷的儿子,他,竟然失忆了,他,竟然不认识她了。
  曾经她想过,无论今后的路,有多艰难,她都会坚持下去,绝不退缩,可如今,她真的胆怯了,就在她想起,夜雨唤鹰雷父亲的那刻。
  老天总是喜欢捉弄人,不是吗?
  收回思绪,慕容倾冉轻叹口气,离开窗子,突然,门口响起敲门声,她微微一愣,琅啸月不会大清早就来找她吧?
  为了以防万一,慕容倾冉还是先带好面具,她走到房门口,拨开门闩,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极为陌生的脸。
  “有事吗”?慕容倾冉顿时提高警惕,凤眸凌厉的看向来人。
  穆子卿咧嘴笑了笑,朝着慕容倾冉拱手礼貌的作揖道:“昨夜在下多有失礼,今日特来登门致歉的”。
  慕容倾冉微微锁眉,脑海里快速运转,听着声音,猛地想起昨夜那滑稽的男子,她淡淡的扫了眼穆子卿,见他一脸谦卑表情,额头还顶着个大包,下巴一角有些发青,想必是昨夜滚下楼梯磕的吧。
  “不必了”,慕容倾冉不想与任何人有什么牵扯,说完后,便要关上房门。
  “啊......”。
  “你到底想要怎样”?慕容倾冉甩开房门,朝着穆子卿冷喝一声。
  穆子卿看着自己被门掩红的手,还不时放在嘴边吹一吹,“姑娘,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想为昨天的失礼登门致歉,昨夜冒犯了姑娘,在下心中有些过意不去”。
  慕容倾冉听着穆子卿的这些话,越听越糊涂,这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他什么时候冒犯了她?既然没有冒犯,何来致歉一说?还是他在找借口,故意接近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