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秀水江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位于北冥都城不到三百里的南江城,有着秀水江南的风格,虽然数九天寒,但仍不失古香古色之调,拱形的小桥上,来往之人络绎不绝,街边叫卖声一声比一声高亢,丝毫不受战事的影响。
  也对,北冥自发兵进攻琳琅以来,战地捷报一次次的传回北冥,而民间也广泛的传开了,对于他们这位英明的国君,心中的敬佩那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
  虽然北冥都城的商粮被慕容倾冉所牵制,但其他地方却没有受到影响,老百姓生活的丰衣足食,日子过得美滋滋的。
  只有在北冥进攻古宿城时,都城粮草被牵制,不得已,皇宫才会在各地征收粮草,但北冥寒轩深知,古宿城不会在短时间内攻下,而古宿城的地理位置运用粮草有些路途遥远,极为破折,各地征收粮草也就只有两天而已。
  在北冥最后战败,北冥寒轩即刻下旨停止各地征收粮草,以免民怨升天。
  一辆极为奢华的马车从路中缓缓驶过,木质是上等的金丝楠木,车身雕刻着百花之首的牡丹,活灵活现,马车门顶上,淡紫色的晶体珠帘随着马车来回晃动,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马车驶过的地方,都会散出一股淡雅的熏香,四名相貌清秀的婢女跟随在马车的左右。
  马车内,北冥寒轩怒视着坐在他对面的女子,若不是嗓子发不出声音,若不是手脚不能动弹,软弱无力,他恨不能跳起来掐死她。
  “别这样看着臣妾,臣妾也是为了皇上好,轩辕澈那家伙可不是好惹的,你如此犯险置身轩辕军营中,万一被发现,您让这北冥的万千百姓如何是好?您让臣妾依靠谁啊”?
  说话的女子面色从容,光滑细嫩的皮肤一看便知保养的很好,皮肤表面隐隐流动着几分光泽,犹如吹指弹破,妖娆的杏仁眼此时正楚楚动人的望着北冥寒轩,一双殷红的嘴唇极为饱满诱人,让人看一眼便能迷得七荤八素,她的发鬓插满了奢侈华丽的珠宝,一身浅绿色绣着银丝的华服酥肩半露,而她丝毫没觉得冷,仍露的乐不思蜀。
  马车内两座精致的炭炉烧得正旺,使得车内的气温犹如春季,红木的小方桌摆放的正中间,一尊香炉飘出袅袅香烟。
  该死的,我怎么能如此大意?
  北冥寒轩此时心中懊悔不已,他竟然也信了慕容倾冉的话,认为轩辕澈是个没有作为的皇帝,以为他将来也成不了大气候。
  却不想,原来轩辕澈才是隐藏于潭水深处的恶兽,他只是在等待时机,等待一个跃出潭水的时机。
  这件事,他也是在慕容倾冉走后的次日才知道的,当日他遣走的属下特地来通知他,而他本想前去古宿城通知慕容倾冉,却不想半路被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劫走,最让人生气的是,那些天门的杀手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劫走,也没有救他,
  也许就在那晚,轩辕澈行动了,不过,这也是从眼前的女人口中得知,轩辕澈终于等来了一个翻身的机会。
  那她会不会有危险?
  万一那些天门杀手没有通知她,这可如何是好啊。
  不行,我要想办法赶紧摆脱这个可恶的女人。
  想了许久,北冥寒轩魅人的桃花眼一眨,目光夹带着几百万瓦的电流看向那名女子,开口笑道:“还是爱妃对朕好,若不是爱妃及时将朕接走,那晚恐怕也会殃及到朕呢,乖,宝贝,来,快给朕解药,朕都躺了一天一夜了,腰和腿都麻了”。
  女子秀眉轻挑,殷红的嘴唇微微翘起,往前探了探身子,将脸凑到北冥寒轩面前,一脸娇媚的说道:“皇上知道臣妾的好,臣妾就知足了,臣妾不怕皇上怪罪,只是一想到皇上的安危,臣妾不能坐视不理”。
  北冥寒轩表面迎合着女子,朝着女子温柔一笑,可心底却将这女子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若是冉儿有什么闪失,定要你给她陪葬。
  “那爱妃快将解药给朕服下,朕这胳膊和腿.......”。
  “这是什么味道,好香啊,竟然将熏香都盖住了.....”,突然,女子在空中轻轻的嗅了嗅,随后掀开窗户,询问了婢女一番,竟是烤红薯,她一遍说那是低贱的食物,一边有用眼神示意婢女去买些回来,还真是自相矛盾。
  “爱妃啊,那个解药.......”。
  “来人啊,去买些新鲜的水果来,记住,一定要新鲜的啊”,还没等北冥寒轩说出口,女子又掀开窗户,对着婢女吩咐道。
  “爱妃.......”。
  “皇上渴不渴,饿不饿啊,听说这南江城的一些农家小菜十分可口........”。
  北冥寒轩额头一阵黑线,对眼前的女子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转移话题的功夫还真是高深啊。
  于是乎,刚刚想好的办法,泡汤了。
  “皇上,离宫的这些日子,臣妾日夜思念皇上呢,人都比黄花瘦了”,女子亲昵的凑到北冥寒轩身旁,与他一同躺下,将满是朱钗的头枕在他的胸口,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胸口不停的摩挲着。
  “皇上,您看,臣妾的腰也瘦了一大圈呢.....”,女子又将北冥寒轩的手放在她的细腰上,娇声连连的说道。
  “皇上,你看.......”。
  还未等女子说完,北冥寒轩顿时大喝一声:“你够了....”,神色显然有些动怒了。
  女子缓缓坐起身,妖娆妩媚的脸上却不见一丝惶恐之色,反而淡定从容的看向北冥寒轩,关切的问道:“皇上莫不是躺累了?要坐起来待会儿”?
  北冥寒轩总算得到了一丝欣慰,心中暗道,你总算是开窍了,他微微点了点头,立刻换了副表情,温柔的笑了笑:“是啊,还是爱妃体贴朕,最懂朕的心思啊”。
  “可.....皇上太重了,臣妾手无缚鸡之力,恐怕.....扶不起皇上来啊”,女子眼眸灵动,顿时露出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让北冥寒轩再次悲叹自己的不幸,感叹鹰雷生了个好女儿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