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神医老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连续两日,轩辕澈派来的死士对慕容倾冉展开了车轮战,一波接着一波,而慕容倾冉很不幸,受了伤,但这还不是最要紧得,要紧的是死士的刀口涂了剧毒。
  每日清晨,驿站的门口都能隐约可见的血痕,即便被人收拾的很干净,却也有着淡淡的血腥味飘荡在空中。
  琅啸月神情凝重的望着床榻上的人儿,她面色苍白,嘴唇乌紫,可见中毒之深,一旁,穆子卿正为慕容倾冉把脉,话说,他原本都要出城离开,刚走到半路,就被穆乐堇连捆带绑的给弄了回来。
  慕容倾冉的伤口不深,只是手臂处略微的刮破点皮,也正因为如此,才更加体现出这剧毒的来势汹汹。
  “哼.....他倒真是有本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置人于死地,如此绝狠”,琅啸月看了一会,转身走出房间,不敢打扰穆子卿诊脉,站在走廊里,他望着远处的凉亭,心中甚至担忧。
  若她没事还好,若是有事,轩辕澈,你就等着我颠破琳琅,也要取你狗命,狭长的眼眸半眯,闪过一丝凶狠之色。
  古宿城内外如今加强戒备,就连整个府衙加派了三倍的士兵把守。
  回想着清晨的那一幕,穆乐堇飞奔到府衙告诉他,慕容倾冉中毒的那刻,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虽然他也派去了暗影,暗中保护她,但仍架不住对方轮番上阵。
  更何况,暗影也牺牲了不少人,都没能护住慕容倾冉。
  她满身是血的躺在驿站客房的床上,当他赶到时,她已经不醒人事,情急之下,赶紧将她接去府衙内,召来御医为她诊治,却不想御医各个束手无策,都说这种毒见都没见过,听都没听过。
  这让他怎能不气?烦躁之际,将御医全部拖出去砍了,救不活她,留你们还有什么用?
  “哎.....”。
  许久,琅啸月听到屋内一声叹气,赶忙又走了进去,此时,穆子卿已经诊完脉,“怎么样”?他焦急的看向穆子卿问道。
  穆子卿开始时并未说话,只是缓缓走出门口,琅啸月不明就里,也赶紧跟着出去,“到底怎么样?你快说啊”。
  “是啊,表哥,你想急死人吗”?穆乐堇见穆子卿这番态度,也不由的有些心急。
  穆子卿看了看天空,半响才转过身来,一副老钟龙泰的说道:“这种毒,已经很久没在江湖上出现了,中毒之快,蔓延之慢,曾经我师父年轻时,倒是见识过,也知道如何解法,师父也向我略提过,只是,我忘记了”。
  穆子卿说完,琅啸月与穆乐堇的下巴差点掉下去,随后二人一鼓作气,一个揪住穆子卿的衣襟,一个按住他的手臂。
  “表哥,你真是想气死我是吧”?
  “简直就是废话”。
  穆子卿这次不但没有露出惧色,反而十分淡定的瞥了眼二人,淡淡道:“我是忘记了,可我师父还记得呢”。
  “你.....”,二人顷刻无语。
  “不过,我师父虽然居住苍望山,但他一向喜好云游四海,现下在不在山上,我也不太清楚”。
  穆子卿的一句话,再次向琅啸月和穆乐堇头上到了盆冷水。
  “那,若是不在,你可知他去哪里游历吗”?琅啸月倒是冷静一想,随后问向穆子卿。
  穆子卿一副:你很白痴的模样,无奈的说道:“师父既然是云游四海,自然居无定所,我怎会知晓”?
  “来人”,琅啸月对着身后,一声冷喝,一名黑衣暗影瞬间闪到琅啸月身后,单膝跪地。
  “属下在”。
  “带上几人,速速去苍望山,务必要将神医请回来”,琅啸月说道务必与请字时,特意加重语气,其他人不明白,但暗影自小跟着琅啸月,还能不知道其中的意思吗?
  那话的深层含义是:若是请不来,那就邦来,捆来,也要给我弄过来。
  暗影领命后,再次消失,直到跃到琅啸月看不见的地方,才用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看来这次主子真的发威了啊。
  殊不知,当暗影四人来到了苍望山下,遥望着高大耸立的山峰,感到一阵迷茫,山峰直冲云霄,半山腰白烟缭绕,四周小山也是多的数不胜数。
  四人无不感到纠结,这神医大人,究竟住在哪?
  这一去,就是一天一夜,当琅啸月正寻思着,人怎么还没回来时,镜头转向苍望山,原本颇有神秘感,又玉树临风的四名暗影,如今衣衫破旧,就连脸上的蒙面布都扯下用来裹住伤口。
  没办法,谁让这满山都是荆棘,简直就是杀人不偿命啊。
  四人翻山越岭,在陡峭的山壁上,根本无法施展轻身功夫,当跃过陡峭的山壁,终于来到半山腰,这四周的小山峰,都被他们找遍了,别说住的人,就是飞禽走兽都很是罕见。
  突然,四人眼前一亮,一座类似祠堂的房屋展现眼前,四人顿时皆大欢喜,各个心中无不呐喊:总算找到了。
  然,在这个月黑风高,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四人鬼鬼祟祟的来到屋子门口,此时寒风瑟瑟,冻得四人已是手脚麻木。
  “叩叩叩”,为首的暗影轻轻敲响木门。
  “叩叩叩”。
  “叩叩叩”。
  ..........
  四人面面相窥,不会这么惨吧,难道真如那人所说,神医大人去云游四海了?
  正当四人满面踌躇时,屋内竟然亮起了烛光,一阵趿拉鞋的声音响起,还没等开口说话,屋内便传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叫骂声。
  “妈的,大半夜都不让人清静,老子刚梦见老太婆子,还没亲上嘴呢,太气人了,真是太气人了,老子要是不修理你们一顿,老子就不姓老”。
  四人听后,顿时面露囧色,还没等反应过来,木门打开,一股强大的内力将毫无戒备的四人挥到了峭壁边上,险些就要掉下去。
  “噗.....”,四人被内力所伤,纷纷口吐鲜血,但为首的暗影却十分冷静,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恼怒,反而十分礼貌的问道。
  “敢问前辈可是神医大人”?
  “神你妈个头啊,你们大半夜不搂着媳妇在家睡觉,跑到这来打扰老子的好梦,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