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前往苍望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再看琅啸月,他的脸此时已经被北冥寒轩那些话气的发青,胸膛跌宕起伏,“好你个北冥寒轩,在朕的地盘上也敢撒泼,还敢如此羞辱朕,哼,朕今天倒是要看看,成王败寇的,究竟是谁”?
  话音刚落,周围的侍卫十分自觉的闪到一旁,给两个人腾出地方,只见两道妖艳的光芒交叉,一个身穿深紫色华服,一个身穿银白色华服,他一腿,他一掌,相互大展拳脚。
  谁知,两人大战五十回合,竟然没有分出胜负,而周围那些侍卫与北冥寒轩带来的暗影,也展开了拉拉队的较量。
  “皇上加油”。
  “皇上加油”。
  劈掌,勾拳,踢腿,两个人又大战了一百回合,仍然没有分出胜负,反而两人都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亵衣紧紧的贴合在身上,都已是大汗淋漓。
  “哼,没想到你下盘功夫还不错嘛”,琅啸月白了眼北冥寒轩,嘲讽的说道。
  北冥寒轩劈过一掌,也不甘于下风,鄙视道:“你的拳法耍的也不错嘛”。
  “哎呀,你们别再打了,我家主子又吐血了”,正当二人拼命较量时,穆乐堇突然跑了出来,朝着人群这么一吼,只见琅啸月与北冥寒轩纷纷住手。
  “什么?吐血”?北冥寒轩最先开口,他紧锁眉头,魅人的桃花眼此时瞪圆,他看了眼穆乐堇,又转身看向琅啸月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琅啸月看也没看北冥寒轩,跟着穆乐堇身后奔向慕容倾冉的房间。
  进了屋子,果然就看到床边地上有一滩黑色的血迹,两个婢女正要收拾,琅啸月刚要上前,身后,北冥寒轩一把拎起他的后颈衣衫,跃过琅啸月直奔床边。
  “她,怎么会这样”?北冥寒轩这一看不要紧,原本光泽的脸颊顿时煞白。
  床上,慕容倾冉面色乌紫,皮肤发皱,眼眶深凹,活脱脱的一个将死的老太婆,这哪里还有当日风华绝代之姿,哪里还有倾城倾国之色?
  琅啸月几步走到床边,轻叹口气,将心中对北冥寒轩的怨气先搁置一旁,缓缓说道:“罪魁祸首,便是那轩辕澈”。
  “是他”?
  琅啸月点点头,又道:“轩辕澈隐藏之深,绝非一朝一夕,而你与朕着实大意了,竟然忽略了他,在冉儿进入古宿城后的第二日,朕本已经答应了冉儿,将古宿城送给她,然,到了晚上,便有一波死士前来刺杀她,未遂后,接连几日,轩辕澈似乎有意要将冉儿置于死地,赶尽杀绝,一波一波的死士轮番前来刺杀,冉儿虽然没有受重伤,却也被他们刀上喂的毒所害,幸好,江湖上有名的神医玉灵子有法子医治,朕昨日派人去请,哪知玉灵子不肯,执意让朕前去,才肯来医治冉儿”。
  “事不宜迟,你来愣在这里做什么”?北冥寒轩听完后,顿时朝着琅啸月冷喝一声。
  琅啸月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怒吼道:“明明是你先与朕纠缠不清,现在反过来怪罪朕?再者,别忘了你现在的处境”。
  原本刚刚停息风波的二人,再次为了一句话,差点又厮打在一起。
  多亏了穆乐堇,如今他倒是颇为冷静,及时出手,制止了这个浪费时间,浪费体力的二龙相争。
  琅啸月也顾不上收拾了,因为北冥寒轩已然前往苍望山,他怎能落在他身后?再者,就凭他也想来与他争冉儿?简直就是自不量力。
  终于赶上了北冥寒轩,他随身轻便,自然比琅啸月要快得多,而他还需交代些事情,当琅啸月赶上时,他们都已经都到城门口了。
  “哼,驾”。
  “驾”。
  去苍望山有很多条路,都可以到,然而,北冥寒轩才不愿与琅啸月同行,二人分道扬镳,互相吹胡子瞪眼一番,各自朝着苍望山策马奔驰而去。
  倒是可怜了城门的守卫,六匹骏马扬起来的灰尘,足够回家洗出一盆子泥了。
  二人竟是同时到达苍望山脚下,望着那白雾缭绕,似仙山般的苍王山峰,两路人马再次拉开较量的一幕,只是这苍望山哪里有施展轻功之地,完全要靠体力,自行爬上去。
  琅啸月有了那四名暗影提供的准确位置,临上山时,十分得意的看了眼北冥寒轩,嘴角的笑意,分明就是嘲讽,让北冥寒轩怎能不气?
  眼看着琅啸月与两名暗影从容的上山,北冥寒轩却沉下脸来,这苍望山如此之大,周边小山峰数不胜数,如何才能知晓那神医玉灵子究竟住在哪?
  “主子,不然....依属下看,咱们跟着他们吧,这山峰如此之大,小山峰也那么多,就是天黑咱们也找不到啊”,一名暗影看了眼北冥寒轩,又望向那众山峰,担忧的说道。
  北冥寒轩冷哼一声,还没开口,身旁的另一名暗影顿时厉声训斥起来:“哼,你也太长他人志气,灭咱们自己的威风了,主子是何人?用得着别人指路吗?没有他们,凭着主子聪慧的头脑,还怕找不到吗”?
  “呃.....”,那名暗影顿时无话可说,虽然事实如此,但毕竟的确有点长他人志气了,主子不责怪就行了,他哪里还敢再说什么?
  北冥寒轩思索片刻后,没有说话,直径朝着琅啸月消失的方向奔去,两名暗影赶紧跟在身后,而此时,北冥寒轩的脸阴沉沉的好似暴风雨的前奏。
  虽然他思来想去,也觉得跟在琅啸月屁股后面有些失了身份,或者说,跟在琅啸月身后,被他知道,必定会嘲笑他一番,让他颜面尽失,但是为了冉儿,为了他的娘子,也顾不得许多了,先前看琅啸月那副得意的嘴脸,又听他说起,他曾派了属下前往苍望山,也就是说,他必定知道那神医住在哪里,若他自己去寻,恐怕真如属下所说,就是天黑了也找不到,反倒是便宜了琅啸月,给了他一次在娘子面前表现的机会啊。
  不行,我万万不能让琅啸月得逞,哼,想跟我争冉儿,门都没有,不,连窗户都没有,想一想,这句话还是当初冉儿说他的话,如今他却用在了琅啸月身上。
  如今,他心里很是担忧,看着冉儿那张有些衰老的面孔,就知道中毒之深,他还有些自责,若是他能早日赶来,也许.....也许冉儿就不会中毒。
  如此一想,他对琅啸月的怨恨又加深一层,他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他如今也贵为一国之君,加派人手保护冉儿,还能出得了这种事情?
  ---------------------------------------------------------------
  PS:兔兔有话说撒,手机上的亲,觉得兔兔更新慢,可是兔兔也有自己的生活撒,o(╯□╰)o,现在每日更新两章,也可能有时爆发一下下,希望亲们不要着急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