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狠意绝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眼见着面具男的那一掌就要劈到古怪老头,却发生了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一幕,古怪老头依然稳妥的半蹲在北冥寒轩等人的身边,而他也是背对着面具男,只见面具男在下一秒,如同断了线的风筝,跌回原地。
  由此可见,这古怪老头,功力之深厚,内力之醇厚,杀人不动声色而去于无形中。
  “噗......”,面具男似是受了伤,一口鲜血喷出来,他一手捂着胸口,另一只手撑着地面缓缓站起身来。
  “若救便救,不救也绝不容许你如此玩弄人的性命与尊严”。
  不错,他这句话,的确说到了所有人的心坎,本是求医问药而来,如今却被折磨的不成人样,连自尊都被那老头子践踏在脚下,如此生不如死,岂能容忍?
  北冥寒轩与琅啸月微微点了点头,本想大赞一声:说得好,无奈所有的内力都在支撑着自己的意识,稍有不慎便立刻会被药性所吞噬,做出一些让自己懊悔的事情,所以绝不能大意。
  “哼哼.....哈哈....”,忽然,古怪老头站起身,颇为满意的点点头,“的确很有骨气”,他朗声说道,转过身去,看向面具男,可面具男怎么都觉得那张和蔼可亲的笑容,怎么甚是诡异。
  “你又想耍什么把戏”?面具男警惕的看着古怪老头,泛着冷意说道。
  “喂给他们吃,之后你切随我来后堂”,话音刚落,古怪老头从怀中掏出一支精致的药瓶,扔给面具男,随后转身进了祠堂。
  面具男抬手一接,先是愣了愣,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药瓶,随即快步走到北冥寒轩等人身边,将药塞打开,倒出几粒药丸分别让众人服下。
  幸亏古怪老头给的及时,北冥寒轩身边的两名侍卫已经快脱光衣服,脖颈还有彼此的吻痕,如今药效已过,当二人看到对方脖颈时,尴尬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多谢兄台仗义”,琅啸月最先整理好衣衫,十分礼貌的向跟面具男道谢。
  “不必客气”,面具男挥手回了句,想起刚刚古怪老头的话,缓缓转过身,朝着后堂走去。
  经古怪老头如此一闹,同是帝王的二人险些闹出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彼此都有些尴尬,也没再互相理会,北冥寒轩轻咳两声,整理好衣衫后,踏步而去,尾随着面具男一同走向后堂。
  进入祠堂后,琅啸月与北冥寒轩等人纷纷驻足,也全是目瞪口呆,屋内摆放着一张十分宽大的方桌,方桌上摆放着许多瓶瓶罐罐,有些大瓶子,呈透明状,还能看到里面那些蠕动的虫子,千奇百怪,形形*。
  方桌上除了那些虫子外,还有一些很是诡异的植物,而其他小瓶子里,也装着一些黑漆巴乌的粉末,让人看着就觉得不寒而栗,屋内还能闻到一股腥臭味,让人直觉得胃里翻腾。
  “这真的是神医吗”?琅啸月望着屋内,随后掩住口鼻,嘟囔着说道。
  北冥寒轩摸了摸下巴,无奈的摇摇头:“真让人匪夷所思啊”。
  来到后堂,是一间没有门的房间,暗影留在门外,北冥寒轩与琅啸月跨步走进去。
  最先引入眼帘的是一座小屏风,很是精致秀气,上面绣着两只黄鹂立在枝头,形态很是亲昵,绕过屏风,这间房很是宽敞,装饰也十分的典雅,很像是姑娘家的闺房般。
  而最先进来的面具男,此时正跪在古怪老头的面前,不知二人说了些什么,但见老头神色欣喜的捋了捋白须,点了点头。
  北冥寒轩与琅啸月有些诧异,还没等二人开口说话,面具男已经站起身,从老头手中接过一支小巧的药瓶,并对着老头施了个礼,转身朝着琅啸月二人走来。
  “这个你们拿去,可以解冉儿的毒,但是要快,迟了....迟了怕是活过来也青春不再了”。
  北冥寒轩原本正看面具男手中的药瓶,听了他这句话,很是震惊的抬起头看向面具男,他也是为冉儿而来?越是仔细看,越觉得眼前的面具男隐隐有几分熟悉,还没等他想起来,一旁的琅啸月快速接过药瓶,小心翼翼的放进怀中,但看向面具男的神色,却也是有几分揣测。
  “我真没想到,竟然是你”,突然,琅啸月惶恐的瞪大眼睛,诧异的说道。
  面具男却是一副很是淡漠的神态,他瞥了眼琅啸月,淡然的回了句:“你认错人了”。
  “呃.....在下冒昧了,兄台虽然带着面具,但神态举止十分像我的一个故人,大概是我认错了吧”,琅啸月惨然一笑,拂了拂衣袖。
  “那个.....我也觉得你很像一个人”,北冥寒轩紧紧的盯着那张面具,脱口而出道:“哈撒其族的大公子,可是你”?
  虽然面具男掩饰的很好,但身形稍稍一怔,还是映入了北冥寒轩那双狡猾的桃花眼中,也正因为这个细节,让北冥寒轩更加确定,他没有猜错。
  “为什么”?北冥寒轩半眯着桃花眼,眼中一道精光射出一道精光,直逼向面具男。
  就连一旁的琅啸月也是很惊诧的望着面具男,虽然他不太清楚哈撒其族的大公子是何人,但也知道是与哈撒其族有很大的关联,又听到北冥寒轩的话,不知道他怎会与冉儿扯上关系?
  呃,莫不是冉儿家的亲戚?毕竟慕容倾冉曾经跟他说过,她的娘亲,是哈撒其族鹰雷的姐姐。
  面具男也没再反驳什么,只是轻叹口气,无奈的摇摇头,但却岔开话题说道:“此毒来自外邦,对于中原来说,很是少见,但对于我族来说,却是一些上了年纪的女子,返还青春的宝贝,可惜......她芳华正茂,此毒自然会迫害她的身体与容貌......”。
  琅啸月听得云里雾里,而北冥寒轩却是听明白了,他面上顿时染怒,冷喝道:“明知如此,为何还要对她下此毒手”?
  面具男苦笑一声道:“知道又如何?如今的我,形同废人,又能怎样呢”?
  “即便如此,难道就要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伤害吗”?北冥寒轩不依不饶的怒道,魅人的桃花眼迸发出的摄人的目光。
  “与我何干”?面具男微微歪头扫了眼北冥寒轩,说的极其淡漠。
  “你....你再说一遍”?北冥寒轩再也无法忍受了,对,他现在特别十分的恼怒,恨不能揭下他的面具,挖出他的心,来看看,究竟是不是什么做的?怎能如此绝情?
  他能看得出来,冉儿对他的一往情深,而他的态度,让她又是多么的伤心欲绝,可他呢?面前的这个男人,只用简单的四个字,就将冉儿所有的希望打碎,凭什么?他凭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