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狭路相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此时此刻,琅啸月却与北冥寒轩齐肩同仇敌忾,许是听的有些明白了,大意便是眼前的这个面具男伤害了冉儿。
  “不必与他废话,直接动手吧”,琅啸月一句话,正是说到北冥寒轩的心坎里,他早就想会会这个令冉儿挂心的男子,也很想知道,他究竟有什么能耐,竟然能让冉儿宁愿伤害自己,也不愿伤害他?
  面具男轻蔑的哼了声,却并未摆出愿意接招的架势,而屋内的古怪老头这时却发话了,他没有走过来,依然坐在那,只是语气有些蛮横:“哼,敢在老子的地盘上欺负老子的徒儿,你们有几条命够老子杀的,恩”?
  因为着实怕了古怪老头的那些稀奇古怪的毒药,即便如何谨慎,都能中毒,北冥寒轩也只能干瞪眼,还是一旁的琅啸月稍稍冷静些,他凑到北冥寒轩耳边,低声道:“救冉儿重要,回头在与他算账也不迟”。
  北冥寒轩冷哼一声,猛的一甩破烂的衣袖,转身踏步离去,门外一直守着的暗影见主子出来后,纷纷上前接应,随后,同来时一样,虽然两人刚刚同气连枝,但并不能表示彼此的怨恨已经冰释前嫌。
  来到苍望山的山下,两路人再次分道扬镳,只是这次,没有相互瞪眼鄙视罢了。
  二人同时回到府衙,此时已经夜露更深,府内灯火通明,尤其是慕容倾冉住的屋子,隐约还有人影来回走动。
  “参见皇上”,院子里的婢女与侍卫太监见到琅啸月,纷纷跪下行礼,而就在这时,屋内竟传出一个陌生男子的笑声,那笑声爽朗豪放,望向窗户,隐约还能看到一个人影肆意晃动。
  “何人在屋内”?琅啸月狭长的眼眸顿时便的凌厉起来,他看向身旁的侍卫,厉声喝道。
  侍卫有些惶恐,顿时扑跪在地上说道:“启禀....皇..皇上,您与....与北冥皇上走后,临近黄昏,府衙外突然来了位年轻的男子,说是能解姑娘的毒,也是特意前来为姑娘解毒的,当时穆大夫在,听后即刻让那男子入府,属下.....属下知道皇上救姑娘心急,也顾不得许多,只有放人入府,穆大夫看了来人带来的解药,当下便说此药可以解姑娘身上的毒,如今姑娘已经醒过来.....”。
  “什么?醒过来了”?就连一旁的北冥寒轩听了都很是诧异,他与琅啸月可谓费劲千辛万苦,才得来解药,如今,解药还没用过,人早已经醒过来,能不让人诧异吗?
  “是....”,侍卫如实回答。
  琅啸月与北冥寒轩对视一眼,瞬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奔向屋子。
  “啪......”,屋门被琅啸月一脚踹开,他微锁眉头,妖孽般的脸上布满质疑与气愤,他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能有这个本事。
  屋内的二人被吓了一跳,待看过去,却是琅啸月与北冥寒轩一同站在那里。
  “冉儿,这位是.....”?琅啸月朝着床边走过去,半眯着杏仁眼看向坐在慕容倾冉对面的男子,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尽量让自己说话轻柔些。
  只见慕容倾冉只是淡漠的回了句:“他是哈撒其族的二公子,莫言”。
  这一语如同炸雷般,让琅啸月与北冥寒轩顿时戒备起来,纷纷诧异的看向那个丰神俊朗的少年。
  莫言淡雅一笑,伸出双手学着中原人作揖道:“鄙人不才,如冉儿所说,乃是鹰雷的二子,得知冉儿中毒后,赶忙亲自前来送解药”。
  “哦?看来娘子与这位公子是旧识咯”?北冥寒轩邪魅一笑,犹如罂粟盛开,妖娆俊美,但那双桃花眼却是隐隐散发着淡淡的杀气。
  慕容倾冉如今的气色好了很多,不再向先前那般皱皱巴巴,只是略微有些憔悴,面色苍白罢了,她平躺在床上,看了眼北冥寒轩,无力的摇摇头道:“有过一面之缘而已”。
  “冉儿,你怎能如此说呢,真是让我寒心啊.....人家得知冉儿中毒,不远千里而来,冒着多大的风险与危险,你怎能过河就拆桥呢”,莫言如今剔去了络腮胡,下巴虽有些胡渣,但却不明显,皮肤同夜雨一样,小麦肤色,很是健康的颜色,而那眉眼间,与夜雨竟也出奇的有几分相像,可见,他与夜雨当真是亲兄弟呢。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慕容倾冉现在才会更加的讨厌莫言,每每想起夜雨,心就针扎般的刺痛不已,偏巧这狗皮膏药沾上就揭不下来了,她说了难听的话,也摆出了拒人千里的态度,可莫言的脸皮也太厚了,直到现在,他也不肯离去。
  况且,什么不远千里?你丫的就在距离古宿城不到几十里地,说的跟真的似的。
  “既然如此,那恩情大于天,朕替冉儿先谢过你了,不过府衙今日有客,不便留你,你且回去吧,朕不会让人阻拦你出城”琅啸月这句话说的恩威并施,既不失帝王的度量,也不失风范,倒也能拒绝莫言。
  “咦....这不是北冥兄吗?怎么是你?哦,我知道了,他说的客人,莫不就是你”?莫言突然将话指向北冥寒轩,似乎还与之称兄道弟起来,亲热的不得了。
  “不曾想北冥兄竟然是琳琅皇帝请来的客人,不过说起来,我与北冥兄也是有些交情的,不如.....”。
  未等莫言说完,北冥寒轩的脸早已变得阴沉之极,曾经,或许他还会苟同莫言这句话,他们的确有些交情,但时过境迁,鹰雷对北冥的态度变化,也让莫言与他之间,产生了利益冲突,至此,二人便早已不存在什么交情了。
  “你是....”,只见北冥寒轩顷刻间又换了副有些莫名其妙的表情,他微锁眉头,似乎在努力的想些什么,最后才开口问道。
  莫言哪里料到,此时,明明应该仇视的两个帝王,竟然同气连枝,配合的还如此默契,连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不带提示的,高,真是高啊,看来今晚,是不可能留在府衙的,哼哼,不过......你有你的锦囊妙计,我有我的牢牢主意。
  莫言很是识趣的朝着北冥寒轩笑道:“大约是在下认错人了,既然冉儿已经痊愈,那在下也该告辞了”,话音刚落,他又转过身,对着慕容倾冉灿烂一笑,露出皓齿说道:“冉儿,改日我再来看你”。
  说完,他很是厚脸皮的带过这让他尴尬无比的场景,大步流星的从琅啸月与北冥寒轩的身边走过,嘴角一丝不着痕迹的诡异,让二人都提高一百二十分的警惕。
  来者不善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