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口舌争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待莫言离去,北冥寒轩与琅啸月也不再是那副同气连枝的模样,二人争先恐后的来到床边,一个唤着冉儿,一个唤着娘子,甚是亲昵。
  慕容倾冉只是挥了挥手,歪过头去,给了二人一句:“你们出去吧,我累了”。
  也对,今日莫言来的很是蹊跷,让慕容倾冉也不得不提高警惕,他不走,赖在房中,她哪里敢睡?她吃的东西,喝的东西,都经过他的手,他哪里敢喝?哪里敢碰?
  虽然只有几个时辰,却让原本身子虚弱的她,更加疲惫,如今她是一个字也不想说,什么人也不想看见,即便刚刚醒过来,却也是闭上眼睛,就能在睡着过去。
  北冥寒轩与琅啸月僵在嘴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慕容倾冉下了逐客令,二人尴尬的对望一眼后,将怨气都撒在对方身上。
  “冉儿,那你好好休息吧,明日我再来看你,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便是了”,琅啸月温柔的对着慕容倾冉说道。
  “娘子,有事就唤为夫,为夫在门外为你守着,昂.......”,这北冥寒轩说的比琅啸月还要亲昵许多,他深情的望了眼慕容倾冉,这才恋恋不舍的走出房内。
  北冥寒轩出了门,直径走到院子前不远的凉亭中,跟随的暗影会意的上前擦了擦石凳,他这才坐下去,哪知,琅啸月竟然也跟着过来,却直截了当的轰他走。
  “这里是朕的地盘,朕不欢迎你,如今冉儿没有事了,你也可以走了”,琅啸月也坐在石凳上,他看了眼北冥寒轩,毫不留情的说道。
  此时,二人衣衫破烂,换做旁人,真的很难想象,这便是两国的一国之君,因为回来后便直奔慕容倾冉的房间,也没来得及换身干净衣衫。
  “若是如此,那明日朕便带着朕的皇后回北冥了”,北冥寒轩淡淡的回道,却没有看琅啸月。
  寒风瑟瑟,凉亭周围盆景树木的枯枝在风中摇曳,影子映在地面上,来回晃动。
  “跟你说了,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琅啸月立刻回绝道。
  北冥寒轩淡淡的看了眼琅啸月,诧异问道:“冉儿怎么说,也是我北冥的一国之后,如今岂能在你这里?这般不是无辜招惹闲言碎语吗?你让我朕的北冥颜面何存?让冉儿如何自处”?
  “哼,一国之后?你应当知道,这一国之后,你是如何糊弄冉儿坐上去的,如今还敢大言不惭的告诉朕,冉儿是你的一国之后?你的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啊”。
  “那又如何?冉儿终归是受过我北冥朝臣朝拜,受过册封大典的皇后”,北冥寒轩说的很是得意,却不想琅啸月接下来也有一番说辞。
  只见琅啸月不以为然的摇摇头说道:“北冥寒轩,你为人太过精明,不适合冉儿,况且,你也应该知晓,冉儿心中并无你的位置,你何苦要将她栓住?为何不还她自由呢”?
  “那你就适合吗?你不过也是想用着金子打造的牢笼,禁锢她罢了,坐在这个位置上,从来也不可能会有自由一说,更别提冉儿的自由了,再者,冉儿心中有无朕,用不着你来,你只要知道,冉儿心中也绝对没有你的位置,就够了”,北冥寒轩白了眼琅啸月,微微歪过头去,不再看他。
  琅啸月一阵沉默,他在如何憎恨北冥寒轩,但他说的话,的确很对,坐在帝王的位置,自由二字,那比黄金珠宝还要奢侈,况且,一旦坐上了这个位置,想要下来,虽然容易,但要背负的东西太多了,譬如,冉儿。
  他苦笑一声,即便没有北冥寒轩,他要与冉儿在一起,那她就依旧注定要囚禁在这黄金打造的牢笼里,与之现在,有何分别?
  况且,她的心里,的确没有他的位置了。
  “你与其在这里伤情,不如想想轩辕澈吧,冉儿今日是中毒,明日呢?轩辕澈已与哈撒其族联合了,你琳琅如今也是岌岌可危啊,不过,我北冥的处境也好不到哪去”,北冥寒轩见没人说话,回头看了眼琅啸月,没好气的说道。
  琅啸月深吸口气,收回思绪,也开口说道:“的确,轩辕澈多年的隐藏,便是前一阵见到得那些死士,就能知道他的实力绝对不可估量,也许,他的实力遍布三国间,也许你我两国的朝堂之上也有他的人,总之,如今你我都在明处,而他,在暗处,随时都能自如的操控一切,着实令人有些担心啊”。
  “话虽然如此,但我还是有些想不明白,轩辕澈既然有如此雄厚的实力,为何偏偏还要与哈撒其族联合?据我所知,哈撒其族的神器,所剩无几,从戈壁城传来的消息,神器的原料矿场,早已被炸毁,损失不小啊”,北冥寒轩皱了皱眉,边思索边说道。
  “这也正是我所想的”。
  二人此时心平气和的开始剖析轩辕澈此番的行动,连尊称也成了去,可剖析半天,也没弄出个所以然来,毕竟,轩辕澈此次的行动,来势突然,来势汹汹,令所有人都措手不及,如今,就连找个突破开展开调查,都有些困难。
  “算了,你今日就暂且住一夜吧,明日就赶紧回北冥去,你身为一国之君,数日不在宫中,你就不担心会闹出什么事情吗”?
  二人说了很多,直到天都有些蒙蒙亮,琅啸月有些犯困,不耐的朝着北冥寒轩挥了挥手,临走前,很不情愿的说道。
  “我北冥的事情,何时轮到你琳琅来管了”?北冥寒轩微锁眉头,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此时他有些乏了,听到琅啸月的话,心里不知为何有些不耐听了,毕竟,他与琅啸月之间,并没有冰释前嫌,憎恨与怨恨,还是存在的。
  “哼,你当朕愿意管吗”?琅啸月说完,一甩衣袖,愤愤离去。
  北冥寒轩望着琅啸月离去的背影,心,沉了下去,却并不是因为琅啸月,而是轩辕澈,不仅是他,连同今晚的莫言,也让他感到很诧异,轩辕与哈撒其族联合,那么此番莫言为何会前来送解药?
  他究竟有怎样的阴谋?怎样的诡计?依他对莫言的了解,他不是个无事献殷勤的人,而且,他很是会精打细算,做任何事情,都不会让自己吃半点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