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与狼共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莫言不料,黑衣女子依然为她的属下查看伤口,连看他都未看他,心中不禁有些恼怒,当着手下这么多人的面,慕容倾冉连个面子都不给,让他着实难以下台。
  “冉儿,难道不该给我个解释吗”?莫言勾起一抹腹黑的笑意,使得整张脸看上去有些邪魅。
  慕容倾冉检查完穆乐堇的伤口,长舒口气,他身上多处伤口,虽然不深,但由于失血过多,还是要及时处理比较好,加之刚才那帮人对他拳打脚踢,下手还真是重,胸口右下方肋骨断了两根,不过,由此也看得出来,穆乐堇的忍耐力极强。
  莫言深吸一口气,依然面露笑意,只是微微有点咬牙说道:“冉儿.....”。
  慕容倾冉猛地站起身,直视向莫言,扯下脸上的蒙面布,这东西总是蒙在脸上,对呼吸很是不好,却不想,大堂内的那些哈撒其族人纷纷倒吸口气,顿时呆若木鸡,甚至有的人手中的弯刀都掉落在地。
  那该是怎样一种言语,才能够贴切的形容眼前这女子的容颜,倾城倾国,绝美经纶,血红色的眼眸此时异常凌厉,眉间透着几分淡漠,嘴角微翘,一抹讥笑油然而生。
  “我本不该多管闲事,奈何我这属下初入江湖,不懂分寸,扰了山寨,但一个巴掌拍不响,若非你的人下死手,我也绝对不会伤你的人”。
  别人听不出那话的意思,寨主与莫言可是听得仔仔细细,先是认错在先,后是推卸在后,山寨中过百的兄弟死光光,反而被她一句伤你的人一带而过,好似那死了的人,不足挂齿似的。
  在他们听来,这分明就是侮辱,严重的侮辱。
  “好个伶牙俐齿,不过,到底是死了一百多人,冉儿一句话便轻而易举的带过,要我如何跟他们的父母交代呢”?莫言用眼神示意寨主别轻举妄动,随后看向慕容倾冉笑意渗人的说道。
  “既然选择参军,便是早已将个人荣辱生死置之度外,若还这般计较,那还不如回家抱媳妇生孩子去”。
  莫言不动声色的吸了口气,看来这丫头已经知道此山寨的用意,如今反倒将他一军,大大的侮辱那死去的一百多人,甚至将活着的都羞辱一番。
  在看大堂内的众人,似乎已经回神,也听出了慕容倾冉的话外之音,一个军人,一个将士,一个士兵,肩负着保家卫国的重任,也许,在那些将相王者眼中,他们的确微不足道,但是在他们心中,这是一个不可舆论,不可羞辱的职位,如今听了这女子的话,心中的怒火顿时燃起,比之刚才的还要猛烈。
  “二公子,若不处置她,难泄末将心头之恨”。
  不知是谁带头喊了一句,所有人跟着吼起来,震耳欲聋,然而,却令莫言为难之极,他抬起手臂挥了挥,压下众怒,朝着慕容倾冉走了两步,宛然一笑道:“你看,若你今日不给个解释,恐怕就是我也救不了你了”。
  慕容倾冉淡漠的扫了眼莫言,却见他的眼睛眨了眨,莫言见她好似不理解,丢过去一个:笨蛋的眼神,朗声又道:“再怎么说,你也是杀了那么多人,给个解释,也不为过吧”?
  恍然间,慕容倾冉似乎明白了莫言的用意,虽然心中很是不甘,但如今若是真打起来,她也不见得有多少优势,罢了,小不忍则乱大谋。
  想了想,慕容倾冉轻叹口气,扫了眼大堂内的众人,双手抱拳,似是致歉,但言语却依旧冷漠,“今日之事,双方都有误解,小女子在此向死去的兄弟致歉,若你们都是有度量之人,与我,不妨冰释前嫌,如何”?
  莫言原本还有些满意的看向众人,但当他看向慕容倾冉时,额头一阵黑线,她这叫致歉吗?一脸的冷若冰霜,好似谁欠她黄金万两,语气也是生分之极,哪里有个道歉的态度?
  他猛地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干笑两声,对着大堂内的手下说道:“你们放心,她道过谦,本公子也绝不会让你们的兄弟白白牺牲”,说完,走到慕容倾冉面前,拉住她的手腕,就要离开,顺便又对着门外一喊:“将这男子抬到马车里”。
  慕容倾冉哪里肯让别人碰她,用力的挣脱,却不想莫言的力气如此之大。
  “若想平安离开,最好配合我”。
  正当这时,一句十分细微的声音传进慕容倾冉的耳朵里,她微微一怔,很不情愿的配合着莫言,不再挣扎,跟着他走出山寨大门,随后,上马车之前,莫言对着跟出来的寨主说道:“你们且回去吧,莫要被人发现了,本公子的人....”,说到这,看了眼慕容倾冉,“自然不会出卖我族,不过,你们的防守也太松懈了,虽然她是本公子的人,但毫不费力的便能混进去,倒是你们的错了,在此期间,必定要加强防守,知道吗”?
  寨主与其他人先是一愣,随后纷纷跪拜在地,“是”。
  还没来得及起身,眼前早已不见人影,只有一辆马车扬尘而去,速度快的来不看清。
  “妈的,这事就这么算完了”?寨主望着马车扬尘的方向,一跺脚,大骂出口。
  身后的手下也纷纷抱怨起来。
  “是啊,我他妈的都没听明白怎么回事,怎么就让那女的给走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女的跟二公子什么关系”?
  马车驶到松河镇,还没来得及歇息,买了些纱布与草药,便匆匆的离开松河镇,一路上,莫言只是慵懒的靠在靠垫上,闭目养神,而慕容倾冉为穆乐堇与自己处理好伤口,也闭上眼睛休息起来。
  直到傍晚,马车驶到襄阳城,几人才找了间客栈入住,并且大吃一顿。
  这次莫言身边只有一名随从跟着,四个人要了两间房,本来已经很挤了,而莫言又提出非要跟慕容倾冉一间房,让他的随从照顾穆乐堇,还美名其曰,慕容倾冉连照顾自己都费劲,更别说照顾别人了。
  慕容倾冉并没与莫言争吵,而是自顾走进房间,在莫言还没进来之前,将房门关的死死的,连门闩都上上,急的莫言在门外直跺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