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匿名粮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的,他不甘心,却不是因为慕容倾冉,而是因为他的哥哥,夜雨。
  自小父亲就很疼爱哥哥,同是一母所生,对莫言这个儿子却并不一视同仁,哥哥要什么有什么,而他呢,即便他努力做功课,努力学习弓箭马术,父亲也未必会像对哥哥那般疼他。
  直到哥哥失踪了,父亲心急如焚,四处寻找,那时的他,多么希望哥哥一辈子也不要再回来,只要没有哥哥,一切都是他的。
  果然,一年两年,父亲并没有找到哥哥,却也真的将所有的关心与疼爱都加在了莫言的身上,让他充分的感受到了,没有哥哥,他是如此的幸福。
  就连将来族长之位,父亲也是打算传给他的,可却不想,时隔多年,哥哥竟然真的回来了,回到了家族,虽然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过的,他自己也不愿多说,但他终究是回来了,回来夺走属于他的一切,包括族长之位。
  是的,他亲耳听到,父亲有意将族长之位传给哥哥,在他看来,那样一个废人,如何能堪当大任?
  而他同样是父亲的儿子,同样是一母所生,比之哥哥,起码是个健康的人,是个有着铮铮铁骨的男儿,却与族长之位失之交臂?而坐上族长之位的却是一个连自保都有问题的废人?
  他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在得知了哥哥与慕容倾冉的一些事情后,他便决定了,那不是你的至爱吗?我偏要横刀夺爱,若得不到,我便毁了,让你也尝一尝,失去的滋味。
  随后的一些事情,可想而知,而这次慕容倾冉中毒事件,无疑给了莫言一个接近慕容倾冉的大好机会,若能得到美人儿,还能将神器握在手,天下,岂不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慕容倾冉就这么僵直的坐到天明,而莫言睡了个舒服的觉,醒来后二人没有说话,只是各自收拾各自的,用过早饭,便唤来马夫离开襄阳城,临行前,莫言问慕容倾冉:“你想去什么地方”?
  慕容倾冉愣了愣,不知道莫言在打什么算盘,只是淡漠的回了句:“游历山河”。
  莫言朗声笑了笑:“没想到区区女子,竟也能有这般胸怀”。
  慕容倾冉看都懒得看莫言,那张同夜雨有着几分相像的脸,到底不是夜雨,夜雨的眼神是干净的,没有任何杂陈,没有任何污染,让人毫不犹豫的可以去相信,可以去亲近,而莫言却是精明诡诈全在其中,让她看一眼都会觉得厌恶至极。
  马车驶出襄阳城,直奔下一个城镇,莫言似乎也是漫无目的,并没有让马夫驾车去某个地方,相反,他很是悠哉的半靠在马车内,时不时对着慕容倾冉笑一笑。
  慕容倾冉全当没看到,她就不信,眼下战事将起,莫言身为哈撒其族鹰雷的二儿子,会有这般闲情雅致陪着她游历山河?她倒是要看看,他何时心急?
  有了这种心态,慕容倾冉也就不再烦心,同穆乐堇一路上有说有笑,让穆乐堇也很是诧异,不过,主子难得对着自己笑,他高兴都来不及呢。
  一行四人,在琳琅周边的城镇转悠了七八日,很快,慕容倾冉便发现了莫言有些耐不住性子,他总是询问慕容倾冉到底有没有明确的目的地,这倒真是让人颇为诧异。
  所谓游历山河,走到哪是哪,何来明确的目的地?看来这位外邦的公子,对中原的一些风俗了解甚少啊。
  来到桥邻镇已经有两日了,这里离着大城有些偏远,离着古宿城最快也要有五日的路程,这里并不似其他地方那般繁华,也可以说,这里的人生活得很简朴,每家基本上有遮雨避风的屋子,就已经很高兴了,房屋也是多年未修筑,虽不是破烂,但也很陈旧。
  这里的风土民情很是让慕容倾冉羡慕之极,男耕女织,还有那种在田野间耕田相互遥望的深情,让她每每看到都会轻叹,若是夜雨没有出事,那么,如今他们是否也会过着如此幸福的生活呢?
  可她知道,那些话,也只是安慰自己的话,即便夜雨没有出事,也会有诸多的变故,换句话说,没有失去过,就无法体会那种滋味,就不会变得想要珍惜,想要好好的珍惜。
  是啊,她想要好好珍惜,哪怕夜雨如今的模样,她也不想放弃,她要和他在一起,虽然他们真正在一起只有月余,但那种深入骨髓的情感,没有人能够体会,就像亲人,无法割舍,无法离弃。
  因为她的一句话,多住几日吧,莫言才愿意在此停留几日,不过,每当他看到慕容倾冉遥望田间时,那眉眼间流露出来的羡慕,也许,他也可以换一种生活方式,与她从此过这般生活,也是种不错的选择嘛。
  他以为,凭借着与哥哥的几分神似,便能轻易的捕获她的心?那他就错了,慕容倾冉的身体里,住着一个不同于时代的灵魂,怎能任人摆布呢?
  虽然桥邻镇比较偏远,但是消息还是传了过来,北冥领军三十万,驻扎在古宿城不远的江淮城,三国对立状态,加上外邦虎视眈眈,这一战,已经是在所难免的。
  早在慕容倾冉离开古宿城时,就已经将口令下达到轩辕国都城,相信不久,轩辕国便会粮草亏空,而琳琅与北冥,会多出一半的粮草。
  轩辕澈,你既然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你真的以为我没有筹码吗?你的轩辕,早已在我算计之中,我不动,你就以为我好欺负是吗?
  几次的死士追杀,差点让我招架不住,这凭这点,你与我,便不共戴天。
  按照如今的形势来看,北冥也只有与琳琅联手,才能抵抗哈撒其族与轩辕国的联盟,毕竟,轩辕澈隐藏的实力究竟有多大,没有人清楚。
  果然,半月后,北冥与琳琅真的收到了匿名的粮草,虽然不多,但送粮草的人传话,这只是刚刚开始。
  没错,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