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冷静对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几日,城中不断有难民死去,而古宿城的粮草也日渐减少,慕容倾冉看着心里也有些难受,便命天门属下前往北冥,秘密运来些粮草,但加上这些难民,也只能维持三五日日,毕竟,如果大批量运输粮草,定会被轩辕澈发现。
  如今,古宿城外,不断有轩辕将士与哈撒其族将士叫嚣,加之如今琳琅出现这种事情,不能大战,但小站却不断,忙的琅啸月焦头烂额,但忙里抽空也要在晚上来看一看慕容倾冉。
  但,慕容倾冉心里却没有太多的感触,琅啸月如何想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只是,她的心里已经容不下他,能做朋友,已是不错了。
  她的眼中,容不下沙子,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要想让她与曾经欺骗过利用过她的男人重归就好,那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也不可能的事情。
  三日后,慕容倾冉与穆乐堇来到后城门处,她并没有与琅啸月辞别,只是留了封书信,她知道,琅啸月绝对不会让她离开的,而且,理由也是千万种,她不想在这么紧要的关头,琅啸月还只想着儿女私情,毕竟,他是一国的皇帝,而且,她也不敢想象琅啸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以她与穆乐堇的武功,要想离开,轻而易举。
  但在离开之前,他们要去一趟苍望山,此次离开师父,原本是要立即赶往苍望山的,只是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耽误了些时日。
  师父交代,要将寒冰珠交给他的师兄,并且探得黑煞到底将那女子的尸体藏于何处。
  除此之外,师父还交代了一件事情,虽然对她来说,无聊之极,但毕竟是师父所托,她也迫不得已。
  她也是后来才得知,师父的师兄原来就是苍望山玉灵子神医,而且另一件事情就是,玉灵子最近收了一个徒弟,师父命她与玉灵子的徒弟比试武艺,而且,必须打败玉灵子的徒弟,要让玉灵子难堪,要让玉灵子知道,他的徒弟不如她。
  真是一个无聊的师父,一个无聊的事情。
  慕容倾冉很快便与两名属下碰面,加上穆乐堇一共四人,从城墙翻越过去,这么做的目的,是怕开了城门,外面的难民会蜂拥而进,毕竟,琅啸月的担忧也是对的,虽然有些心狠,但若是外面的难民感染瘟疫,那么,死的人会更多。
  外面的难民比慕容倾冉来之前,少了许多,她找了个人问了问,原来,是琅啸月派了人与太医,在检查了难民没有感染瘟疫后,派人护送着前去其他城池,而这些没走的难民,是在等着护送。
  听到这个,慕容倾冉心里也松了口气,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也能降低难民的死亡率,或许,等将这些难民送走,城内的难民也会被送走吧。
  在城外不远处,有四匹骏马,四人飞身跃上,一甩马鞭,策马而去,赶了半天的路程,在天黑前,便到了苍望山下,望着群山环绕,数不尽的山峰时,慕容倾冉只能庆幸,幸亏临走时,师父告之了具体地方,否则这么多的山峰,即便找上三天三夜,也不见得能找到那玉灵子居住之地。
  慕容倾冉命两名属下在山下等候,二人虽不愿,却不能不遵从主子的命令。
  不多时,慕容倾冉与穆乐堇便来到了师父所指的地方,等二人翻上峭壁,便看到一间类似祠堂的地方,慕容倾冉学了医术和毒谱,嗅觉灵敏的她一早便闻到了各种毒药与草药的味道,随即看了眼穆乐堇,严肃道:“等一下要小心,切不可触碰任何东西,也不能靠近玉灵子”。
  穆乐堇看主子这般严肃,也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赶忙点头。
  “笨蛋柳云,赶....赶紧滚出来”。
  空旷之地,突然响起声音,而这话,竟是出自慕容倾冉的口中,此时再看她,面颊微红,竟有些不好意思,没办法,她也不想这样说,但临走时,师父千叮咛万嘱咐,说是如果这样说,老头子必定会出来相见,而且绝对不会伤害他们。
  果然,此话一说,祠堂的大门突然敞开,未见其人便先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掌风袭过来。
  慕容倾冉与穆乐堇顿时大惊,随后,慕容倾冉瞬间闪到穆乐堇面前,运气内力,也扫出一掌,硬接下那力道浑厚的掌风,虽然没有受伤,但慕容倾冉却也踉跄后退几步。
  看来,这玉灵子的功力与师父不相上下,也是十分高强的,只是,师父不是说,那么说话,玉灵子就不会伤害他们吗?而此时,玉灵子掌风凌厉,竟有着一股杀意。
  许久,一个有些沧桑的身影出现在门外,那人一头白发,容貌虽然俊朗,却抵不过岁月从容,皱纹横生,下巴也长出了白须,仔细一看,倒也有些仙骨道风。
  “你便是那妖怪的徒弟吗”?柳云半眯着眼睛,中气十足,看着慕容倾冉沉声说道。
  妖怪?呃.....慕容倾冉微微一愣,随后点点头说道:“是的”。
  “哼,容貌倒是绝美,只可惜,妖怪教出来的徒弟,也只能是妖精”,老者冷哼一声,顷刻间露出一副鄙夷之色,嘲讽说道。
  “不论妖怪妖精,也比你这个糟老头子要好”。
  当穆乐堇听到慕容倾冉的话,下巴都快掉下去了,眼珠子暴突,主子为什么这么说?这不是找死呢吗?
  慕容倾冉也感觉到穆乐堇的异常,但并没有理会,她也不想啊,但没想到,眼前这老头跟师父的话,一摸一样,还说,只要这么说,老头子会很高兴的,害得她心里总是觉得这老头莫非心里有问题?受虐狂?
  没有哪个人人不爱听好话,谁听到这个还会高兴啊,真是想不通。
  柳云一直冷漠的看着慕容倾冉,谁也没再说话,空旷之野,渐渐起风了,山间不比外面,即便到了夏天,这里晚上也是凉爽至极。
  身旁的穆乐堇猛地咽了口口水,眼下的气氛十分的僵持,不知道那老头会用什么样的手法对付他们,毕竟,主子刚才的那番话,是个人都会恼怒的。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慕容倾冉直视着留言的眼睛,不焦不急,不惧不躲,淡然的立在柳云的对面,这当然也是师父教的,必须要冷静,况且,即便师父不教她,她也会这般,没有人能让她低头,除了师父,除了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