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轩辕内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几天没更新了,兔兔现在这里给大家赔罪了,希望亲们不要怪兔兔啊。
  说到一行四人彻夜策马来到了北冥都城,已经是晌午了,原本属下是要通知北冥分舵,命人出来迎门主的,却被慕容倾冉提前给下了道命令,不允许任何人透漏她的行踪。
  四人走进大门里,老鸨与其他人员正接待客人,没有注意到他们,待发现时,四人早已熟门熟路的上了楼,属下找了一间还算别致的房间,让慕容倾冉先休息一下,便前去通知分舵主。
  雅致安静的屋内,珠帘垂地,慕容倾冉刚眯上眼睛,只见房门被推开,一个白影风一般的闪到了珠帘前,珠帘上的珠子因被震动,而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小姐.....”,珠帘外的白影见到人后,顿时泪眼汪汪,楚楚动人。
  慕容倾冉闻声后缓缓睁开眼眸,淡然一笑,嗔道:“你这丫头,还是如曾经一样,爱哭鼻子”。
  这一说不要紧,让珠帘外的人猛地跑到慕容倾冉的身边,半蹲下来,伏在她的怀里嘤嘤啼哭了起来。
  “小姐,我可见到你了,小桃想死你了,你都不知道来看看小桃,呜呜......”。
  慕容倾冉笑意更深,但眼睑处也有些泛红,似是玩笑道:“我不来看你,青风代我来看你,不也一样吗”?
  “小姐....”,小桃羞涩的往慕容倾冉的怀中,钻得更深了。
  伤感过后,小桃命人做了一桌子的可口餐菜给慕容倾冉接风,虽然恢复到以前俏皮的模样,一直说个不停,但慕容倾冉却将小桃的改变都看在眼里。
  曾经清秀可爱的少女,如今已经颇显成熟,在这风尘之地待了许久,却不见风尘之姿,只是眼神里多了几分商人的狡猾罢了,相貌也变得不同了,原本的清秀已蜕变成一个令人看一眼便心动的女子,长发垂然,举止动作优雅至极,一双大眼睛总是含着秋波,当真是楚楚动人。
  “小姐,这次回来,就别再走了,轩辕那边....恐怕回不去了,轩辕澈这次下了血本,都城内外都是他的人,即便咱们的人混进去,也不好混出来”。
  小桃一边为慕容倾冉夹菜,一边轻声说着,而慕容倾冉也是深深地吸了口气,沉重道:“轩辕澈,当初我还真是小瞧了他,短短时间,竟能将轩辕从新换血,真正的变成了他的天下,这种实力,可见真的不一般啊”。
  小桃认同的点点头说道:“小姐,话虽如此,但,轩辕澈也不是没有软肋”,说完,楚楚动人的大眼睛闪过一丝精明的诡异。
  慕容倾冉微微一愣,随后问道:“哦?什么软肋”?
  “他的母后”。
  慕容倾冉听后,仔细想了想,说到轩辕澈的母后,她以前去轩辕皇宫的时候,的确不曾见,但也有听闻过,孝茗太后十分的宠爱轩辕澈,而且,孝茗太后一向深居简出,基本上连国宴也从不参加。
  想了想,慕容倾冉搁下碗筷,用白巾擦了擦嘴角,看向小桃又问:“你是从哪里得知,轩辕澈母后会是轩辕澈的软肋”?
  小桃微微一笑,如花绚丽,她往慕容倾冉跟前凑了凑,这才小声道:“小姐,不知你还记得当初的轩辕子矜吗”?
  慕容倾冉先是一愣,随后点点头,这个人她倒是还记得。
  “其实,孝茗太后并非厌恶轩辕子矜,轩辕子矜饱读诗书,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对国政兵法,更是熟烂于心,而且,他心怀仁义,是个真正的大善人,试问,这样的人,又怎会招人厌恶呢”?
  慕容倾冉凤眸瞪圆,说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她还真不敢相信,那说的竟是轩辕子矜,在她的印象中,轩辕子矜只是一个爱好田园的文人,若真像小桃说的这样,那.....他也忒能装了吧?
  小桃见小姐一脸难以置信,笑了笑又道:“其实,轩辕澈,并非轩辕先皇之子,也就是说,轩辕澈并非皇室血脉,而是孝茗太后在进宫前三日,偶然外出游郊,被人侮辱后的产物”。
  小桃说完,慕容倾冉的红唇已经能够吞下一个完整的鸡蛋了,这太绯闻了。
  小桃瞧着小姐的模样,着实夸张,笑意更深了,“而轩辕子矜,才是皇室真正的血脉,孝茗太后当初入宫,还不是皇后,所以,耍了个心机,让先皇宠幸了她,待到一月后,便谎称怀有龙嗣,先皇大喜,毕竟,先皇那是刚刚登基,未有子嗣,当即便册封孝茗为皇后,之后,生下轩辕澈,皇上再次宠幸孝茗,这才又有了轩辕子矜”。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慕容倾冉听完后,还恍如梦中,虽然知道皇家里,难免有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但不想,这么出乎人的意料啊。
  小桃也不卖关子,笑道:“去年太后的寿辰,太后游街一日,与民同庆,恰好,那个曾经侮辱了太后的男子,认出了太后,她虽然相貌不算倾城,却也是个美人胚子,如今虽然上了岁数,但也是风韵尤存,那名男子当街拦马,说出了当年的事情,太后顿时慌了,命人将他打入天牢,毕竟寿辰不能见血,所以命人第二天将他处死,却不想,那名男子,被天门的人给劫走了”。
  “那么就是说,轩辕澈查封念君阁,并非因为粮草的事情?而是因为这个”?
  “对,轩辕澈一定从孝茗太后那里得知了真相,亦或是心中对这件事情真假难辨,所以....”。
  当小桃说完后,慕容倾冉恍然大悟,怪不得念君阁的人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不见,原来是为了怕有后患,所以全部灭口了,呵,不过也好,轩辕澈,天要亡你,我倒是要看看,谁能就得了你。
  想着想着,慕容倾冉的嘴角勾出一抹诡异的笑。
  接下来,慕容倾冉又从小桃那里得知很多轩辕皇宫的内幕,孝茗太后如今被软禁,而轩辕子矜虽然看似无常,其实,私底下早就开始秘密练兵了,如今多年,轩辕澈竟没有发现,看来,这个轩辕子矜,比起轩辕澈,更令人震惊,可想他的心机,比轩辕澈更上一层楼。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