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不战自败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慕容倾冉没想到,见了小桃后,竟然得知了如此惊人的消息,虽然轩辕澈也是孝茗太后的儿子,但毕竟那是她的耻辱,整日面对,并不是她所愿意的,轩辕澈自从登基后,便开始秘密培养自己的势力,如今他的势力不是一般人能够抗衡的,手下三万死士,以一敌十,再加上哈撒其族的支持,孝茗即便身为太后,也是无能为力的。
  她之所以力挺轩辕澈为太子,主要还是先皇,先皇喜欢轩辕澈,他即为长子,又自幼聪明,懂得察言观色,而轩辕子矜整日摆弄诗词,很不长进,当然,这也是太后授予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让轩辕子矜一生平安,免于被人算计。
  不过,轩辕子矜与轩辕璃这件事,却是真的,轩辕子矜敢冒天下之大不为,爱上自己的亲妹妹,还将她娶了,虽然乍一听,有些不顺耳,但此情却难能可贵,此等勇气也是可嘉的,最起码,在慕容倾冉看来,她的确很佩服轩辕子矜。
  事实上,轩辕子矜虽然听了太后的话,将自己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但暗中却也为自己培养实力,朝中三分之一的大臣之子,与他交往密切,力挺他,还有一些已经退与朝政的元老,也是十分支持轩辕子矜,当然,这都是暗中的,并不为他人道也。
  其实,当初轩辕子矜的目的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母后,没想到,今时今日,倒是派上用场了,他知道了母后被轩辕澈软禁,还能十分安稳的在他的府邸生活,可见他的演技真的是得天独厚啊。
  虽然他不明白母后为什么被大哥软禁,那日太后寿辰,游街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他一直告诫自己,那人信口雌黄,可仍然忍不住暗中调查,结果可想而知,太后秘密书信与他,告诉了他前因后果,轩辕子矜顿时心痛疾首,恨不能将那日信口雌黄之人,五马分尸,恨不能将轩辕澈凌迟处死。
  他日日学着低调,在人面前,装出一副文人柔弱的模样,忍受着同为皇子,但却得不到父皇的一丁点爱,虽然母后疼他,却不能再人面前表露出来,夜夜都是母后偷偷来看他,如此这般,二十三年,这样的生活,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真相,这怎能让他容忍?
  曾经,他以为,母后是怕皇兄为了皇位,会算计他,害他,所以,他将自己一身的才华藏于身后,每当家宴赋诗作对时,他永远都是那个被嘲讽的人,敢怒不敢言,虽然皇兄待他不错,但,自古哪个皇帝的心,能交得?
  以往历历在目,得知真相的轩辕子矜,恨天骂地,但对母后却没有一丁点的怨恨,他知道,母后这么做,全是为了他好,只可惜,轩辕的帝位,竟是一个外人坐着?让他怎能忍受?
  三番四次的暗杀,都被轩辕澈给避开了,虽然轩辕澈没有查出是谁,但难免日子长了,会被他发现,如今轩辕,从内到外,都是他的人,要想反他,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些事情,倒是让慕容倾冉顿时心生一计,得民心者的天下,自古以来的道理,只要人证在她们手上,只要编出一天下人能够接受的谎言,只要有孝茗太后亲口承认,就不怕轩辕澈不失民心,不战自败。
  不过,通过这件事情来看,慕容倾冉必须要去一趟轩辕了,而且,必须要与轩辕子矜面对面的谈一次,只要他同意了,与她来个里应外合,到时候,琳琅也能化解被灭国的危机。
  当慕容倾冉将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后,小桃第一个不同意,穆乐堇第二个不同意,如今轩辕澈正愁找不到她,她再去轩辕,岂不是自投罗网?
  更何况,轩辕的事情他们虽然知道,但是毕竟那里已经没有天门的人了,万一出了事情,如何接应慕容倾冉呢?
  “以我现在的武功造诣,你以为,这个世上,还能有人是我的对手”?慕容倾冉半眯着凤眸看着二人,脸上甚是得意与自豪。
  小桃依然举手反对,而穆乐堇却犹豫了,主子说的话,不无道理,主子的武功造诣,曾经以一己之力挑六大门派都不成问题,而如今的实力,那就更别提了,再加上他,除了主子,恐怕也是很难受对手。
  “反正,我就是不同意,不同意小姐去轩辕,小姐若是执意要去,就....就....”,小桃的白皙的脸蛋异常红润,憋足了气,最后说道:“就带着我去”。
  “噗嗤”,一声,慕容倾冉还未笑出来,身边的穆乐堇却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对着小桃笑道:“你连武功都不会,跟着去也是累赘啊,到时候还要我们来保护你.....哈哈....”。
  小桃一听穆乐堇的话,顿时恼怒,指着穆乐堇喝道:“关你屁事”。
  这一句话,让屋子内瞬间鸦雀无声,慕容倾冉戏谑的看着小桃,穆乐堇诧异的看着小桃,真不明白,这样一个楚楚动人,娇柔婉娥的女子,一出口竟是这般俗气。
  小桃说完,还白了眼穆乐堇,看向小姐时,又换了副撒娇的表情:“小姐....别去了....小桃真的很不放心”。
  穆乐堇猛的咽了咽口水,死死的盯着小桃,这女子.....还真是特别的很啊,变脸跟翻书似的,有意思.....
  “好了,你也别说了,轩辕我是肯定要去的,琳琅如今生灵涂炭,若是在等下去,迟早要灭亡的,我虽然不爱管这等闲事,但也不想看着那么多的人不停的死去,更何况还有哈撒其族插手此事,中原之地,岂能让外族人入侵呢?怎么说,我也曾是琳琅的一份子啊”。
  小桃渐渐沉静下来,她也明白,小姐决定的事情,无论谁都无法改变。
  在郁金香歇了一天,养足精神后,慕容倾冉便带着穆乐堇与两名属下离开北冥都城,而也就在这一前一后的空挡里,北冥寒轩扑了个空。
  当他从暗卫那里得知,慕容倾冉来了北冥,立刻放下手中的折子,飞一般的赶往北冥都城,那时,他正在利城坐镇,快马加鞭,终究擦身而过,不知是天定如此,还是缘分如此?
  他满脸失望的离开黑色郁金香,便立刻命人追查慕容倾冉的去向,无论他如何逼问小桃,人家就说不知道,主子的事情,她一个属下怎能过问?
  一句话,让北冥寒轩的心,沉了下去,他已经好久没有见过她了,听闻前几天,她去见过琅啸月,他是恨得牙根都痒痒,她去见琅啸月都不来见他,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