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慕容倾冉之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我出生在草原部落,同其他的少女一样,怀揣着对梦的追求,在草原上策马奔腾,渴望像雄鹰一样,自由翱翔,不受任何事物的约束。
  及第之年,我年芳十六,出落的亭亭玉立,是哈撒其族少有的绝色,但如此的美貌,并没有给我带来同梦中一样美好的情节。
  我的弟弟,鹰雷,很光荣的被父亲与长老们推举成为下一任的部落族长。
  我很疼爱我的弟弟,同样,也很爱护我的妹妹刹尔,我们兄妹三人,十分的团结友爱,然而,一切都在弟弟成为部落族长后,骤然巨变。
  弟弟很小的时候,我便知道,他是一个非常有雄心壮志的男儿,就像天空的霸主,雄鹰一样,渴望有俯视天下的野心。
  刹尔还没有到及第之年,所以,她被留在了族里,而我,被弟弟受封为哈撒其族的圣女,执行哈撒其族最高的使命。
  这个使命容不得我抗拒,容不得我反驳,容不得我找出任何理由留下,因为那是族里的长老与弟弟共同协商的结果,我,非不二人选。
  一切都来得太快了,快到我来不及准备,来不及接受,在鹰雷下令的第二天,便催促我草草的收拾好行李,踏上前去中原的路途,并离开我生活了十六年的家。
  因为我是在草原里长大的女子,我有着不同于中原女子所有的坚韧与坚强,我从小就习得察言观色,运用智谋,直到我离开草原的那刻,我才明白,原来,一切都是安排好的。
  从哈撒其族到琳琅都城,路途遥远,我不辞辛苦,千里而来,当进入都城的那刻,我被震惊了。
  这里远比我想象中还要繁华,还要热闹,还要有人气儿,街边的叫卖声,还有我没见过的稀罕玩意,丝织品,蚕丝手帕,泥人,糖人,一下子吸引了我,我开始眼花缭乱,四处张望,却不小心,撞到了人。
  那是一个怎样的男子呢?
  他有着一双温柔的眼眸,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亲切感,让你忍不住想要亲近,白皙的皮肤,似乎可以掐的出水来。
  我想,我大概是撞疼了他,他揉搓着被我撞到的地方,却依旧对我温柔的笑,算不上俊美的脸颊,也很清秀,隐约透着一股令人如沐春风的感觉。
  我想,就是这样的感觉,让我被吸引,让我对他充满好感........
  我带来的丫鬟,蓉云,她既是我从小玩到大的姐妹,又是侍候我起居生活的仆人,我对她,充满感激,可她却让我远离那个男子。
  我多么的想拒绝,拒绝他的好意,拒绝他的邀请,拒绝他,不要让他再来找我。
  一个风花雪月的夜色,葡萄藤下,深情表白,浓情蜜意,耳鬓厮磨,很快将我打败,我想,我真的拒绝不了他。
  初夜,他很温柔,拥住我,许我一世,我含羞点头,他又说,马上会派人来提亲,迎娶我过门,当然,我并没有忘记我来琳琅的目的。
  也许,是我想得太天真了,以为嫁给他,既可以享受男女情爱,又可以在秘密中进行族里的最高使命。
  没过多久,便有人来上门提亲,是他派来的人,我允了,但我似乎被幸福冲昏了头,一个花轿,几个吹吹打打的送亲人,就这样,我便嫁进了慕容府。
  入府后,我才知道,他已经有了正妻,甚至还有很多姬妾,论辈分,我连上桌吃饭的资格都没有,第一次,我愤怒了,可他却好生安慰我。
  我问他,为何有了这么多的女子,还要来招惹我?
  他答,弱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
  这个令我不太满意的答案,还是被我接受了,这离我当初的预想,相差十万八千里。
  第一次,我伤心了。
  他又来安慰我,可却不知我究竟为何悲伤。
  一句话,他不懂我。
  日子还是要过,在他众多的姬妾中,我的美貌,足足吸引了他好几年,以至于我比那些先我进门的姬妾提早孕育了他的孩子。
  若不是我自幼习得察言观色,若不是我自幼习得运用智谋,恐怕,我也不能平安的生下我的孩子,三个女人一台戏,这是中原的一句名言,慕容府的女子何其多,勾心斗角,尔你我诈,若不是有着他的疼爱与呵护,我想,我早已坚持不住了。
  临盆的那日,我在屋内与死神搏斗,他在外面提心吊胆,为我担心,我想,我该知足了,起码在我之后,他没有再继续迎娶其他的女子过门,如今,有了孩子,我想,这辈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
  可是我错了,当产婆出去后,他急迫的询问是男是女,当他听到产婆大嗓门的说恭喜老爷,是个女娃时,便在没有了下文。
  虽然他依然对我柔情似水,可我知道,我能体会到,他对我有些不一样了。
  以前,他从不去应酬,即便去,也会带着我,即便去,也会在回府后第一个来我这里,然而,冉儿出生后,一切都变了。
  凄冷的夜里,我等待着,一夜,两夜,三夜........
  直到冉儿百天,他才想起过来看看我们娘俩,我问他,为什么会这样?
  他给我的答复在直接不过,因为你生的是个女娃。
  难道我是他的生育工具吗?难道,他以前对我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其他姬妾,甚至是正妻,见我不在受宠,整日欺凌我,压迫我,我的衣柜里,不再是绫罗绸缎,一日三餐,不再是山珍海味,就连侍候我的奴婢家丁,也被正妻找借口调走,最后,我的身边只有蓉云。
  冉儿很可爱,但却体弱多病,夜里风寒,我时时刻刻要盯着,转眼间,冉儿一岁了。
  他来我这里的日子更少了,与此同时,琳琅皇宫选秀女,而我只能派蓉云前去应选,好在,蓉云的相貌也算的上灵动秀气。
  我也开始着手安排建立哈撒其族势力一事,暗杀堂,早在我还没有来到琳琅时,便在轩辕国做了准备。
  我那弟弟永远也想不到,他丢失的孩子,被我也带来了中原,并且,抹去他的记忆,我写了飞鸽传书到轩辕,那孩子便来了,冉儿虽然乖巧,但总是显得太寂寞,于是,我便让弟弟的孩子陪着她,保护她。
  我的弟弟,你可知,我为何要有此举动吗?
  当年你与长老的谈话,其实我偷听到了,这几年,我的脑海里始终回荡着那句:当年父亲已经安排好了,她应该能胜任,如果不能,也就不用留着了。
  原来,我只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是一颗早就被人摆好位置的棋子,只等着成功与失败,或死,或生。
  我恨,我好恨,当年我还那么小的时候,别的孩子都出去玩耍,只有我要辛苦的去背,去学习各种知识,如今换来的只不过是这般无情对待。
  弟弟,别怨恨我,想想你们,又将我置于何地?
  冉儿一天天的长大,虽然还只是个女娃,却生的花容月貌,精雕细琢的五官,我料定,她日后必定是个倾城倾国的女子,必定要与人中之龙相配。
  由于冉儿的体质很弱,我便四处寻求可以让冉儿强身健体的法子,终于,我遇到了一位江湖中人。
  我将自己从哈撒其族带来的所有珍宝,全部给了那人,那人也倒还不错,传授了冉儿内功心法,以内力维持体质。
  果然,冉儿初学的那几日,身体有了明显的好转,我很欣慰,我的努力,总算没白费。
  我的女儿好了,可我却病倒了,在我卧床的三年里,慕容天冥只看过我两次,虽说不上冷言冷语,但也很淡漠,仿佛,我只是个不相干的人。
  在我卧床的三年里,他又迎娶了不少姬妾,算算府中,除去正妻,已经有二十多位了,他究竟想要怎样?想要过皇帝般的生活?哦,我忘记了,他是琳琅的首富,但他的钱,与我无关,这些年,我一直是靠着暗杀堂那点薄弱的银两维持生活。
  这辈子,落得如此下场,我该怪谁呢?如果不是我当初轻信了他的柔情密语,如果不是我当初把持不住,如果当初我没有来琳琅,如果当初.......
  追悔莫及,即便我如何懊悔,我的人生都不会再出现转弯,而我的女儿,却一定要背负起族里那个使命,否则,会被哈撒其族追杀,至死方休。
  这是当年我偷听到的,我没想到,我的弟弟竟然如此的不顾念亲情,我到底是他的亲生姐姐啊。
  我曾经给我的弟弟写过信笺,却是有去无回。
  鹰雷,你想我一个弱女子,就是再满腹诗书,满腹计谋,如何能堪当一统天下的大任呢?是你太高估我了?还是高估你自己了?
  想要这天下,你应该用自己的双手去拼搏,用你自己的勇猛来得到,而非我一个女子所为。
  那年,秋到叶落,枯枝被寒风吹的摇曳,百花凋零,如同我的生命,在这一刻,也得到了终结。
  慕容倾冉之母,哈撒其姆度尔番外完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