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标§】第五十四章 竞持飘忽意何穷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珍珠在西郊见着了薛鸿现。
  这是沈珍珠回长安后第一回出宫。天气甚冷,坐在马车里软榻温香,听风声嗖嗖,一阵阵的,由耳边过去,教她想起那年被安庆绪囚在洛阳掖庭,于静寂的夜里聆听室外,也是这般,其实长安远比洛阳冬季寒冷,然而似乎没有任何时候,比那个冬季绵长。
  “到了,到了!”张涵若唤车停下。
  沈珍珠下马车,鼻尖温凉,睫间也有物滴落,仰首望天,雪花不知何时已缤纷飞舞,细而疏,天空犹如上好瓷釉散开蝉纹。伸出手,花蕊极软极软,转瞬即融化。
  侍卫们远远的退避守望。
  薛鸿现恰如雪中红梅,娇小的身躯,靥间的红艳,和两年前分离时毫无二致,宛如精灵。
  当年薛鸿现突然间销声匿迹,沈珍珠虽然深知她武艺超群,应该不会出事,那一颗心终究还是悬着,尤其连薛嵩那里也没有鸿现半点音讯,有时念及不免忐忑不安。今日薛鸿现活色生香的立在眼前,真是难掩喜悦。
  “沈姐姐!”薛鸿现朝她飞奔过来,一头栽于沈珍珠的怀中,昂起头,人还在呵呵憨笑。
  沈珍珠怀拥着她,轻轻为她拍去大红裘帽上的雪花,说道:“妹妹去哪里了,我好想你。”
  薛鸿现睁大眼,仔细端详一番沈珍珠,忽的抿嘴,眼眶红了,“姐姐好瘦。听涵若姐姐说,那年我离开后你多受了许多苦,我——”她垂下头,一滴泪在眼眶中转来转去,眼看就要掉下来,那模样甚是娇俏可爱。
  沈珍珠失笑,重将她紧紧捺入怀中,着意的抚慰一番,极言自己无事,张涵若也在旁笑话劝说,薛鸿现这才撅着嘴不好意思的拭去眼角泪水。沈珍珠暗自纳罕,张涵若怎会如此清楚自己?
  “当年,是师傅带走了我。”薛鸿现解释道。
  “师傅?你的师傅是——?”
  薛鸿现眨眨眼,想是为是否该回答这个问题思虑。沈珍珠忙道:“若有避讳,薛现妹妹你莫要为难,反正,这并不什么要紧的事。只要你安好便行。”
  薛鸿现摇摇头,狡黠的一笑,说道:“不要紧,反正这回师傅让我下山,没有让我立誓不准向旁人说。我只说与两位姐姐,料想师傅也不会怪我。”她左口一个“师傅”,右口一个“师傅”,说时总是甜甜的笑,想来她的师傅定是十分宠爱她。
  张涵若道:“那还是不好吧,小心你师傅把你手掌打得不能端碗吃饭哟!”
  薛鸿现嗔道:“少笑话我!那是小时候的事,现在师傅从不打我。”又去拧张涵若的嘴:“张姐姐你的脑子是怎样长的,前几年我说漏嘴的一句话,你竟然现在还记得!”
  张涵若故作害怕状,又呼又叫的躲在沈珍珠身后,薛鸿现不依,绕过去要抓她,沈珍珠既要护张涵若,又要防备薛鸿现不小心跌倒,三人打闹成一团,倒仿佛又回到昔日在太子别苑居住的那段时光。
  闹过一阵,沈珍珠觉得心慌胸闷,脸色也不好,张涵若心细,忙叫薛鸿现停了打闹,三人坐上马车,重来绪旧。
  薛鸿现道:“实不相瞒两位姐姐,我也不知道师傅叫什么名字,从小我就唤她做‘师傅’,她是比丘尼(注:尼姑)。我不知自己亲生父母是何人,自有记忆,便与师傅在一起。师傅待我,真和生身母亲一样。可是,八岁那年,她突然将我送至薛……薛嵩府上,说是与他一段缘法,五年后才能回山。五年里,她每每在除夕来一次,传我半夜武艺剑法。”这简直是仙闻秩记,沈珍珠与张涵若神往不已:薛鸿现师傅何等高人,这般的传授武艺,便能让薛鸿现独步天下!与这样的仙人相较,凡俗之人数十载如一日的勤练武功,真是虚耗时光。
  “那日我去取水,哪里想到,竟然在河边遇上师傅!她二话不说,就勒令我立即回山。”
  “你师傅怎知你在那里?”张涵若十分惊骇。
  薛鸿现眼神中尽是崇拜:“师傅上通天文、下知地理,是无处不在的。”又道:“那天是我第一次忤逆师傅,又哭又求,说有位姐姐要我照顾,暂不能抛下姐姐回山。谁知,师傅不怒也不笑。”她叹口气,一向无忧无虑的她透出伤感之情,虽与其娇憨容颜不协调,也足以让沈珍珠和张涵若感喟——自幼无父无母,虽有慈爱的师傅,终究是意难平啊。
  “我宁愿师傅发怒,她总会在发怒后宽恕我,答应我的请求。”薛鸿现继续说着:“可那回,她只告诉我,世人都有自己因果,我辈修行之人,不该去干扰。”
  “我不依,跪下来求师傅,师傅便牵住我的手拉我走,我与师傅武艺相差太远,怎么也挣不开,就这样,被师傅带回山——”
  她解释完,又楚楚可惜的抬起头,说道:“就这样了,沈姐姐,你不怪我了吧——”
  沈珍珠为那“修行之人”四个字深深揪心,看面前薛鸿现年纪虽小,掩不住如花美貌、绿鬓如云,真有一日要做了“比丘尼”,何等叫人不忍。薛鸿现对她的师傅敬如天神,也不必事事由师傅摆布,命运由师傅一手早早掌控安排吧。
  薛鸿现又忽的破颜一笑,道:“不过我今天可以将功赎罪了!”说着,从怀中取出一物来递与沈珍珠,说:“你看,你看,这是什么!”
  沈珍珠接过一看,手掌大小轻薄之物,以牛皮包裹。问道:“是什么?”
  薛鸿现道:“先别急着拆,猜猜?”
  沈珍珠掂掂轻重,与张涵若同时出声:“里面是信件?”
  薛鸿现撅撅嘴:“一点也不好玩,你们怎么那样聪明啊!”
  沈珍珠笑以手指刮刮薛鸿现脸庞,打开那层牛皮包裹。里面果然是叠得方方正正的几页信笺。展开信信笺,沈珍珠不禁呆住——上面全是扭扭曲曲的古怪文字!
  “这是回纥人的书信?”她问薛鸿现。回纥建国不久,袭用突厥文字,尚无自己文字。沈珍珠回纥呆过一段时日,虽看得出这是突厥文,却是一个字也不认得。
  薛鸿现志得意满的眨眼点头。
  “我来看看。”张涵若伸手将那信笺取过去,笑道:“我懂一些突厥文字。”幽州左环沧海,右拥太行,北枕居庸,南襟河济,五胡杂居,沈珍珠记得张涵若提过其母是突厥人,她识得突厥文字不足为奇。
  张涵若掀起一角车帘,迎着雪花,细细地看下去,越看脸色越是凝重。不过须臾功夫,就看完将信笺依旧折起。
  “写些什么?”沈珍珠问她。
  张涵若若有深意的看沈珍珠一眼,肃正坐好,才缓缓说道:“这果真是回纥密使写给回纥可汗的密信。”回首问薛鸿现:“你是怎么拿到这封信的?”
  薛鸿现满不在乎的拍拍衣袖,道:“偷的呗!”
  原来薛鸿现昨日傍晚入长安城时,正看见一名身着汉装的异族人出城。因裴昭仪遇刺之事,长安城守备外松内紧,严厉盘查出入人等。那异族人却飞扬跋扈之至,一意要急着出城,守城官兵碍着回纥兵之功,敢怒而不敢言,草草搜查一番就放那人出城。薛鸿现见此顽性大起,又恼自己也要被仔细搜查行装,更兼这两年跟随师傅与师傅好友空空儿,学了些妙手空空的手艺,平日无处施展,此时不用,更待何时?于是轻轻巧巧将那回纥人藏在怀中的信笺盗了出来。
  偷得信笺后,她当然也不认得这蝌蚪般的突厥文字,她虽对人情世故不太通,人却是聪明之至的。稍作思索,便依样将信笺中文字“画下”,拆作数份,在茶馆里寻得几个通译,各自译成中文,再一拼凑,知道其中关系沈珍珠,忙托张涵若将沈珍珠唤出。
  张涵若道:“原来裴昭仪被刺,不,应该说是谋刺张淑妃,主使竟然是回纥可汗!”说话间看了沈珍珠一眼,沈珍珠明晓此事,此际也不得不作出一副惊讶的模样。
  “这信中一大半是那行刺之人的表罪之辞。说行刺之事已败,裴昭仪作了替死鬼。而当时场面混乱,他们误以为已经成事,趁乱拔下凶器送入了沈姐姐你的寝殿,又说他们中有内奷,不仅泄漏行刺之事,甚至将送锦盒至淑景殿之事都卖与了张淑妃。最后还道,他们定要再刺杀张淑妃,且掀出内奷,不然无颜面见可汗。”
  张涵若说完,疑惑地看着沈珍珠:“姐姐,我都糊涂了,那回纥人刺杀张淑妃也就罢了,为何要将凶器特地送于你呢?”
  沈珍珠感喟不已,她果然没有料错——默延啜,他不会这样对她。她甚至颇为感动,他说送她的“礼物”,竟是刺杀张淑妃!她是那般的恨张淑妃,却一时对其无可奈何,他竟然是全都知道的!杀张淑妃,并不同于刺杀皇帝,对他的“大局”无利可图,他居然愿作这不划算的买卖,这份心意,岂同区区。
  张涵若等不到她回答,又问一次。
  沈珍珠这才回过神,笑道:“这……我也不知。”
  张涵若倒是若有所悟,似笑非笑的低声说了一句:“原来外间的传闻,竟是真的。”
  沈珍珠一惊:“什么!”
  张涵若却不说了,只道:“幸好这信笺让鸿现妹妹得了,若不小心让旁人得到,难免不疑沈姐姐是主使啊!”说话间,从腰间取出火折子,“嘶”的点燃,将那信笺连同牛皮燃着,牛皮焦臭难闻,半晌才烧尽。这信笺确实关系重大,若让他人得到,定会有碍两国邦交。
  马车载着三人慢慢往回驶。薛鸿现心情极好,不停说东说西,沈珍珠和张涵若各有心思,只时不时回应与她,哄她高兴。
  行有一炷香功夫,马车越行越慢,终于停下来。薛鸿现诧异地喊起来:“怎么回事啊!”听得马蹄“嗒嗒”渐近,有人在帷帘外低沉的唤道:“王妃——”正是严明的声音。
  沈珍珠掀起车帘,前方已停驻了一辆马车、若干侍从,李俶锦帽貂裘,由马车下来,正接着她的目光,微微一笑。严明道:“请王妃移步,殿下接您来了。”
  薛鸿现一听“殿下”二字,忙的探出头朝前方望,口里嚷嚷着:“哪位是广平王,我看看,我看看,我从未见过沈姐姐的夫君呢!”及看见了李俶,不禁“啊”的叫唤一声,眸光晶晶发亮,搂住张涵若,咿咿啊啊大呼小叫起来:“天啦,那就是广平王,我从没过见这样有风度的男子!”张涵若只是拘谨的笑着,不随应去看李俶,也不抬眸。
  李俶带来的这辆马车四面都烘着炭火,那炭火燃得正旺,暖气拂面,极是舒适。与张涵若、薛鸿现告辞,侍从驱马缓缓行驶。
  李俶握着沈珍珠的手,觉得不甚暖和,脸上笑意便敛了几分,又不忍说什么,沈珍珠忙催促道:“还是让马车行快一些吧,适儿若晚膳时不见我,又要哭闹了。”李俶道:“不妨事。”闭了嘴不说话。沈珍珠知道他不快,今日天寒地冻,原是勉强答允她出城的。刚想软语几句,全身一激灵,打个喷嚏,李俶随手朝她后背一搀,却是湿漉漉的,原来她方才与张薛二人打闹,不妨身上裘衣渗入雪水,自己也未留意。
  李俶怒气上浮,肩头一暖,却是沈珍珠将头枕至他肩上,微闭了眼,柔声说道:“这两日也不知怎的,极易犯倦……”他心中微酸,强自将那股中火压下,一手揽住她,一手去解自己身着裘衣的系带。
  沈珍珠惊觉了,抬起头:“做什么?”
  李俶也不笑,沉着脸:“还能做甚?你当真是不想要命了!”说至后一句,颇有愠怒,说话间,已除下沈珍珠裘衣,替她披上自己的。
  揽紧她,半晌,终于长吁出一口气,说道:“告诉你个喜讯,张得玉在我手中。”
  “张得玉?”沈珍珠怔了会儿才想起是何人——那个出卖自己投效叛军的王府总管,那个萎缩小人!若不是李俶提起,倒真要忘却世上还有这么个人。她并不痛恨此人,虽然因着他,她负受那样重的伤,有着那般的苦。她只是不屑,这般小人,实实还未到让她沈珍珠痛恨的程度,他不配!问道:“他招认主使之人没有?”
  李俶手掌微微一紧,道:“招了。还未逼供,他便招了——正是独孤镜那个贱人教他做的!”眉宇凝重起来,歉声道:“说来都是我的错。”若不是他错信独孤镜,怎么会让她知道密室机密,若非她暗中作祟,张得玉又怎可能去告密?
  沈珍珠忽然灵机一动:“现在的独孤镜虽贵为淑妃义女,也并不是动她不到!”
  李俶何其聪明,立时领悟:“你是说将她暗地处置?这确也不错,只是要多等几日,她平日不离淑妃左右,极难下手。”想一想,神情稍喜:“待上皇回京之日,正是最佳时机!解决她,也必得在此时,若上皇回京正式册封她为公主,再要处置她可就难上加难了。”沈珍珠连连点头,除去独孤镜,也可卸下张淑妃一边羽翼,而独孤镜在未受册封前出事,料也不会格外追究。
  又问李俶将如何处置张得玉。
  李俶轻描淡写的:“你当日所受苦楚,也必得让他先统统经受一通,岂可容他轻易死去。”
  李俶原是刑部尚书,如何审讯处置犯人,自有通篇通套的法子,沈珍珠听他说得轻松,料知那张得玉定先要在无间地狱里受足折腾,才能永墮地狱。现时听来似乎可怜,但此人实在不足怜悯,当下淡淡一笑,合上眼,半晌不作声。
  李俶只当她睡了,却见她虽阖着双目,面上倒慢慢浮起一缕古怪的笑,忽然睁开美目,轻轻“嗤”的笑了声。李俶莫名其妙,道:“有什么事这般好笑?”
  “我笑你艳福不浅。”沈珍珠斜睨着他,似笑非笑,“涵若妹妹天下绝色,文武全才,我不信你不知道她的心事。”
  李俶先是一愣,继而扬眉失声而笑:“你说她,嗯,确是女子中难得的人物。”见沈珍珠面上虽有笑意,隐隐仍有不郁郁结于眉,抬手拢起她鬓边发梢,接着柔声说道:“可惜在我眼中,天下所有的女子美貌才智加诸一处,也比不上你一人。”他说得这样从容淡定,仿佛家常闲话,随口而出,却若惊雷掠空,教她全身触动,猝的抬眸与他对视。
  他仍旧那样淡淡柔和的笑着。雪愈下愈大,马车行走稳实无声,这小小马车内,只有他们二人,空间是那样逼仄,让心中的欢欣无处释放。这一刻的旖旎,远胜过花前月下、迎空对誓。
  “可是,我这样的无用,什么也不能帮你……处处教你为难,成你负累……”她泪盈于眶。
  他叹气,有些忍俊不禁,终于还是将她紧紧置诸怀中,声音笃定而清晰:“我不要你帮我。我只要你好好的、在我身边。永远这般的,在我身边……”
  (天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