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标§】第七十一章 大漠风尘日色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对方驼队停住,月色昏黄下,看见有三四人骑骆驼行近。他们都身着回纥服装,其中一人虬髯满面,四十岁上下,约略是领头的,以回纥语叽里哇啦的回答:“我们是从特尔里来的商队,打算到灵州去。现在喝的水要没了,出沙漠还得四五天,天神保佑你们,大唐来的客人,请给咱们一点水吧。”
  陈周认真审视他们几眼,扬声问道:“走出沙漠还需多长时间,怎么个走法。”
  领头的回纥人答道:“没有十天不行!今年春天气候特别干燥,不然咱们的饮水怎会缺乏?”
  陈周在心里算计一番,说道:“我们的饮水也有限,只能送你们两皮囊水。”
  回纥人群发出一阵欢呼,领头的回纥人笑声爽朗,回答痛快:“二上加一成千,一滴滴流淌成湖。多有一点都是好的。多谢你啊好兄弟!”
  陈周招手唤侍从:“去,取两袋水给他们。”除却随身水囊,余下的十余皮囊饮水现在皆集中负载在两头骆驼上。
  沈珍珠听不懂两人的对话,远远看见那领头的回纥人昂首高声大笑,那神态那声音,让她隐隐感到不对劲,却见一名侍从答应着蹒跚走至骆驼前,预备解水囊,她情不自禁出声喊道:“不要!警惕!”
  说时迟,那时快,听到“噗”的一声闷响,骆驼背上一个水囊被箭射破,水汩汩的流出,好在那名侍从见机极快,听见沈珍珠提醒,合身扑上,死死将骆驼压倒在自己身下,与此同时,数枚箭羽凌空由他头顶掠过。
  陈周大呼一声,众侍从蜂拥而上,将那四名回纥人团团围住,陈周怒叱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原来这回纥人竟然是假借借水察知水囊所负位置,从而射破立囊,以绝一行人的水源,真是用心毒辣。
  那四名回纥人毫无惊慌之意,领头的回纥人哈哈大笑两声,用汉语道:“你们果然进益不少,本来还想戏耍你们一番的。好了,就此作罢。”指着沈珍珠所在方向道:“你们大唐的太子妃也来了么?好,要想找到唐太子殿下,请跟我来!”
  陈周与程元振面面相觑,一时不敢拿主意。沈珍珠已由马车上款款下来,轻轻一笑,温言道:“既然主人盛意拳拳,我们何乐而不为?”当此之际,只可如此。
  领头的回纥人点头朗声道:“太子妃可要跟紧了。”一扭骆驼的头,缓缓地走回自己的队伍,十余骑骆驼以后队当前队,以前队作殿后,率先朝北沿原路行去。
  陈周与程元振对视一眼,传令下去跟随这群回纥人前进。
  这群回纥人仿佛惯于在沙漠中生活,天气炎热,日光当头,他们边领路,尚一边大声唱歌说笑。领着沈珍珠一行人在大漠中东弯西转,由当日清晨,至夕阳将下,仍自在大漠中打转。
  程元振似乎有些焦急,见太阳将落下,策马追上前面的回纥人,问道:“你们究竟要带我们去哪里?”
  那些回纥人显然多半听不懂他的话,只望着他,颇带嘲弄的呵呵相对而笑。领头的回纥人意味深长的一笑,说道:“快了,快了,年轻小伙子,咱们回纥人常说,有了披风,下雨淋不着,有了辔头,马儿跑不脱。事情都有水到渠成的一天,着不得急。”程元振听这名领头人口中格言谚语一套又一套的,不禁头皮发麻。
  沈珍珠私下唤过陈周,问道:“你可知我们现在是朝哪个方向行进?”
  陈周叹口气道:“一时朝东,一时朝北,一时往南,某也要被弄糊涂了。”
  夕阳下的沙漠寂静深远,那一抹惨淡,伴随清脆的驼铃声,拖曳着这队列身后长长的阴影,一直往前……
  不知又行了多久,眼见夕阳已下,整个大漠将复归黑夜的怀抱,陈周觉得自己再也按捺不住了,骑马上前,一把捺住领头回纥人的衣领,“呔”的一声,说道:“你再绕来绕去捉弄我们,老子便拼就不活了,与你们同归于尽!”
  领头的回纥人摇头只笑,不动声色的将陈周的手由衣领处移开:“你们大唐的人,怎么个个都着急得像猴子似的?”右手抬起,指着东方,“你看,那不就是到了吗?”
  陈周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不禁目瞪口呆:东面一座小沙丘后,竟然出现一小片树林,高高低低的树林掩映后,俨然是一片绿洲!
  这片绿洲仿佛是由天而降,忽然跃入他的眼帘,陈周不禁揉了揉眼睛,生恐自己看错。领头的回纥人笑道:“放心,这不是海市蜃楼,这是只斤泽!”这时,众侍从都已陆续看到了这片绿洲,个个喜形于色,振臂高呼。
  回纥人引领他们进入绿洲。
  这竟是极大的一片绿洲地带。胡杨树嫩叶葱绿,枝干挺拔,蔚然成林。树下空阔的草地上牛羊在悠闲的趴在地上,或啃青草,或懒懒的睡觉。一片不大的湖泊倒映着西斜的落日,湖畔芳草萋萋、芦苇丛生、水鸟嬉戏,竟隐约有几分江南风味。再往前走,可见回纥风格的房舍或以石砌,或以土垒,零星四散分布。
  在数幢建筑巍峨的房舍前,有回纥兵丁身佩弯刀,来回走动守卫和巡视。见到那领头的回纥人,均面带欣喜,打个唿哨,顿时由后面的房舍中涌出数名同样装扮的,牵的牵马,拿的拿物,都是亲热之极,却不大声喧哗叫嚷,一切都办得有条不紊。
  领头的回纥人着人将沈珍珠一行的牛马和骆驼带去饮用水草,朝沈珍珠打个拱,说道:“太子妃娘娘,奉主人之命,要好好款待大唐来的客人,现在天色不早,先各自歇下好不好?”
  陈周截口道:“太子殿下在哪里,快带我们去!”
  领头的回纥人笑道:“太子殿下好得很,你瞧太子妃娘娘也不像你这样着急,一切等主人回来再说吧。”
  沈珍珠眉头一皱:“你的主人……他是谁?可否告知?他不在这里么?”
  那回纥人仍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说道:“主人近两日就会回来。”
  沈珍珠知道从他口中也问不出什么来,“好吧,”她对陈周和程元振说道,“既来之,则安之,我们只能以不变应万变了。”
  那回纥人显然有些听不懂她的话,也无意弄懂,说道:“那好,我来为各位安排好食宿。只是……这片只斤泽三面是大漠,另一面临近山谷沟壑,二位大人还是要好生叮嘱侍从们,绿洲中各位可以随意行走游玩,我们决不阻挡妨碍。可是,千万别四处乱走!”
  陈周与程元振苦笑,这是人人都知的道理:既然莫名其妙到了这里,就算回纥人现在任由他们四处行动,谁也不敢贸贸然入大沙漠;要想回返中原,怕还得这批回纥人领路。
  沈珍珠被领入与陈周和程元振相邻的石舍中。石舍虽小,然而五脏俱全,床榻、桌几一应俱有。不多时又有人送来食物和清水,食物是烤好的羊肉和烙饼,沈珍珠一行由中原走来,极少生火做饭,多是食用干粮,现在的食物虽然不合胃口,终究比干粮要好得太多。
  吃过食物,沈珍珠走出房舍。迎面清风徐来,有着草木甜中带苦的芬芳。湖泊旁的树阴下,三三两两的侍从围靠成一团,低声的谈论着什么,或已带着浅笑进入梦乡。这一路行来,他们也都很累了。
  “夫人。”程元振在她身后低低唤道。
  沈珍珠微笑,轻声道:“是你啊,怎么不去休息?”
  程元振摇头:“我睡不着。”
  “还在为殿下担心么?”
  程元振道:“夫人虽然从来不说,但我知道——夫人对殿下的关心和忧心,决非我等可比拟。太子妃都能坦然面对此事,程某若执意说自己尚为殿下食寝难安,未免太过作假着饰。”
  沈珍珠笑了起来,缓步走近湖泊,过了良久,才说道:“那大人是为何无法安睡呢?大人既找到我,必定是有些苦恼要向我倾诉吧。”这一路行来,沈珍珠也看出程元振时而心事重重,时而满怀忧郁,以前只当他为寻觅李豫之事而苦恼,原来他竟另有什么心事和苦衷,瞧他的模样较过往憔悴许多,是什么事在折腾他?
  程元振眼睛微微一亮,抢步上前立在沈珍珠侧边,张口欲言,忽然又似再犯踌躇般,犹疑不能出口。沈珍珠看在眸中,微笑道:“若你觉得难于开口,不如等哪一日你想好后,再来告诉我。”
  程元振闻言轻轻吁口气,慢慢蹲在湖畔,眼睛一瞬不瞬的瞅着湖中涟漪荡漾。
  在沈珍珠看来,程元振于她虽然是既熟悉又陌生,但自从两年前李豫被张皇后诬陷身处危难之际,他出手相助查出薛嵩住处后,她始终心存感激。深觉程元振虽职责所在,一些事迫于无奈,仍不失为有胆识的大好男儿,值得信重。这一路由中原至回纥,沈珍珠对程元振的信重,甚且远在陈周之上。
  “夫人,恕我冒昧,你可曾做过十分后悔的事?”程元振乍然开口。
  后悔?
  “人的一生,谁没有几件后悔的事?”她幽幽说道。她是后悔过,当红蕊被杀死后,她后悔自己疏忽大意连累红蕊;当素瓷怀孕,她后悔未能尽到为主为姊的本分;当她离开李豫,她后悔未曾多看儿子一眼……
  “不,不,夫人,”程元振原本是双手支着额角的,此时有些激动的抬起头来,幽暗的月光下,他眸中竟然闪出几缕血丝,“夫人,那不是一件普通的事。夫人,现在我十分后悔,你能告诉我——我还能求得宽恕与原谅么?”
  沈珍珠心里猛地一跳,有些担心的望着程元振,不知他到底是为什么事后悔,难道……不,她迅速推翻自己的想法,程元振不会对李豫不利的!
  可是他到底做过什么事呢?身为内飞龙正使得他,不管做过什么事,或许都不会是小事,或许都是惊天动地的。不管他做过什么,他此时流露的忏悔与矛盾,都是可贵的,她为什么不能安抚他,待有一日弄清事情真相,再作分较呢?她想了想,对程元振温言道:“若你真的做过天大的错事,只要真心忏悔,并全力补救,怎会不能得到宽恕呢。”
  “是吗?”程元振喃喃自语着,又将头深埋至膝下。
  其后两日,沈珍珠无事便在这片只斤泽中闲逛。陈周与程元振为知虚实,特地派遣侍从由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探查这片只斤泽大小并拟暗中书画地图,第一天下来,东、南、北三个方向的房舍地理形貌都画得清清楚楚,惟向朝西方向路途绵连不尽,侍从生恐不一天内不能折返,故而具图不全;第二天,陈周正欲再派侍从朝西探路,却被回纥兵丁严厉阻止,说道西面路途坎坷,多有险峻的沟壑,若不熟地形,性命堪忧。陈周虽深觉有异,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能作罢。
  回纥人言道他们的“主人”两日后就会“回来”,两天过去,沈珍珠仍未见那“主人”的身影,第三日晚膳时,那领头的回纥人正好在场,她不禁开口问询道:“你家主人为何迟迟不至,莫不是避而不见吧。”
  领头的回纥人眉头也不皱一下:“太子妃娘娘过虑,想是路途有所耽搁,我家主人是何等人物,有什么避而不见的!”那神气,对他们的“主人”竟然是相信、推崇之至,这种信赖由心而发,毫无迟疑与犹豫。沈珍珠心中一动,这样的神情,在许久以前的回纥,在一些回纥的眼中眸里,她似乎见到过。
  他们的主人是谁?
  在回纥,谁还有这样的威望与气势,让这一干人甘心服从与效命?
  她曾经猜想过是叶护。
  可这不是叶护的风格。叶护年少气盛,没有这般的耐性。更何况,没有这样的必要。
  夜凉如水,星空寥落。
  沙漠绿洲的深夜,有着寂静空山般的静默,近处远处房舍的灯火已经全熄了,那是为防夜间有人发现这片绿洲吧。独自坐在湖畔,零星的几个回纥兵丁往返巡逻,并不上前打扰她。
  这是茵茵绿洲,给这荒凉大漠增添无限生机。然而,若心是荒凉,该拿什么涂抹色彩呢?
  从久远的过去开始,她就像在沙漠中不断前行,明知步步维艰,依旧向着那金色的流光溢彩的方向坚实踏去。刚开始行进的时候,那些光如此清晰,清晰得不断在眼前晃动,不断地闪现幻化成瑰丽的想像,美丽而充满希望。一开始的起点,不断地前进,最后的终点,却始终遥不可及。
  就算是到了今日,她依旧在走着这条路。
  路越走,越漫长;心越沉,越荒凉。
  “哔!”耳边传来一声极轻微的闷响,沈珍珠瞬的抬头,夜空中划过一道蓝色弧光,光芒乍明即暗,转瞬光影皆灭,若非沈珍珠此际坐在湖畔,决难听到看到。然而这绿洲中随即有了些微骚动,那三两个巡逻的回纥兵丁均是背脊一挺,再过一会儿,那领头的回纥人带着三五个兵丁,一阵风的由她身侧经过,连看也来不及看她一眼。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沈珍珠昂首朝那领头回纥人走的方向望去,却见他们走得极快,转眼间就不见踪影。
  没有多久功夫,低微的说话声由远及近,沈珍珠再度抬首,人影重重如重峦叠嶂。渐渐地看清楚了,一大群回纥人正簇拥着一人,众星拱月般,朝这个方向行来。
  沈珍珠缓缓地站起身。
  虽然群星寥落,她依旧看得如此清晰;虽然她看得如此清晰,她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那个人也看见了沈珍珠。
  他停下脚步,随意一笑,意态中自含慑人魄力,将腰间弯刀随手朝后扔去,随即有人弯腰接住,一众回纥人均恭身后退,一时都不见了。
  他笑着说:“见到我就算十分惊诧,也不必吓得流泪啊!”
  (天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