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放手!”一个冷冷的声音从门边响起,同时童璟的手腕上又多了一只手。
  呵,童小爷火大了嘞,你柏洋动手动脚地做什么,我姐姐是你能碰的,带着满身怒火用力去扳柏洋扣在童璟手上的那只手。
  柏洋倒挺意外,这小家伙激动地个啥,我又没欺负你姐姐,至于那么火冒三丈,柏洋完全就把童耀当成小孩子,所以对于童耀做出这么大的反应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而顾智恺那帮人对于童耀这反应早已见怪不怪,就连侯静有的时候跟童璟靠得太近,这童耀也照样不客气地将侯静推开。
  所以侯大小姐很烦很烦童耀,觉得童耀就是童璟身边的跟屁虫,一个长不大有恋姐情节的小鬼,巧了巧了,童耀还觉得这侯静就是童璟身边的跟屁虫,一个有双性恋倾向的死三八。
  大家都乱的时候,童璟反而能够比别人更早地冷静下来,她伸出右手同时按住童耀和柏洋放在她左手手腕的手,示意他们俩都别再使劲了,“你们弄痛我了,能不能先放手!”
  柏洋和童耀见童璟微微皱眉,都以为是真的弄痛童璟了,不约而同,这两人赶紧都松开了手。
  “童璟,我——”柏洋这时就觉得把事情搞砸了,这童璟该不会是生气了吧。
  童璟扭头望向柏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于爱情的那些事这童璟真的是一点点经验也没有,她到现在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啊,也没有男生跟她表白过,唯一的一次,还就是柏洋那六岁时候追过她,你说,这童璟能没有一点点害羞吗。
  “你不会生气了吧?”柏洋还是担忧地问道。
  童璟摇摇头,“没有,不过,我现在真要回去了。”
  柏洋还能再说什么,总不可能逼着童璟留下吧,虽然无奈,可终究不想看到童璟因为这件事不开心,这就是长大成熟的表现,如果换做小时候的柏洋,肯定非逼着人家做不愿意做的事,一切以自己为主,可大了,就会在乎别人的感受了,特别还是自己那么喜欢的女孩子,柏洋肯定还是会尊重童璟的意思的。
  童耀真是受够了,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里,他的少爷脾气说上来就上来,即使想克制都克制不住,拉过童璟的手就朝门外走去,管你个柏洋啥表情,再敢用那种深情的眼神看我姐姐试试。
  童璟只当她弟弟是任性,这弟弟的脾气不好,她做姐姐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全家都把他当宝宠着,耍耍小脾气之类的都正常,更何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许他是真急着回家。
  这做姐姐的还是够体谅自个的弟弟,只是可怜了我们柏公子,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心里一抽一抽的,他怎么不想追,可是他刚刚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别逼童璟,那是他心疼“老婆”啊,即使再舍不得也不能让童璟不开心。
  直到这背影都看不见了,柏洋才闷闷地坐回位置上,拎起饭桌的一瓶啤酒使劲地猛灌,刚干了一瓶下去,裤带里的手机就响了,柏洋放下啤酒瓶,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李佳乐”,只看一眼,就把手机扔到一旁。
  这侯静来劲了,把柏洋扔到一旁的手机伸手捞了过来,她好奇呀,想知道究竟是谁打来的,这柏洋只看一眼就把手机扔了,肯定是个不讨喜的家伙。
  一看可好,还是女的名字嘞,侯大小姐兴趣更浓了,走到柏洋身边就八婆地问:“唉,唉,柏洋,这女的谁啊?”她边问还边用手使劲地摇晃柏洋,因为他怕柏洋不理她呗,想用这个办法“死缠烂打”,说不定柏洋烦了就告诉她了。
  柏洋是烦了,可没想告诉她,一伸手就将自己的手机从侯静手里扯了过来,就打算按下关机键,侯静这个不知死活的,还扑过去抢嘞,“唉,唉,你别关机呀,给我,给我——”
  服了,服了,这手机谁的呀,是柏洋的好不好,你侯静激动个啥,愣是“给我,给我”凭什么给你呀,又不是你的手机。
  “你有完没完——”柏洋的脸色都沉了下来,冷冰冰地看着这无理取闹的侯静。
  人柏少爷这心情本来就不好,他老婆才刚刚走嘞,你侯静有点眼里架没有,别在这个时候给他添乱了。
  坐在一旁的顾智恺马上意识到柏洋是真的有些怒了,赶紧将“疯婆子”侯静给搂了过来,并且像个家长样教育起侯静:“你老实点行不行,别再给我添乱了!”
  侯静就是坐在顾智恺身上还不老实,“那个王佳乐到底是谁啊,柏洋你说说撒!”她今天不弄清楚她就不会死心的,这就是侯静的三八本质。
  柏洋也懒得解释,突然就将手机帅气地扔给侯静,“你替我接,就说你是我的女朋友!”
  这回轮到侯静傻眼了,唉,刚刚不是半个字都不提,怎么现在又要我来接这个电话,而且还说我是你的女朋友,怎么一回事啊?
  侯静还真的接了起来:“喂——”
  “请问柏洋在吗?”对方传来一个很有礼貌的女声。
  “他不在,你找他什么事?”侯静觉得有意思了,有一股偷窥人家隐私成功的窃喜。
  “哦,这样啊,那我等下再打来找他好了——”对方也不急,反而很礼貌地说要等会儿再打。
  “我是他女朋友,你有什么事,我可以帮你转告他——”侯静靠在顾智恺的身上,一脸坏笑地看着柏洋,那意思就在说,柏洋这可是你让我说的呀,要是出什么事,可别怪我。
  柏洋懒懒地往椅背上一靠,翘起二郎腿,显得很无所谓。
  “行,那你告诉他,杨浦出事了。”对方的语气还是温和儒雅的,似乎一点也不激动,这把侯静想看戏的那股期待顿时浇灭了。
  “恩,我会的。”这边侯静刚把电话挂了,就将手机扔回给柏洋,“唉,这女的说杨浦出事了——”侯静说得那叫一个随意,很不上心,她就觉得好戏没看成不爽。
  哪知,柏洋的神情一下子严肃起来,“你刚刚说谁出事了?”
  “杨浦,对了,他又是谁啊?”侯静还真是对每一个人都好奇呢,你回答是杨浦不就得了,问那么多干嘛。
  “出什么事?”柏洋都已经从凳子上坐直了,真叫一个担心。杨浦,柏洋在北京的铁哥们,那不可是响当当的高干子弟,否则能入得了柏洋的圈子吗,可出啥事了,这侯静怎么知道,王佳乐又没告诉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