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狠心,或许是吧,如果不狠下心来,只怕童璟会伤你更深——
  童璟闭上眼睛,表情突然变得很平静,“对,我就是狠心,还有更狠的我也要去做,如果你想继续留在这里,那么我——我就彻彻底底离开童家,从此和你们童家没有一点关系——”自始至终,童璟的声音都很平淡,但是就是有一种力量会让你去相信,她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绝对绝对不是开玩笑。
  然后,童璟睁开眼睛,晶莹的泪珠再也掩藏不住地滑落下来,“我的命运是和你牵在一起的,所以由你来决定——”。
  要说,这童璟真是绝了,这招相当狠啊,直中童耀的核心呀,你不仅说要离开童家,而且还在这里掉眼泪,这真是要了童耀的命啊——
  童耀咬紧嘴唇,但是还是有一滴泪渗进他的嘴里,“你把人叫进来吧。”许久,童耀才开口说话,目光空洞,那是一种心死的神情。
  童璟点了点头,知道他是妥协了,抹掉自己的眼泪,打开门把那些公安人员叫了进去。
  这次他很乖,别人问什么,他答什么,很快一份笔录就做好,上级领导是一看完这份笔录就赶紧找人去侦察此案,可破案也不是件简单的事,首先童耀能提供的线索太少,其次对方也不是个小loli,也是大姐头好吧,能让你警察这么轻而易举地就抓到她,不现实。
  不过,童耀已经可以被保释回去,但不意味着彻底没事,有事还得回来警局一趟。
  整个警局已经被记者围堵的是水泄不通,层层警卫是拦都拦不住,特别是看到童书记带着儿子一起出来的时候,场面已经失控了,每个记者都拍到独家画面,不由得争抢前排位子。
  童爸爸被一部分警察护送着,步履艰难地向前挪动,有些记者更是被挤得透不过气,高高架在脖子上的摄像机都摇摇欲坠。
  次序一旦乱了,再想要它恢复正常的次序根本不可能,只会越来越乱,童耀用手挡住自己的脸,身体又被人撞过来撞过去,尽管身旁有一两个警卫帮他挡了一部分人,可还是会有很多人想拍他的真实面目而刻意地将摄像机和照相机靠近他,以至于被这边的记者撞过去,又被那边的记者撞过来——
  童璟相对好点,毕竟她是次要新闻,相对来说,她这边没有像童耀那边那么拥挤。
  就在这时,前排的一个扛摄像机的摄像师被后头挤上来的记者给撞到了旁边,一个踉跄,肩上的摄像机没扛稳,朝前方重重地抛过去,这方向竟然是——是童耀的脑袋!!
  本能地,童璟就已经上前一步用力地将童耀推开,“小心——”来不及自己躲闪,摄像机已经重重地砸到童璟的头上,瞬间的巨大力量——轰隆,人已经渐渐地倒了下去——
  “姐——”随之而来的是童耀的惊吼声。
  前面发生什么事?前面发生什么事?后面的记者更是好奇的要死,纷纷使出浑身解数往前面挤。
  童爸爸,童妈妈听到儿子的这声喊叫,赶紧回过头来,就看见自己的女儿满头是血的倒了下去。想要跑过去,可奈何记者太多,心里担心的要死,再挤下去说不定童璟会被踩死的,一急就失去了理智,拔出身边一位警察的配枪,对准天空就开了一枪,“啪——”
  顷刻间,四周一片安静。
  另外一名警察马上反应过来,朝着人群就命令道:“全部往后退,全部往后退——”
  这下子,记者们个个乖乖地朝后退去,尽管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发生什么事,但是枪声的力量太强大,仿佛听到了枪声就想到了死亡。
  “赶紧救我女儿,快——”童爸爸还举着枪,用力嘶喊道,脸部都变了形。
  童璟被一名警察迅速地横抱起来,“去把警车开来,送她去医院——”这名警察还算镇定,这个时候自己乱了,就彻底乱了,救人,先救人要紧!
  而童耀,他瞪着大眼望着满脸是血的童璟,心跳已经停止,连气都不喘了,该死的应该是我,是我才对——
  一辆警车驰骋在马路上,任何红灯都无需再停,童耀紧紧地握着童璟的手,他自责,他内疚,他多么希望现在满头是血,昏迷不醒的是自己啊,这是在挖他的心头肉,他无法去原谅自己,甚至陪了自己的命他也无法原谅自己。
  童家一家子守在病房外,连童奶奶,童爷爷都连夜赶了过来——
  柏洋在北京,一晚上不眠不睡,耐着性子的在等童璟的电话,他其实很想打过去,可他还是在心里告诉自己童璟会打给他的,现在不要去打扰童璟,尊重她的意思。
  一个晚上愣是没等到电话,连自己什么时候趴在桌子上睡着也不知道,醒来还是因为一通电话,他以为是童璟来的电话,瞬间惊醒,可一看却是顾智恺打来的,顿时失望极了。
  刚接通电话,手机那端的顾智恺焦急的声音就传过来,“柏洋,童璟出事了!”
  柏洋拿手机的手一颤,手机差点掉下去,“出什么事?”心都快从嗓子眼迸出来了。
  “我是今天早上才得知的消息,童璟的头部被摄像机砸去了,童家现在都在医院呢,具体什么情况我目前还不知,但据说受的伤不轻!”
  “哪家医院,我马上就过来——”柏洋人已经朝着房门外走去。
  “XX医院,但是什么病房我不知道,你现在要从北京过来?”
  “好,我知道了!”柏洋根本不去回答顾智恺的问题,立马挂了电话,打开自己的房门冲了出去。
  柏爸爸正好这个时候从自己的房间内走了出来,见到柏洋飞速地朝门口跑去,厉声呵斥:“你急急忙忙地,这是要去哪?”
  “上学!”柏洋蹲下来穿鞋,头也不回地乱扯道。
  “上学?哼,上学你书包都不背?”
  柏洋已经穿好鞋,一个字都不去解释,打开门就急匆匆地下楼,又掏出手机给杨浦打电话,“喂,杨浦,你现在起床没?”
  杨浦惺忪着眼,伸手将床边的闹钟放到眼前看了看,马上一肚子的火,“丫的,有病,现在才五点,你把老子给吵醒了!”这家伙有起床气嘞,就算是好哥们打扰他睡觉,他照骂不误。
  “今天学校那边帮我请下假,能请多少天帮我请多少天!”柏洋说完这句就马上想挂电话了。
  杨浦本来还是有睡意的,可被柏洋这突如其来的请假事情给弄得完全没有睡意了,反而人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出什么事了,好端端地干嘛请假?”
  “我要去杭州!”柏洋一想到杭州,这下子还有点怒了,本来昨天去杭州的,都是你杨浦把老子拉住,现在好了吧,我们家童璟出事了,要不是你不让我去杭州,能出事?
  可杨浦哪里知道柏洋这怨念的想法啊,他不仅不知道,他还觉得这柏洋又开始发神经了,“你他妈的又抽风,少了女人你柏洋活不成了是不是,没事整天的往杭州跑干嘛,你书还念不念了!”
  “轮不到你教训老子,我回来再找你算账,假也不劳您请了,滚你丫的!”柏洋是把满腔怒火全部怪到杨浦身上去,他心里就是气呀,然后又急,一想到童璟的头部被摄像机砸去,他的心就一抽一抽。
  哦哦,铁哥们扛上了,杨浦是觉得自己好心好意提醒你柏洋理智点,你不听就算了,你他妈的跟我犟什么脾气啊,神经病,哪门子抽你就滚哪去好了,老子才不管你。“得,算我多管闲事,你爱上哪去上哪去,柏洋,你给老子记好了,老子要是再理你,就不信杨!”
  气话啊,都是气话啊,男人吵起架来原来比女人还小心眼啊,柏洋现在就跟疯了似的,一切都不顾,他只希望他的童璟不要出大事才好,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可这次真的没事吗,不太好说哦~
  只怕童家这次都要出事了,童爸爸那一枪可不是个麻烦吗!

章节目录